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阴部—和寡妇日起来/原来你们都想上我

当初佐藤选址的时候已经在官网发过位置了,顾盼一直记到现在。

时间正当下班高峰期,路上又连遇红灯,等到顾盼到了佐藤的时候已经是近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一路上何之洲没有一个催促的电话,不禁让顾盼想起上次禧贝餐厅,何之洲说喜欢守时的人,还以为何之洲已经离开了,可等到推门进去的时候,身着酒红色衬衣的男人正坐在明黄色的灯光下,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双眼看着窗外来往的行车出了神。

门推开的时候撞响了门后的风铃,何之洲闻声立刻看向了门口的方向,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没有半点不耐。

“抱歉,让你久等了。”顾盼走上前去,因为心里感到抱歉,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局促不安。

何之洲定定地看着顾盼,目光在佐藤柔和的光线下显出几分别样的爱怜,“我们没有约好见面时间不是吗?小盼盼并不需要感到抱歉啊,更何况……”

椅子已经被拉到了恰到好处的位置,顾盼迎上何之洲的目光,余光瞥见男人眼角的泪痣,心神一阵恍惚,就听何之洲接着说道:“在约会中,等待本来就是男人的义务。”

被美貌晃瞎了眼的顾盼根本没听清何之洲说的话,便傻愣愣地点了点头,然后按照何之洲的意思入了座。

佐藤的料理并没有因为是分店而有任何水准上的浮动,顾盼从吃的第一口开始就感受到了幸福的味道,加上工作的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顾盼脸上的笑意舒展到了眉梢。

坐在顾盼对面的何之洲立刻察觉到少女情绪上的高昂,他拿起酒壶往顾盼面前的小酒杯里面倒满,“小盼盼今天心情好像很好,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嗯,我找到工作了。”顾盼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她把口中的海胆吞下,朝何之洲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非常好的工作!”

顾盼没有说谎,今天她和唐一飞再三确认过了,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只在唐一飞需要的时候再开工,工资依然按照之前电话中联络的数字给,这意味着不用起早贪黑还可以得到丰厚的薪水,简直和躺着收钱没区别。

何之洲看着少女一脸满足的样子,竟也有些不由自主地被少女感染,脸上的笑意扩大了开来,“是吗?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小盼盼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呢。”

“我是形象设计师。”顾盼的筷子又伸向三文鱼刺身,放进面前的酱油芥末碟中沾了沾。

顾盼的好奇心其实不重,话说出去也没打算问何之洲的职业,不过对面的男人却是对顾盼的回答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也不忘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那小盼盼觉得我应该是做什么的呢?”

“模特?”顾盼想也没想就回答道。

“虽然很高兴你这么欣赏我的外表,不过不是呢。”

何之洲对于顾盼说出的错误答案依然显得很高兴,对于正确答案也毫不遮掩,“我是开娱乐场所的。”说完还像怕顾盼想不起来似的又补了一句,“就是上次你去的那家。”

嗯?

“……”顾盼听见何之洲的话,沉默地吃下了刺身,她当然知道何之洲说的那家是指什么,上次因为被李辰性骚扰之后心情不好和朋友去了一家最近很火的Pub,就是在那家酒吧,顾盼在酒壮怂人胆的情况下主动搭讪了何之洲。

没想到这一搞就搞到老板头上去了,自己之前竟然还猜测何之洲是做鸭的啊啊啊!

“咳咳……”顾盼干咳了两声企图掩饰自己的尴尬,“那个……”

何之洲在顾盼沉默的一瞬间就笑了出来,眼睛弯眯着看起来像极了因为阴谋得逞而欣喜得意的狐狸,只不过顾盼此时低着头依然沉浸在尴尬感之中,没能看见何之洲的表情。

酒足饭饱后顾盼提议走路到酒店,顺便消消食,何之洲欣然应允,两人并肩行走在路灯与树杈营造出的斑驳树影中。

“那个……其实我一直很好奇。”顾盼侧仰着头,看着比她高出一截的何之洲,“为什么何先生那次在酒吧会答应和我……”

虽说很多男人都抱着‘送上门的女人不要白不要’的想法,可顾盼觉得何之洲不应该会这么想才对。

毕竟以何之洲的外形条件来说,如果每个送上门的女人都要,那可要不过来。

男人的长发被夜风拂起,珑璁缝隙间洒落的光斑就像是在那匹黑缎子般的头发上倒映出了一片星河,察觉到顾盼的目光迅速从自己脸上逃开,何之洲不禁想起了那天夜里在酒吧的时候,灯光昏暗下他甚至都没看清楚少女的长相,只是感受到了那与大胆发言完全不相符的闪烁目光。

可能是那天确实太过无聊了,何之洲心里突然起了一股好奇心,想要看看如果自己答应,少女会露出怎样更为慌乱的表情。

酒店房间的门轻缓地闭合,何之洲的手挑开顾盼的内衣扣,将那少女感十足的棉质内衣推到了顾盼的锁骨处。

与此同时,何之洲的另一只手捏着避孕套,非常随意地送到嘴边用牙齿咬开一个豁口。

这性暗示十足的简单动作勾得顾盼还没被碰自己先湿了,眼巴巴地看着那边何之洲把小雨衣往阴茎上套好,把那猩红的狰狞性器笼罩上一层朦胧的白色。

性器凸起的血管不断地向顾盼展示着它蓬勃的生命力,撑得那层薄薄的橡胶颜色极为不均。

何之洲顺着顾盼的目光低头一看,手上忍不住狠狠地揉了一把顾盼的小胸。

“虽然被你这样看着我也挺高兴的……”何之洲单手解开自己前襟开扣的衬衣,剩下的那一只手依然在顾盼胸口的位置肆意妄为,“不过我怕待会儿它太兴奋了,小盼盼你受不了。”

何之洲的肤色已经算是偏白了,奈何在衣服的选色上又总是精准毒辣,那酒红色的衬衣刚被解开,男人胸腹部流畅的肌理线条活像是被雕刻得完美无瑕的羊脂美玉。

顾盼的小腹一紧,只觉得一球热乎乎的液体顺着甬道往外滚了出去。

“那……那个……”顾盼这才想起现在自己已经不是独居状态,趁何之洲还没插进来之前连忙打招呼,“我今天得回家!”

男人的动作完全没有一点停顿,硕大的硬头直接朝顾盼的小穴内顶去,“好。”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