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干我_为什么女生会操出水—我和浪妇房东不堪回首的往事

雨下得很大,屋檐下我早被飞溅的雨滴打得浑身透湿了。我聚精会神的盯着屋内这对狗男女。李嫂起身,自己

解下了胸罩,又弯腰将内裤脱下。然後开始扯那男的皮带,把他的裤子垮了下来,伸手捏住了那男的那话儿往自己

乳头上来回摩擦。那男的抚摸着李嫂的秀发。李嫂将那话儿夹在双乳之间,用手挤压自己的双乳,那话儿从双乳缝

中探出头来,已经亮的发了紫。李嫂边挤边添弄着那个发亮的东西。那男的好像有些受不了了,用手把李嫂的头抬

了起来,然後抱起她放到了沙发上。他跪在地上,用手向李嫂的下体摸去。「你受不了了?」那男的问。「去你的,

嗯,讨厌……啊……」那男的手抠起李嫂的阴部来。外面大雨倾盆,李嫂叫声更是没有了遮拦。「你的……啊……

手……噢……,插……呀……,痒……哦……啊……,我……亲嘛……啊……」那男的把头迈在了李嫂两腿之间,

用嘴亲吻起她的阴部来。这下,叫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了,李嫂双手使劲的抓住沙发的扶手,两腿紧紧的夹住了那

男的头,身子也开始扭动起来。

「亲人……啊……,我……嗯……要……要……嘛……噢……,搞……我……嗯……,不要……呀……插我…

…啊……」

李嫂把腿分开,挣扎着要到床上。她卧室的床就放在靠窗一边,我怕被他们发现,蹲了下去。忽而,我灵机一

动,半蹲着离开了窗户,匆匆上楼去了……下楼时,我又冲到一楼的厕所,在洗衣机里翻找,找到了一双玻璃丝袜,

是那种薄如蝉翼的那种肉色丝袜。

再次回到窗户边的时候,这二人已经在床上躺下了。那男的压在李嫂的身上,双手死命的揉弄着身下的大奶。

李嫂双手紧紧搂住他,身子拼命扭动着,嘴中不停的浪叫着。

「搞我……呀……,你插……嘛,痒啊……啊……啊……,水……噢……流……啊……」我把随身听紧紧靠在

纱窗边,按下了录音键……那男的手里握着那话儿,身子往上抬了抬,一松手,身子往前一送,李嫂猛的叫了一声,

双手死命地搂住了这个男人。「好……啊……烫……啊……插……噢……噢,用劲……呀……哦……亲……老公…

…搞……啊……」。那男的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李嫂身子又开始往上挺,两只大奶不住的抖动。

我把李嫂的丝袜套在自己的那话儿上,丝袜很软,裹住我的那话儿,我轻轻揉搓着,答录机静静的转着。

那男的忽然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把头一低,用嘴含着李嫂的乳头,吸吮起来。他含着乳头轻轻重重的咬着。李

嫂好像更加的冲动了起来,哎哟连声,「嗯,好舒服……啊……,涨……要……吸……我……呀……」李嫂在风雨

声中尽情的放浪着,腰身快速的摆动,配合着那男人的动作。

那男人将李嫂的双腿卷曲起来,脚丫顶在他的胸前,一下一下的猛顶。李嫂的双眼紧闭,头发散乱,嘴里已经

没有那样的高声浪叫了,只是不停的哼哼。忽然,李嫂的双腿猛的向胸前卷曲,浪叫了一声:「我,我不行了……

插死我……呀……哦……」

那男人很配合的加大了力度,数下的深插,李嫂双眼迷乱,双手向上紧紧捏着枕头的两端。那男的把那话儿抽

了出来,速度极快的放到了李嫂的嘴里,握着那话儿的手上下套弄了一下,白色的液体渐渐从李嫂的嘴角流了出来

……我早在李嫂挺弄的时候就泄了,整个丝袜被我的那粘乎乎的液体沾满。

那男的也躺下,搂着李嫂,手里仍不停的抚摸着李嫂的双奶。「你比我那个死鬼好多了,一会我还要的」,「

亲,睡一会,今天晚上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那男的边说边顺手把灯关掉了。

我拿起了我的答录机,那话儿上仍套着李嫂的丝袜,慢慢的摸上了楼。此後的几天晚上,我夜夜都放着李嫂浪

叫的录音,裹着李嫂的丝袜,不停的打着手枪睡觉。早上醒来,丝袜仍附在硬硬的那话儿上。当然,丝袜已经染满

了精液,现出大小不等的黄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