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桌摸了奶_二婶的水好多好多—情色指令

太过表面的调戏,对付009这种未尝禁果的少年来说却也刚好。

“诶?对不起……我……”一方面十分害羞于蝶骨衣暧昧的动作,一方面又以为自己真的打扰了她,歉意和羞涩,哪方也没有占据上风,各自参半。

“道歉的话就不用说了,你不觉得夜黑风高,刚好杀人~才怪,应该做点有趣的事情吗?”蝶骨衣差点就让一个色情小说变成了犯罪小说,还好及时的把话圆了回来。

“我、那个,我没有……”009漂亮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此时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蝶骨衣和他肌肤相贴,从没有和女生有过接触的009不知所措起来。

蝶骨衣的温热体温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很轻易的传输给了009,就如同被点燃的导火索一样,009浑身发烫,耳根迅速蹿红。他觉得身体变得僵硬起来,甚至大脑的命令是推开,但四肢已经不受控制的反而反手抱住了蝶骨衣。

蝶骨衣没想到纯情的少年也有主动的一面,不由得吹了声口哨,也环住了他的腰身,双手不老实的在009的后脊梁处游走。

少年实在太瘦弱了,摸起来其实有点割手的。和刚刚阅读的漫画里描述的根本不一样嘛。蝶骨衣撇撇嘴。

嗯是的,刚才蝶骨衣看的漫画是个BL的H漫画。而且,虽然如今来说有点奇怪,事实上,蝶骨衣也是一枚处女。

009被蝶骨衣那娇嫩的手抚摸着,明明还隔着衣服,却仍然很敏感。迷茫的他如同着了魔一样,也学着蝶骨衣的样子抚着蝶骨衣的后背。

两个处子在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的调情,简直宛如在互相搜身一样,毫无美感。

蝶骨衣思考着H漫画里的场景,偏头在009的耳边吹了口气,009的身体一抖,紧接着就是僵硬,石头一样的僵硬。蝶骨衣张开口,咬住他的耳垂,没有用任何力道,只是齿间摩擦。

009的身体继续升温,除此之外,某个隐私部位也开始苏醒了起来。一股无以言状的情绪取代了一切,在009的大脑里将理智风卷残云,留下俗称色欲的东西。

不知道,却不代表没有常识。009还是了解自己的身体的,他动情了,而且非常剧烈。

“蝶骨衣,不要、不要再……”009狼狈的喘着气,想推开她,手却扶在蝶骨衣的腰上时没有办法用力。

“嗯?怎么了?不舒服吗?”蝶骨衣一心一意的舔舐着009的耳朵,手上动作也没停。感觉到009隐忍的声音后,有点疑惑的看着她。

“……”009的异色双瞳变得深邃起来,他盯着蝶骨衣精致美艳的面容,想说其实非常舒服,舒服到他已经有点忍不住了。可是在和蝶骨衣双目对视后,话就梗住了。

蝶骨衣眨巴了下眼睛,皱起眉毛。

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你——”

“为什么?”009打断了蝶骨衣的话,声音格外沉稳和喑哑。

“嗯?”蝶骨衣没听懂。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终于把问题补全了。009紧紧凝视着蝶骨衣,不放过她任何一个细微的情感变化。009也不是一旦被欲望操控就立刻理智全非的人,尽管现在维持住最后一丝清明已经很费力了,但他还是想得到一个解释。

从她出手相救,到邀请他们逃离。现在还在调戏他。

为什么?

为什么要对他……这么亲密呢?

印象里只有那个记忆里面孔变得虚幻的母亲曾抚摸过他的头,曾会抱着他给他讲睡前故事。但后来,也就没有后来了。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被温柔以待过。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就学会了沉默,不言不语变成自我保护,就连被研究基地带走时,也不曾开口。

不好,时隔许久的被如此对待后,009感觉自己好像又沉迷了。

“为什么?”蝶骨衣好像还没太懂。圆圆的红色眼珠咕噜噜转动,像是在努力思索答案。

漫画里没有这段对话啊喂!?

不过好像,按照常识来说,这个时候的标准回答应该是——

“因为我爱你啊。”

完美啊蝶骨衣,你真的太棒了。天才!

蝶骨衣还为自以为的满分答案沾沾自喜,全然没有顾及到这句话成为打开009开关的契机。

“不要说这种话啊。”009的眼神柔和中带着乞怜,他捧起蝶骨衣的脸,轻轻的覆了上去。当触碰到蝶骨衣柔嫩单薄的双唇时,009抱紧了她,紧紧地,想要把她揉进骨子那样。

什么爱啊。

不可能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