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象人族巨阴族|我的舞蹈老师柳—报复情人

注视着她这惯常的动作,男人也若无其事抢去她手上的毛巾,接下替她清洁的工作。

「只要你开心,我就算不厉害也要装成厉害啊。」邪眛的笑容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牙齿,男人深刻摄人的脸颊,有着一对深邃吸引的眼眸。

手指划过他健美的胸膛,接着扫开他一头散乱有致的黑发;看着这副引以为傲的躯体和容貌,女人满意地笑开了脸。

男人深知女人对自己着迷的程度,但并没有因此而感到自满。因为在他的心底,他唯一想守护的人,被一个女人害得关在疗养院里不见天日。

这是他的遗憾,也是他努力至今的理由。

六年前,他深爱的姐姐被害得患上抑郁症;自那一天起,他便当天立誓要彻底毁灭那个伤害姐姐的人,所以这六年以来他一直监视着她的一切举动,从她由英国回流工作开始,所有经历他都了如指掌。

那个可恶的女人,他绝对要让她承受亲姐双倍的伤害,不论用上什麽代价,就算要他奉上一切,他都要毁掉她!

他要她知道,得罪他的人是绝对不会好过!

苦等六年,抑压了六年的报复之心终於得到回报。

从准确的情报人得知,女人已渐渐留意自己。亦因如此,男人知道报复的时机已经成熟。

每当他想到实行的时间越来越迫近,那份强烈的慾念就会明显地加强,复仇的欲望更会令他兴奋不已。既成事实的事他不会否认,对於那个只有片面之缘的女人,他确是对她起了很大的性趣。

可惜他已决定不直接将她拐上床,否则他必能好好发泄控制不住的强烈慾念。

男人他决定以最伤人的游戏来报复。

他不会刻意追求,只会不经意地让她在乎自己;只要女人心甘情愿委身於他。时间长短他从没想过,如果好玩的话,他可能会特赦她成为自己的暖床後补。

眼前的女人表面上是他生意上的伙伴,但实际上却是父亲的旧情人。或许是父子关系的情感转移下,他们很快成为一对要好的拍挡。男人不单能从她身上得到很多工作上的利益,在床第之间也能代替父亲给她更多的补偿与安慰。

轻抚着她的敏感之地,男人挑逗着脸红耳赤的人:「爸爸已经决定将总经理的位置交给我,所以由今天开始,我就是蒋氏集团的总经理了。」

「是吗?那我以後见到你爸的机会不就变少了?」

将凉子从床上拉起,蒋正涛以爬跪的姿势将指头慢慢揉进她的深处:「我有点妒忌呢,难道这些年来,我都不能够取代爸爸在你心中的位置吗?」

「怎麽可能取代得了?你又不是你爸!啊!」

「可是我有爸爸不能给你的东西!」淫灖的声音再次回荡,明响的拍打声告示男人已像头猛虎般於女人身上享用其拥有权。就算手机不断响闹与女人强烈的控诉,他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理会。

…………

『对方暂时未能接通你的电话,请於哔一声後留下讯息,机主会尽快回覆,哔────』

『我是KENY,祈芯将会於下星期起接任你的私人秘书,请太子尽快决定回港的时间。』

透过同学的介绍,祈芯两年前从英国回流後便进入蒋氏工作。她当然知道蒋氏是蒋丽家开的公司,但她实在是受不了在英国生活的日子,为了回来後能有稳定的收入,她不得不妥协为这薪厚的理由而工作。

话虽如此,她也不是公私不分的人。她的工作能力让她短短两年间除了得到上司的认同外,更由一位普通文员升格成为秘书科里其中一员。

而她跟秘书长的关系,更发展成要好的朋友。

「这个拿去,明天中午前你要到顶楼报到喔!」将纸箱递给她,秘书长方敏脸带笑容地道。

接过纸箱,祈芯把文件逐份摆进箱里埋怨着:「比我勤奋的人比比皆是,为何要指派我呢?害我早上回来的时候,大家都用奇怪的眼光来看我。」

说真的,她十分抗拒到顶楼工作;因为在秘书科工作时间越长,越清楚当总经理的私人秘书,除了要负责公事更要处理私事,而私事是什麽……明眼人不说也知道是什麽。

且外另一个让她不想去的原因,是她不想面对那个曾经让她掉泪的男人,要不是为了摆脱哥哥死後的管制,她真的不想与他再有任何瓜葛。

所以她一直以来都祈求工作上的安稳,别给她万一就谢天谢地了。可现在看来上天应该是嫌她生活得太过平淡,才会特意安排这事发生!

无奈地摇摇头,方敏放柔声地说:「这可是总经理亲口指名,你是逃不了的。」

对蒋正涛的印象很模糊,如果硬要记起就只有祈明丧礼上那几秒的对视。只能隐约记得他脸上有对深邃沉实的黑眸,而他确实的容貌确是所记不多。就算在公司有多次的不期而遇,她都没有仔细留意过他。对他长得是俊是丑,也没有丁点儿兴趣。

「总经理今早便会从日本回来,KENY交代过要将他的规距清楚告诉你。」

把最後一份文件收进箱里,祈芯叹着气望向她:「我洗耳恭听。」

「那麽你记紧罗!第一、必须比他早十五分钟到达顶楼。第二、不许随意碰他桌上任何东西。第三、中午时段必须谢绝任何访客。第四、除了公事以外,任何女人的邀约都一律拒绝。第五……」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