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火舞轮轩聚会——玉米地里干得儿媳大叫\\执手时光,情深奈何言拙

我想牵你的手,一直到最后。

——风予。

“为什么你总是质疑我的话呢?!”

“咚!”

我把电话往桌上一丢,电话屏幕上,冬儿的名字还在闪烁着。我不知道我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但是,冬儿,对不起,其实我气的是自己这一刻的无能为力。

【这个世界没有奇迹,直到,你不经意出现。】

和梅子分手之后,我以为我会一个人。

梅子是我交往了三年的初恋女友。我们之间,一切都那么默契,她爱文,她总喜欢写些在我这个粗人眼里看起来很矫情的文字。而我则擅长体育,不管是篮球还是跑步。对我来说,运动,是我的生命。

但是,也许是受了梅子的印象吧,我的作文也进步了不少,中考的时候,凭着语文成绩优异补起了数学和英语的破洞勉强挤进了市里某个重点中学的二线。

梅子和我考上的是不一样的高中,我以为距离并不会影响什么,但是,我没想到的是,只是分开一个月,即使我们之间的实际距离只是一座城市的南北两方,我们的心也各自异地。我们的分手很平静,我没有低声去求和,那个时候的自己,也许觉得对方的心已经不在我身上了,那么又何必再强求呢?年轻气盛再加所谓的骄傲自尊吧,我们三年的感情也走向了结局。

高中的生活其实很枯燥,但是幸好我还有我的篮球。篮球总是会轻易让人找到同伴。木头和灭还有小鬼,是我篮球场上的最佳伙伴,他们都是我的同班同学,每次体育课,我们几个男生总是二话不说,先来一场斗牛。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感觉,酣畅淋漓,总让人感觉到放松,不去想别的杂念。

班上的女生我都很陌生,因为我本就不那么喜欢和人接触,但是,有个女生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她讲话总是不由自主的大声,不由自主的爆粗口,给人感觉挺真诚,不做作。她是我在和梅子分手之后,唯一一个注意到的女生,这样直爽的感觉是和梅子完全不一样的。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开学后的第三个月,我竟然鼓起勇气和她表白,我还记得她当时震惊的表情,然后哈哈大笑之后,就拒绝了。没有感到有什么难过,感觉自己心里已经预测到这样的结局了。

第一届段级篮球赛的时候,我和木头他们作为班上的主力军参赛了,灭有个铁杆拉拉队,我隐约认得,也是我们班的一个女生,比赛的时候,她的呼喊声最大声。也许是她卖力的加油,也许是她身上某点和梅子相似的气质,不管是什么原因,她就这样闯进我平静的生命力了。

【兄弟和你,我要怎么选择?】

我知道灭喜欢她。

她,就是冬儿,那个我最初感觉和梅子有相似气息的女生。而灭和他前女友分手之后,冬儿一直就陪伴着他,安慰他,灭说,冬儿给他一种很安心的感觉,但是对于我又何尝不是?虽然我认识冬儿的时间比他短,但是我知道,我是喜欢冬儿的。

这个喜欢和当时梅子或者是和那个拒绝我的女生是不一样的。我知道。对梅子,也许是情窦初开时,对异性的吸引。而对于那个拒绝了我的女生,则是因为她不同于一般女生的洒脱性子吧。但对于冬儿,她所给与我的,是一种浓浓的安心,还有就是温暖,是的,温暖。

我总是习惯要么耍酷要么嬉皮笑脸的掩饰自己真正的情绪,但是在冬儿身边,我总会不由自主的流露真正的个性,所有的笑容都是来自内心。

这是我和梅子在一起的时候所没有的。

我突然陷入两难。灭是我在这个学校第一个交到的兄弟,也是我少数几个的兄弟之一,我该怎么取舍?灭的喜欢那么明显,而他更是为了他的喜欢付出各种努力的人,我看到了,相信聪慧如她不会感觉不到的。

这样的情感让我踌躇不前,只好选择避开。体育课,我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不想动弹,灭和木头说小鬼都准备好场地等我们下去了,我抬头看了看他们,正要开口,冬儿从一旁过来,问道:“你们怎么还没去打球?”我看着冬儿,又看了看一直看着冬儿的灭,心里更挣扎了,我摇了摇头,说,“我不去了,你们去吧。”他们俩个奇怪了瞟了我一眼,便不再说什么,径自到篮球场去了。

看着冬儿和灭并肩离开的背影,心里酸酸涩涩。我在问自己,我该不该放弃?

【放弃你,我真的做不到。】

运动会就要到了。我知道冬儿要参加田径赛。我很担心。因为她的身体一直就不太好。但是她说,她要借这次机会好好锻炼好自己的身体。

灭一直陪她锻炼身体,可是我却只敢发短信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尽力就好。发短信是我唯一敢表达内心的方式。我手机信箱里,满满的都是写给冬儿的,有的发送了,有的却因为我的胆小不敢按下发送。

我喜欢看冬儿回复的短信,看着她的短信,想象她笑起来的样子,我也假装她对我,也有那么一点喜欢我。

运动会。看着冬儿在场上卖力奔跑的身影,我压抑不住内心的紧张,害怕。是的,我害怕,害怕她会在中途昏倒。我双手紧握成拳,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身影,终点就在前方了,我看着她身前不远处的重点线,然后就看到灭拿着矿泉水在那端等着。

我,真的比不上灭。

我低下头,握紧,又松开手心。突然听到身旁的同学齐声叫道“冬儿!”我猛地一抬头,你还是晕倒在了终点线后。我没有多想,撒开脚就冲向那个终点线,好在我的体育是强项,可是当我到你身旁的时候,我看到的是灭已经一马当先的背起了晕倒的你,准备走向医务室了,我没有上前,即使内心焦急如焚,我转身离开赛道,回到班级的队列里,同学们看到我回来,忙问我你的情况,我笑了笑,假装不在乎的说,“没事,有灭呢。别担心。”

看到你晕倒,我才知道,原来你在我心里占了那么重那么重地方。冬儿,我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渴望,这一刻,我明白,对你,我不想放弃。

夜深人静,我一次又一次的编辑短信,删除、编辑、删除。我不知道自己这样重复动作多久了,但是一直也没有敢发出去。

最后的最后,我只发了一条,“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我终是抵不过自己的想望。

【我的生活,在每个微笑里,开始幸福。】

发了那条短信之后,我屏息地等待着,内心千转百回。冬儿,你不会知道,我内心的紧张和害怕。我害怕,害怕你拒绝,更害怕我们以后连朋友都不是。

“嗯。”

你的回复很简单,只是一个单音字,但你绝对想象不到,我内心那快冲破快爆满的喜悦。原来,你也是喜欢我的。

原来。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日子,都是微笑,而我的生活,在每个微笑里,开始幸福。

你说,我们还是学生,所以要低调,所以我瞒住了灭和木头;你说,以后对人要有礼貌、耐心,所以我改了所有雅痞的习惯;你说,我们要为了高考努力,所以,就算我对书再怎么感冒,还是努力念,因为不想看到你失望。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看到灭,我都有点愧疚,因为他那么深那么深得喜欢你,甚至你的闺蜜都觉得你们应该在一起。但我又庆幸自己得到你的喜欢,爱情,友情的拉扯,竟然出现在我这个五大三粗的人身上。

我们一起去过这个城市的每个花园,第一次牵你的手,第一次抱着你软软的身子,第一次吻你,每一个我们之间的第一次,我像个傻瓜一样都铭记着。

也许我们的幸福感太张扬,即使我们没有刻意公开,可还是让木头知道了我们交往的事情,后来灭也知道了,但他却是笑着祝福了,我很幸运,有灭这样的兄弟。

能够和你光明正大的牵手拥抱对我而言是上帝的恩赐。班上的同学对我们的交往都跌破了眼睛,但我不管,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即使我们的组合是这样突兀的存在。

毕竟,你一直都是那么乖乖的女生,而我,曾一度是班主任的头疼分子。

【我无能为力的,是我不能在亲身守护你】

所有的过去像电影放映一样,一幕一幕。

我们从高二到高三,一起毕业,然后考上不同的大学,各自东西。但我对冬儿的喜欢却不曾减少。

是不是距离让我产生了那么深得不安全感呢?冬儿是那么耀眼的一个女生,我知道的。在新的学校,那么多优秀的帅气的男生包围着,冬儿会不会不再喜欢我了呢?

即使过去我们也有过争吵,可是从来没有像上大学以后一样的频繁,我知道我自己无理取闹,但是,我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

我可以为了冬儿的生日千里迢迢从这个城市到她的城市,只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但是,我却无法天天守着她,我害怕她离开我,毕竟我是这样的不够优秀。

肉麻的话我讲不出口,说不出口的在乎,内心的焦躁,让我总是频频对冬儿发脾气。

我说她不相信我,只是想要给自己一点点安心,希望安抚自己,说冬儿是很在乎很在乎我的,所以她质疑我。

我看着桌上安静的的电话,冬儿这次好像是真的生气了,可是,我自私的自尊却容不得我低头。

冬儿,对不起,我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如果当初,我可以多努力一点,那么现在的我可以和你一个学校,继续守护你,而不是隔着一个电话的距离。

这些话,我却说不出口,我们的僵硬,是我的错,我知道,但我却低不下头了。

【END。】

宿舍的窗外,是对着一片星空。

今晚势必是个无眠的夜了。

冬儿,我喜欢你,从过去到现在,也会一直延伸到未来。

我想一直牵着你的手,一直到最后。

我想陪你到时光尽头。

请相信我们的幸福会一直延伸,一直延伸到未知的时光里。

但是现在,原谅我,原谅这个固执不可理喻的我,这些话,我还说不出口。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