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粗硬进入过程——嗯啊用力干好爽欠—情话七巧女

“可是後来看见你被割伤,心里越发生气,那样肮脏的人怎麽配来了结巧巧的生命呢?”食指在她受伤的脖颈上划过来划过去,直划得她浑身汗毛倒竖。“是故,为夫出手了。”

他出手?有这麽睁眼说瞎话的吗?“屁,明明是我诈晕,自己想办法脱困的。”她忍不住小声嘀咕。

“巧巧说话太粗俗了喔。”在脖颈上不断滑动的食指谢天谢地终於换了位置,该点在她的唇上了,“没有为夫,你以为你会毫发无伤地逃过那柄长刀吗?”

呃──好嘛,她承认,她能脱身也有这男人的功劳。“那要是我没有诈晕,你打算怎麽做?”明知道不会有啥好答案,她还是没忍住好奇地问道。

“等。”

“等?等什麽?”她更好奇了。

“等巧巧慢慢流血,流到为夫放心为止,流到巧巧不会动弹为止。”海苍帝淡漠的语气中透著极度的认真。

这??????这这,江七巧的内心已不能用毛骨悚然来形容了,注视著那双异常冷瑟的眼睛,她只觉阵阵寒风从周身刮过,卷走落叶无数,浑身沁凉一片。慢??????慢著,“苍,我记得装晕时,听到你说了一句‘杀了你’,不是杀我吧?”拜托,好歹给她点温暖。

“不是。”

还好!还好!她暗暗松了一口气,这变态不是太变态到非要置她於死地不可。

“那个该死的日本忍者居然胆敢把你架在肩上,为夫当然要杀了他!”他的手在她不太红润的小脸上游移著,“巧巧的身体无论生死都只能倚在为夫的怀里。”

??????

翻译过来,这Y的意思是她可以被敌人抓著随便割刀子放血,但是绝对不能靠在敌人身上?江七巧瞬间无语,大脑无法想象如果她当时没有诈晕的悲惨结果。

“苍,你就那麽盼望我死吗?还给我安排好慢慢流血而死的残忍方式。”她叹口气,认命地瘫在他身上,小手懒懒地抚著他弧线优美的下巴。

“没有啊,为夫只是想你流血流到不会动弹为止。”

什麽意思?江七巧眯眼看向他,不能动弹不就是死吗?

“巧巧,三天前,为夫不是说过有无需你再喝药的好东西炼出来吗?你看。”海苍帝摊开左手掌,只见掌心出现一块鸽蛋大的殷红,渐渐的,那块殷红往外凸起,不多时,一块血红色的石头神奇地躺在掌中,晶莹剔透,光华流转,有说不出的耀目。

她被这块血石深深地吸引住,按捺不住好奇地伸手轻轻碰了碰,一股温润的气流霎时从指尖传入心间,心头有说不出的舒服,“这是什麽?”她抬眼询问。

“这是血魄,是为夫练功时无意中从血脉中提炼出的宝贝,它能融入人血中化为黏液,也能凝聚为石。有它在身体内,身体不惧暑热寒气,亦无失血过多致死之忧。无论受了再严重的伤,也可以保存一份生命的气息。”

“这麽神奇?听起来好像是万能的救命内丹似的。”江七巧讶异地又碰了碰血魄。

海苍帝笑笑,又道:“今日午时,它才最後成型。来,巧巧,张嘴。”在她的惊诧中,他把手中的血魄塞进她口中。

饶是江七巧反应极快,也是来不及吐了,不是她不识相,而是听海苍帝说这诡异的东西今天午时才成型,一个从未被临床试验过的东西,她敢随便乱吞麽?但偏偏这血魄入口即化,嘴巴才一抿,就消失得无影无终了。小腹内随之升起一股暖洋洋的气流,沿著全身的血管神经流走著,软软的酥腻感弥漫了全身。

“苍,我──”她怎麽觉得心头产生了一种渴望,这感觉好像??????好像发春时的需求。

“巧巧是不是觉得身上很软,很酥,很想被人亲吻啊。”海苍帝翻身压下她,轻轻啄吻著她的唇,低沈的嗓音含著促狭与暧昧。

唔唔,是啊,是啊,她有些迫不及待地伸出红肿的小舌头渴望著被人爱抚。

他没让她失望了,轻轻含住红肿的小舌吸吮著,柔情蜜意地舔弄著,但仍是带起了丝丝刺痛。那痛令江七巧微微蹙起了眉头。

海苍帝舔吸的动作一顿,抬起头,舌头从她口里撤离出来。

“唔??????不要??????”江七巧目光有些迷离,不满地看著他诱人的唇。

他低低叹息一声,食指探入她口中,缓缓爱抚著里面红肿的小舌,“巧巧,血魄刚入体时,人会像服用了春药一样。”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