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洞一起插哦 好刺激_风韵多水的老熟妇—欲锁琼台

他俯下脸含住她微张的小口,炽烈的吻浓烈地落下。

“不要……”在喘息的片刻,她又被他深吻住,陷入即将失身的无能为力。

温热指腹在她冰凉的身上细细抚摩,手下传来细腻的触感,更令他渴望着她,叫嚣着进入她。

他自她红润的唇向下吻,轻舔精致小巧的锁骨,含住那一掌可握的娇乳上的粉嫩,细细吮吸,轻轻啃咬。

明明觉得很羞耻,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身体传来的酥麻令她忍不住嘤咛着,私密处也逐渐渗出丝丝蜜液。

好陌生,好奇怪的感觉……

她无助地低泣着,小手推搡着埋在她胸前肆虐的他,却被他扣住两手往头顶压去,唇舌愈发情色地挑逗着她。

直到那两颗小小的粉嫩被他吸吮得嫣红微肿,他才放过了对她上身的掠夺。

“唔,不要……”她还没缓过心神,纤细的双腿就被他轻而易举地分开。

他一只大手将她的纤腿压向雪嫩娇乳,两指拨开腿间露出的小小花瓣,炙热的顶端抵着那道无人造访过的桃源,惊得她恐惧连连地蹬着双腿,却依然逃脱不了他的桎梏。

窗外吹来的风轻拂起他几缕墨发,他阴沉冶艳的眸逼视着她,在她惊恐的目光将自己的欲物顶着不算太湿润的花缝,强势地挤了进去。

太紧太小,他也忍着些疼才堪堪只进一个头,就被紧紧卡住。

身下的娇人儿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楚,哆嗦着身,那双美眸里满是哀求,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求求你,出去……好疼。”

本想直接狠狠入侵的卿城雪终究还是心软了些,他没有出去,而是俯下身,墨黑长发垂落在她肩头,捧着她的小脸吻了吻,“乖,放松。”

两行清泪自眼角缓缓滑落,连以落内心凄凉极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做错了什么吗?

卿城雪忍着难耐的欲望安慰了她片刻,幽深目光望向与她紧密相连处,伸手揉了揉那小小的花蒂,刺激得她微颤着身分泌出些许爱液。

见她绯红的小嘴呼出低低的吟哦,他将她的纤腿分得更开,压下身,缓慢而坚定地破开那层象征纯洁的薄膜,一入到底,快慰地感受着那紧致销魂之地。

“啊——”陌生的饱胀刺入感让连以落早已疼得微蜷着身,清丽的小脸逐渐失去血色,皱着眉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企图往后退,可身上的男紧紧箍着她,强迫她完全接纳他的性器。

昏黄烛光下,雪肌玉肤的娇人儿耸着精致瘦弱的肩头,无助地被身上强势的男攻略城池。

她紧致的嫩肉包裹着他,因疼痛与紧张不断绞紧,令他难耐地喘息,额头上不断冒着细密的汗珠,魅惑至极。

卿城雪没有让她适应多久,他便情难自禁地压着她的纤腿,挺动着腰一下又一下地凌迟着她,每一次都顶到最深处,研磨那脆弱的花心。

殷红的梅花,晕染了床单。

她失贞了……

连以落侧着脸,柔若无骨的小手揪着床单,晶莹泪水不断地夺眶而出,湿润了枕头。

她的口不时地小声呼痛,绝望地低泣着。

身上妖孽般的男对此听之不闻,反而将她的双膝抵到她的胸口,死死按住她乱动的纤腿,以这种极为羞耻的姿势,滚烫的巨物自上而下深深地贯穿她最柔软处。

两人的耻骨处激烈地相撞着,那紧致的媚肉不断被他撞开,再恋恋不舍地咬紧他,发出暧昧的‘啪啪啪’声。

身心的双重打击下,她终于疼得大哭起来,冰凉柔软的小手推搡着他炽热精实的胸膛,不甘地做着最后的反抗。

“呜呜呜……求求你放了我吧,好疼……”

“不要这样了……我疼啊……”

“为什么……”

耳边是男低哑微醉的喘气声,他没有放过她,而是扳过她泪流满面的小脸,深吻上她的唇,温热大掌敷上她嫩白的柔软,揉捏挤压,下身冲撞的力道越发重了些。

‘噗嗤噗嗤’……一下,又一下……

结实的下腹不断拍打上被撞得一片红肿的娇花,细小的花缝艰难地吞吐着男粗长滚烫的性器。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