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后和妈妈那个_恩啊不要了,太深了—情之所至

“小浪货,受不了还吸得这么紧,…水真多…啊~还吸…真是欠操!”把两条细长的大白腿掰成m形压在软嫩的乳儿上,更加大力的抽插起来,娇弱的子宫口被龟头顶开,整根肉根迫不及待的全部插了进去,大开大合的操干着。

陆璟的眼神也早已不复一贯的清冷,像平静的海面突然惊涛骇浪起来一样,既深邃,又疯狂,充斥着满满的欲望。额头的汗液流到下颚,滴落到华茵白皙的胸口。

最敏感的龟头被娇嫩的子宫口一下一下的嘬吸,像是要把狰狞的肉根里的精液全部给吸出来一样,紧致嫩穴里面层层叠叠的媚肉贪婪的吸附着全部的肉根,似有千百张小嘴在同时舔舐吮吸,一股极致的快感自他的尾椎骨蔓延开。

“嘶,吸得真骚,…小妖精…就这么想吃精液吗?”陆璟粗喘着从被插的艳红的小穴里抽出欲根缓解那股强烈到头皮发麻的射意,掰开嫩白的大腿,低头一口含住华茵右胸上翘得红艳艳的小奶头,吮吸,舔舐,像是要吸出奶汁一样狠狠地吸舔着,轻咬着奶头拉扯,又一口一口含吸着嫩滑的乳肉,像是要吸出奶汁一样,右手也不忘大力揉搓着另一边饱满的胸乳。

华茵感受着两团嫩乳上传来的快感,被陆璟玩弄的又胀痛又刺激,正因为如此,刚受过激烈操干的小穴里面的空虚也格外的强烈,华茵不由睁着水润的眸子委屈地望向陆璟,“陆…璟,难受…啊…快进来…呀…”陆璟本来就中了药急需发泄,华茵还一直不知死活勾着他,吐出嘴里湿漉漉胀大了一圈的红果果,当即就挺起欲根朝华茵嫣红的嫩穴捅了进去,起伏着劲腰插干这张小嘴里的花心。

“太快了……好…深呀…啊~嗯…嗯…要到了…”细长的双腿紧紧夹着陆璟精壮的腰,绷着小腿到了高潮,一股湿热的淫液直冲着龟头浇下。高潮中抽搐的媚肉夹吸刺激得陆璟更加疯狂的操干,两个子孙袋像装了发条的水囊一样,“啪…啪…啪”的拍打在华茵雪白的臀上。快速地抽插了几百下后,憋久了的欲根大力一顶,插进最深处,随着陆璟一声粗喘,一股股滚烫的浓精射进了少女紧致的花穴里。

高潮过后,华茵累得想翻身睡觉,身后的大手就又摸上了满是齿痕和抓痕的乳肉揉捏,“乖,再来一次。”华茵还没来得及拒绝就直接又被陆璟给带进了下一波的快感中。

房间里女人娇媚的呻吟,男人爽快的粗喘和肉体交缠的啪啪声一直响了大半夜才停。

因为身体不舒服,请病假在家里修养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华茵就被自家亲爱的大哥给拎到了学校。

进教室之前华茵心里就揣揣的,果然刚进去就看到了坐在后排的陆璟正朝这边望过来,华茵不想探究那双深邃的眼神里在她看来很复杂的情绪,低垂着眸子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刚拿出课本同桌方岑就凑了过来“茵茵,陆璟今天居然又来上课了。”

“又来上课?”华茵疑惑地望着方岑。

“哦!我忘记你昨天没来上课了,你不知道,陆璟昨天居然破天荒地来上课了,虽然只呆了不到一节课就走了。”方岑一脸惊奇的样子,“陆璟自从高一接管了陆家家族企业后,两年里来学校的次数我一只手都能数得清,可他居然昨天、今天连着两天都来上课了!!”

看着方岑单纯的眼神里单纯的困惑,华茵心虚的眨了眨水润的大眼睛,忽略陆璟也许是因为自己而来上课的可能,满脸赞同的说道:“那是挺奇怪的。”

在教室最后几排,展越在陆璟耳边嬉笑“璟哥,你这两天很闲呀,就算陆老爷子暂时不压榨你,那位何家千金居然也没缠着你?”

听展越提起何佩琳,陆璟收回看着华茵曼妙背影的视线,再想到昨天晚上让底下的人查出来的事,面色不由得冷了冷,看来何家是需要着手收拾收拾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人,才阴差阳错地把那个娇媚的人儿送到了他的身边,不由得又想到那个晚上华茵在他身下的娇喘承欢,“呃~陆…璟…好涨…不要了~”红潮遍布的脸庞,调皮晃荡的白皙嫩乳,紧致缠人的销魂小穴……

“喔!璟哥,说曹操,曹操就到,那站在教室门口的可不就是那位何家小姐!正眼巴巴地望着你呢。”

被展越打断回忆,陆璟换了下坐姿交叉着长腿掩盖胯下翘起的肿胀的欲望,深呼气平息了下燥热的身体,看向教室门口。

何佩琳见陆璟看过来,柔美的脸上带着更加柔美的笑,满怀期待地望着陆璟。

“你出去打发她。”陆璟撇开眼,随意地说道。不顾展越脸上委屈不满的神情。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