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在亲戚家被陈三日|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救赎

于是难得有耐心的白陆像哄孩般诱劝道:“其实医院不贵的,你看我也受伤了。”她撩起一边的头发,露出已经肿起的侧脸,“我也要去医院治病,你这个不止住,会流很多血,很疼很疼的。”

阿丑看到她左侧的五根红色手指印,又被她说会流很多血吓到了,顿时有些纠结,“真的吗?”

对面的阿丑不情不愿地垂下小刷般微翘的睫毛:“那……好叭。”

白陆轻咳一声,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咳咳,自己怎么莫名地像一个拐卖儿童的怪阿姨?

医院。

急诊科的医生将阿丑被划伤的右臂仔细察看,好一会儿才放下。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皱着眉头道:“伤口怎么这么深?”。

白陆心一紧,信口胡说道:“小孩嘛,打群架,装古惑仔咯。”

阿丑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他明明是打坏人了,才没有装什么古惑仔,可是来之前漂亮姐姐叮嘱过他不能随便说话,不然医生就要多收很多钱。

他幽怨地盯着白陆,直看得白陆有些歉疚,恩公,抱歉,事急从权嘛……

白大褂医生扫了阿丑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白陆道:“先去处理伤口,然后打支破伤风,缴费完后到一楼拿药。”

白陆认真听着医生的嘱咐,只差没拿个小本记了:“那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受伤的这只手臂最好不要用力,不要碰到伤口,不要接触水,要按时换药。”

“好,知道了,谢谢医生。”

不一会儿,白陆便带着阿丑走出科室,准备去打破伤风,忽然肩上被戳得有些痒,她略略转过头,疑惑地看着阿丑。

只见阿丑有些腼腆地低头一笑,“漂亮姐姐,谢谢你,你对我真好……我可以叫你漂亮姐姐吗?”

白陆有些哭笑不得,他今晚都叫了这么多次了,还问她可不可以。她难得起了一丝逗弄之心,立马正了正神色,严肃道:“不行。”

被拒绝的某人神色目之所及地黯淡下来,如同一朵鲜艳亮丽的玫瑰花迅速枯萎,她暗骂自己造孽,赶忙挽救道:“我叫白陆,白色的白,大陆的陆。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听到这话,那朵干枯玫瑰瞬间像滋滋补满水了般丰盈娇美起来,望向自己的眼神宛如玫瑰花上凝着的露珠,纯真又迷人,“那……我可以叫你陆陆吗?”

被美色迷惑的白陆已经只知道点头了,见她同意,阿丑微微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明眸皓齿,这男人,好在是无心,要是真有心勾引起人来,二话不说,命都给他。

……

止了血打了破伤风,白陆正要带人去拿药,忽然被身后的人拉住了手,将她转过了身,还没等她开口询问,对方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她红肿的脸颊。

小心翼翼的模样让白陆心一暖。

“陆陆,你的脸是不是很疼,我们去找医生看看吧。”

她失笑,方才为了哄骗他来医院的话还真被人当了真,这呆。

“虽然有点疼,但是这个伤不用医生也能好,回家拿冰敷一敷就行了。”

阿丑还是不放心,死活不放手,她只能认命地又回到急诊室,找医生开了一只外敷的消肿药膏。

等到一切结束之后,两人拿着药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将近晚上十一点了。

实在太晚,所有的公交车已经停运了,也不知道阿丑家住在哪里,如果太远,她怎么好意思让他一个人回去,毕竟是为了救她才受了伤,耽误到现在。

“阿……丑,”白陆艰难地叫出这个名字,“你家住哪里?”

“南村。”

这么远……白陆有些咂舌,那只能帮忙恩公打个车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