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寝室的娇喘声|我在做饭他在下添_蹂躏你

“墨墨,你还有没有把当朋友?”童伊儿不高兴了起来,“你有什麽事可以直接跟讲啦,也许可以帮上忙的。”

“这个……”简墨犹豫了下,她实在是不想麻烦别人,不过她必须要在今天找到工作,否则小喵接下来的日子就要断粮了。

这是这里的制服吗?简墨不自在地拉著身上的超短裙,这裙子也未免太省布料了吧?总感觉屁股凉飕飕的。绽夜酒吧,一家在午夜12点过後才开启的酒吧。这里只招待上层人士,凡是进得来绽夜的,就说明他(她)不仅有钱,而且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所以这里的隐秘性极高,服务员也是要经过精心选拔,专业培训的,简墨还记得那经理把制服扔给她时候鄙夷的表情,特别强调了“精心”二字。

简墨深吸了口气,把上衣的领子全部扣了起来,再用力往下拉了拉裙子,才走出更衣室。

更衣室外是另一个领班,她瞟了眼简墨,冷冷地说,“跟来吧。”

酒吧里面装饰华丽又不失品味,幽幽的蓝光流转,优雅的钢琴声穿插其中。抬头可以看到在酒吧的正中央摆了一台钢琴,一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演奏者正熟练地弹奏著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水边的阿狄丽娜。吧台旁边零星地坐著几个人,更多的是坐在幽暗的角落里或私语,或独自品酒。这里没有了一般酒吧的喧闹,相反更应该称为是雅致的高级会所。

“你,站在这里。包厢里的客人有任邯求,你都必须满足他们。听到没有?”

“嗯,好的!”简墨乖巧地应声,之前好像过於杞人忧天了,这里的人看上去都文质彬彬的,应该不会做的太过为难吧。

“别以为自己是童小姐介绍来的就可以偷懒,真不知道童小姐怎麽会认识这种这麽上不了台面的人……”那人踩著高跟“笃笃”地走了。

简墨对著领班的背影扮了个鬼脸,心想这椽好好谢谢伊儿了。要不是她介绍自己来这里工作并帮忙保密的话,恐怕她和小喵得去要饭了。

说起小喵,不知道他睡了没有,有没有想自己?想起他刚才在电话里向自己撒娇的声音,就不住笑了开来,为了小喵,自己再辛苦也没事。

“小姐,你好。能不能麻烦你进来收拾一下,们不小心打翻了酒杯。”包厢的门打开,一个带金边眼镜的男人招呼著简墨。

“哦,好的!”简墨连忙跟著走了进去,这是一个小号包厢,沙发上另外坐著两个男人,都很斯文的样子,桌上打翻了一杯红酒,酒液顺著茶几往下淌。简墨朝那两个男人微笑致意过後便蹲下身去整理了。

期间,三人好像是在洽谈公事,叽里呱啦的讲的似乎是日语。简墨收拾完以後便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那带眼镜的男人叫住了她。

“小姐,谢谢你的服务,为表示的谢意,请你跟喝杯酒可以吗?”那男人站了起身,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他,自己先把手里的那杯喝光了。“请。”

简墨本来想推辞,但见这人已经喝了他自己的酒,想想喝了这杯也无妨吧,便将手里的酒也喝光了。

回去以後要好好跟小喵炫耀炫耀,自己居然能将一杯红酒一口干掉。见简墨喝了酒,包厢里的人也没再为难她,就让她出去了。简墨站在包厢门口吃吃地笑著。

嗯……好热。简墨拉扯著衣领,将扣的严实的领子解开,手不住地扇风,却一点用也没有。难道是喝了酒的关系吗?简墨摇了摇头,意识开始有些混沌,身子也慢慢地变软,靠著门不住下滑……

包厢的门打开,简墨被抱了进去,门又被关上……

茶几上,一个少女不断滚动著身子,拉扯著自己的衣服。她白皙的大腿滑落在茶几的一侧,随著她身子的磨蹭,那件超短裙也不断地向上撩,露出她白色的棉质内裤。

“啊……”在身子接触到冰冷的玻璃的时候,少女忍不住溢出一声感叹,她转动著头,将脸贴在玻璃上,不住地摩挲著。但渐渐的,她发现这还远远不够解除她体内的热气。那热流在她体内流窜,在小腹徘徊,好像要宣泄出来但又不知从何而起。她的大腿勾住茶几的一脚,翻动著身子,双腿间的细缝无意识地擦到茶几的边缘,一股濡湿的粘液便涌了出来,在她白白的内裤上印下了一道水痕。

“真骚。”边上三个男人看得直咽口水,其中一个还拿著相机不停地在拍照。

“快点!解决掉交差。”带眼镜的男人喃喃地念著,“你也别怪们,们也是受人所托而已。”他慢慢伸出手,停在少女的内裤边缘,正要褪下。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