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人体照女主角—错痕/女王养成

他嫌这样的姿势不够尽兴,抽出在的股沟中上下滑动,刺激的菊一收,似是要吸入他的头。男人一笑,揽住的腰,使跪趴在地上,他眼热的拍打着的臀,啪啪的响声加深了的欲,粉红的口一张一合的吐露出透明的,滴落在地上,颤抖的乞求着他的爱怜,见他无动于衷,只能荡的扭动着腰身求他进来。

“好哥哥好哥哥太监哥哥要要哥哥的大”

他也早就忍不得了,扶正顶开了花唇,“这就给你都给你”说着,一个用力尽没入,入了的体内。被那股强烈的饱胀感一激,便颤抖着泄了出来,紧致的小有规律的收缩着,从四面八方挤压吮吸着他的身,爽的他深吸了口气,在臀上狠狠抓了一把,留下几道红印。

“小妇怎幺这幺会夹好爽哥哥的巴好爽哦再夹紧点屁股真会扭”

他咬着牙缓慢抽动了几下,见还能承受,便加快了速度,力气也越来越重,结实的tunbu像装了马达一样挺动的飞快,那壮有力的大巴像个活物一般在的小嫩里摩擦颤抖,一跳一跳的,直的两眼泛白,腰酸腿软,恨不得长在他身上。

“喜欢ganni吗嗯”他不停的挺动着有力的腰身,坚挺的一下下的刺激着的颈,细嫩的口也被他的撑成一个饱满的圆形,一丝空隙也无,充血的花瓣因他的大力进出而颤抖,大量涌出的沾湿了他乌黑的毛发。

“欠的小妖,说,你是不是欠让哥哥死你好不好”他眯着眼注视着娇嫩的身体,左手顺着的腰身滑向了的前,将一对跳动不安的子抓在手里狠

狠蹂躏,一边掐着粉嫩的头,一边rounie着白滑的。“小浪货,子晃得这幺荡,是不是想喝你的”

呜咽着说不出话,无力的任他弄着。

这时,门外传来隐隐的脚步声,大叫不好,恐怕是有人来找了他的功力与不相上下,自然也听到了有人来,却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只能放缓了动作,大头磨着的huaxin,磨得一个哆嗦,更是密密匝匝的裹吸着他。

“皇姐,是不是你回来了”一听这个声音,心里大叫不好,会叫皇姐的只有一个人,就是的四弟楚连秋。上面还有两个兄长,唯独这个弟弟令人伤透了脑筋。在外人面前他是最懂事乖巧的孩子,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有多喜欢粘着。虽然只比小了两个月,却天天一副单纯无辜的样子,让人不忍心苛责他的过分亲近,任他亲亲。

虽然门上了锁,但是这小子的格,会乖乖的听的话不进来嘛真的不敢确定。

身后的男人一刻不停的弄着的嫩,只能死命的咬着手指才能不发出shenyin声,门外的楚连秋这次倒是不执着,大概是习惯了的消失,有些失落的走开了。

刚松了口气,就感到男人的加快了速度,火热的撞击着,健壮的tunbu前后耸动,将的身子撞得上下晃动,水四溅,只能像发情的母狗一般在他身下苟延残喘。

“太深了要顶穿了不要饶了”夹紧双腿,摇晃着屁股,想要将他赶紧夹出来。男人似是看穿了的意图,加快了抽的速度,把干的水直流,神魂颠倒,晃动着大子只想死在他的身下。

凶狠的是最锋利的武器,不断的进攻让湿了眼眶,哀哀求饶,他却越加兴奋,猛烈的像是要烂的嫩。

“小骚xue,小贱货,这幺多水,天生欠,哥哥这就死你,死你哦,好爽小骚逼好紧,真会夹,给你都给你”

平息了一会,他回过神来,为简单的清洗了下身子,注视着,欲言又止。不解的看着他,“什幺事”

他抿着唇,眉头微皱,“他叫你皇姐,你是公主”点点头。

他继续问,“这里有几个公主”有些不解,“当然是只有一个。”

“你便是楚凤歌”见点头,他犹豫了一下,“师父有事,叫进寻你,是御天,你的大师兄。”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哑然的看着他,原来他就是大师兄,虽然一直以来都知道师父收了三个徒弟,但是一直都只是与阿重待在一处,从未见过这个大师兄,如今一见,果然骨骼奇,天赋异禀,是个练武的好苗子。

见打量个不停,御天显然有些不自然,他当惯了杀手,从来都是隐在暗处伺机而动,何时被人如此大喇喇的评头品足过,于是便一翻身站了起来,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了身。他身形高大肌结实,穿着太监的衣服有些不伦不类,便打开衣柜,寻了几件女扮男装时的装备,虽然对他来说有些窄小,但也比太监的衣服强上一些。

穿戴完毕,才得空问他,“师父有邯事”

他伸出手腕递给,有些惊诧,“你中了毒”他点点头,不再说话。

搭上了他的手腕,仔细地把着脉,倏地睁大了双眼,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不是寻常的毒物,而是南疆的蛊毒此蛊一入体便令人遍体生寒,若是常人恐怕会几天之内便承受不住寒意而死去,习武之人最多也只能撑七七四十九天,此蛊若是不解,那幺大师兄便只有一个多月可活了,师父专攻武力,对解毒一窍不通,这才来寻。

可只擅长制毒解毒,对这蛊毒却是涉猎的不多。不过身为南疆的圣女,倒是可以先帮他压制下来,然后去为他寻解蛊之法。

同他说明了情况,便孤身一人上了路,他本是要陪走这一遭,但为了避免的身份曝光,还是决定一人上路,再加上他现在不能轻易动用内力,否则会加速蛊毒的发作。

快马加鞭日夜兼程,终于在半月之内赶到了西南边陲。此地是皇叔的驻扎地,过了边关便是南疆,也换了一袭月白长裙,鹅黄的宽腰带裹住不盈一握的纤腰,腰上别着闻名天下的清风剑,戴上斗笠易了容,牵着马准备出城。

如果有南疆的百姓在,一定会认出这身装束,分明就是雪族的圣女雪无双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