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我被男同桌摸了奶_快穿之大小姐的噩梦人生

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但西门云棋还是恶心得翻了个白眼:“别皮了,老这边遇到一丫头,跟小景扯上关系了,本来想随便处理掉,但事情有变,你赶快回来做个参谋。”

北堂轩,长得一副极讨长辈喜爱的模样,白净斯又乖巧嘴甜,私下里却是英华四人“皇爷党”里最无法无天、心机毒辣的一员。

由于其行事放荡肆意,跟西门云棋可谓臭味相投。

这会儿,他不动声色地对着手机笑道:“怎么,小景动了凡心,咱们做兄弟的为什么要阻止?”

“那妞心机贼重,怕她害了我兄弟。”西门云棋磨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北堂轩倒像是找着什么乐,嘴角的笑意逐渐扩大,“阿景不是傻,能让他吃亏的人不存在的。”

“你先听我说……”西门云棋只好在电话里嘚啵嘚啵把整她的经过娓娓道来。

两分钟后,了解概况后的北堂轩乐了:“了春药还自个跑了,这情况估计是便宜隔壁哪个龟孙了……要是你运气差,说不定还真把人一个好好的黄花大闺女送给人糟蹋喽。”

想了想,北堂轩又朝着电话补充道:“这事不急,等明天到学校我们见了面再说,你现在小心别被小景发现你的小动作,不然他恐怕会气得把你丢到海里喂鱼。”

西门云棋心想也是,现在当务之急是看看东方景找到人了没有。

他扫尾手续早就做好了,无论是D班那几个女生还是经手过春药的服务员都不可能透口风,春药也早已毁尸灭迹。

正当他沉思之时,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云棋,你跟我来一下。”

回头一看,金发碧眸的美丽青年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是南宫原。

西门云棋挑了挑眉:“怎么了,阿原?昨晚睡得还好吗?”

“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我要你帮我找个人。”南宫原平时话很少,这次的语速却很快,显然是有些焦急,“她应该还在船上,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

“等等……”西门云棋撑着额头,有点无奈地问道,“阿原,你是要找一个女人?”

“对。”

“发生什么事了?”南宫原向来洁身自好,因此西门云棋很好奇他怎么会突然想找一个女生。

“我……”南宫原抿了抿唇,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被她偷走了很重要的东西,必须要找人要回来。”

“偷东西?怎么可能?”西门云棋记得自己的宾客名单都是筛选过的,小偷怎么跑得进来?

南宫原的目光瞥向别处,一副“反正就是这样你看着办”的样。

毕竟……偷走他的初夜一声不吭就跑,这种也算得上是盗贼吧?

西门云棋没办法,这艘游轮还是对方借给自己的,只好答应道:“我让人去查,你先告诉我那个女人的具体特征,还有你丢了什么东西。”

“她很漂亮,比你见过的所有女人都漂亮。”南宫原第一句就让西门眉头一跳。

“兄弟,我见过玛丽安,那个世界第一名模你知道吗?你说她比玛丽安还漂亮?”

“嗯。”南宫原脸不红气不粗,认真地点头,“更漂亮。”

正要讽刺的西门云棋突然回过味来了:“我去,阿原你这不是找小偷,而是要找小情人吧?”

“不是情人。”南宫原纠正道,“我跟她才认识一晚。”

老司机西门大少爷这下露出一个完整的微笑:“好,你不用说,我已经懂了。”

敢情这哥们昨晚有艳遇,早上起来还念念不忘,指望着自己帮忙找人呢。

“我帮你找,不过在此之前,先跟我去看一下小景。”

“小景怎么了?”南宫原怔了一下,关心道。

“他昨天晚上本来打算泡他们班一个女生,但是那女的失踪了一整晚,现在小景还不死心,硬是要把人找回来,我们过去看看他的情况。”西门云棋一边解释,一边带着南宫原往前走。

两位肤白貌美腿长背直的豪门大少肩并肩走在甲板上,简直是一幅完美的风景,所过之处无不引人侧目。

“少爷,东方少爷现在正在闻小姐的客房里。”指路的服务员在一旁对西门云棋恭谨道。

“哦,人找回来了?”西门云棋讶异地顿了一下脚步。

“闻小姐好像并没有离开过她的卧室……”服务员低眉顺眼,不敢露出任何多余的表情,“东方少爷以为房间没人,用门卡强行打开后,发现闻小姐一直都待在里面。”

“这不可能。”西门云棋差点气笑了,要是裳伊根本没离开过那个房间,那喝下他特地安排的春药的那个女人是鬼变成的吗?

“云棋,你怎么了?”倒是一旁的南宫原有些不解地盯着表情怪异的西门云棋。

西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竭力维持脸上镇定自若的笑容:“没事,我们过去看看小景吧。”

南宫原轻轻颔首,没有寻根究底的意思。

他们一齐来到裳伊所在的普通客房区,刚走到房门口,便听到里面激烈的争执声——

“你放开我!东方景,你就是这样……卑鄙无耻!”

“你别仗着老对你的宽容就无理取闹啊,臭丫头!”

“别抱着我,滚开……不许碰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