调教女学生—乖叫出来别忍着叫出来/神女赋第一部

「哦,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迟早仙霞派要一统天下,今天就拿你魔城来开刀。」皇甫昊元说著又要出招,一旁观战已久的紫G绛云,唯恐再战於神藏不利,遂立即现身走到二人面前。

「云儿,你来得正好,合你我二人之力,把这个嚣张的家伙送进地狱。」神藏的怒火都足以烧掉一座城了,见到即时现身的她,更是如虎添翼。

「魔君,杀**焉用牛刀,这家伙就交给我来处置吧!」紫G绛云转身面对皇甫昊元,右手已然召唤出紫玥剑,剑上凛冽的寒气使得四周气温骤然降低。

「哼,你果然还是来了,怎麽,要为你的师姐报仇,还是要为你的宸君报仇?」皇甫昊元对於她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

「都不是,我是为了你的女儿S月。皇甫昊元你欠她的实在太多,从小到大你尽过一天作父亲的责任没有?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就应该为此感到愧疚。」她企图以心理战攻其心防。

「住口,别跟我提良知,你这个投靠魔界的女人,没资格跟我说教,动手吧!」皇甫昊元脚下的太极图案尚未消失,这就代表任何攻击都将无效,除非能破解太极归元此招。

「皇甫昊元,你不知道你面对是怎样的敌手。」紫G绛云嘴角扬起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那是一个猎物即将入的微笑。

她将紫玥剑平推而出,剑宛如流星划过天际直S皇甫昊元,就在剑离手的那一瞬间,她运动体内魔气,将之前神藏为她压下的魔气重新召唤出来,源源不绝的上涌,她双手在X前结印,念动魔界无上咒语,当紫玥剑碰触到太极图案所发出的白色光壁时,随著咒语发出一道惊人的万丈红光,瞬间将太极归元给破解了。

云袖一扬,紫玥剑又回到她手中,除了小小的呼吸不顺之外,她几乎是毫发无损。对仙霞派术法早已了若指掌的她而言,要破此术自是不难。

皇甫昊元顿时大怒,便以祝瑶剑为引,化成一条巨大的火凤朝魔龙之口直奔而去,神苍与紫G绛云两人脸色顿时一变,龙口正是魔城防御最弱之地,这一击也不知会造成夺少伤亡。

紫G绛云想也没想的,以虹光流影之术将自身化成一道紫光,赶在火凤到达魔龙之口前抢先一步到达。她随即运动圣魔两股力量,结合手中紫玥剑,使出碎影流鸿之招,分别化一紫一白两道真气,宛若惊鸿朝火凤直奔而去,双方力量在空中激撞,擦出万丈火光,随即隐没空中消散无形。

但整个苍日山却像似受到猛烈重击般,狠狠的晃了数下。

她与皇甫昊宸两人虽不分轩轾,但都受了重伤,尤其是不顾後果施展圣魔二气合一之招的她,此时的她感到X口一阵窒闷,再也无力使用紫玥剑,剑便自她手中消失了。

「哼,臭女人,又是你坏我好事。」心不甘愿的皇甫昊宸,反手一剑尽力施为,祝瑶剑气须臾便至,可是她真气承接不上,没有丝毫的防备之力,神藏相隔甚远,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此时,一支雷霆万钧之箭破空而来,穿过天际将祝瑶剑之气及时化解。

两股强大的力量互相激盪,在空中擦撞出亮丽的火花,随即又同时消失在黑暗中。

最後一点夕阳也沈入地平线下,夜幕笼罩著四周。

对於这支箭的来历,她早已心中有数,必定是S月所为,普天之下能S出殒星箭的也只有箭神的传人,而当今世上箭神的传人便只有她一人了。

她肯S出这支箭,就表示相信她所说的话了。

到底S月还是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否则怎麽可能会被她三言两语轻易动摇?

「可恨。」皇甫昊元见S月C手,也不敢多做停留,他可不想自己下一刻变成殒星箭的靶子,随即化做一道白光离开现场。

紫G绛云见危机已解,一颗悬挂的心也终於放了下来,整个人宛若被淘空似的无力的跌坐在地,恰巧身後就是龙牙,可以稍微借一下力,让她靠坐著休息。

紊乱的气息,使她的真气开始涣散,圣魔二气又开始互相激盪,这次比上回更加严重,双气开始侵袭她的筋脉,使她疼痛难当,虽然尝试著运功调息,但不管她怎样努力就是无法运气,最後只能坐在地上大口喘著气。

「云儿,让我来帮你吧!」神藏也终於赶到她的身畔,抬起她的一只手掌,将自己的掌心贴住她的,企图输入自身魔气,再度压制她体内魔气。

紫G绛云注视著,专注替自己施功的神藏,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为何方才她与皇甫昊元交手时,他一直在一旁袖手旁观,明知她一旦动起手来,不可避免会落到圣魔二气又再度激盪的後果,却仍是没有动作。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是自古以来,所有明智的君王都知道的道理,他神藏没有理由会不知道。利用熟知仙霞派术法的紫G绛云,对付棘手的皇甫昊元,是最节省人力物力的方法,最多就是两败俱伤,於魔界丝毫无损。

而她,并不完全算是魔族的范围之内。

对於这一点,她心里自然清楚,可是她依然心甘情愿这麽做,并不是为别的,只因她欠神藏的实在太多,莫说一生一世,就是几辈子加起来也未必偿还得了。也许真给神藏给说中了,她的弱点,就是太多情。

一股暖流流进她的体内,源源不绝的魔气正输入她的体内,这些魔气并非有去无回,目的在於以一股外力,将她体内窜起的魔气给压下,等控制住後,神藏再将输入的魔气收回,否则多馀的魔气对於她不仅无益反而有害。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