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嫩女直喷白浆(10P)/吃奶小说_绝境中自救

引子:女孩啊,万一失足了,你不能自暴自弃,要学会保护自己呢。请看故事中的婉婷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婉婷写给男友的情书被老师缴获,她不但不接受老师和父母的责骂,而且当着父母的面跑出学校。又一错再错,醉酒后不省人事,被人掳走、强奸、囚禁、怀孕、生子。她反抗过,她静下来思索过,她担心这家人会不会有过激的行为,如像绑架案里的案例一样会不会撕票?!她周密地思考过:要让这家人顺利地放了她,就必须用诚实的心,诚信的行为来打动这一家人。

“姑娘,来吃点饭菜。”

婉婷把脸朝向里边,理都不理她。她正在想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这个女人。

是用绝食来对付还是吃饱喝足,养好身体来对付,这些问题一直在婉婷的头脑里回旋。

“对,不能用绝食。绝食,自己挨饿受不了,还会搞垮身体的,即使身体垮了这胖女人也不会送我去医院的。”

婉婷一骨碌坐起来说:“我吃,我吃。”婉婷差不多三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她拿起那个大菜碗的饭菜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真是狼吞虎咽的。“嗨,还真是第一次吃得这么香,这么痛快。”婉婷一边吃着,一边觉得好笑地想着。

胖女人见婉婷能吃饭,还吃得这么快,吃得这么香,心里真高兴,脸上也露出笑容对婉婷说:“只要你乖乖地听话,给我做儿媳妇,给我生孙子,我们全家人都会省吃俭用,让你吃饱喝足的。我们会好好待你的。”

婉婷思忖,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了,先取得他们的信任,然后想办法逃走。

那晚,婉婷一直沉浸在幸福的性爱之中!

只见她满脸通红,浑身燥热,心潮起伏,女儿红随着精液涓涓流出;口里喃喃地说:“伟岸,我终于得到你了。其实我真的爱恋你多久了,真的梦想着这一天,这一刻。”婉婷再一次紧紧地拥抱着伟岸。

婉婷挣扎着终于睁开了眼睛,见到重重地压在她身上的并不是伟岸,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她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并狠狠地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她简直疯了,赤身裸体地跳下床,歇斯底里地喊叫:“这是在哪里啊,我的衣服哪里去了?快救我出去啊。”

外面黑洞洞的没有回音,其实她根本看不到外面,门也关得严严实实的,连一线缝隙都没有。她绝望了,两手紧紧地抱住一对刚刚成熟的又坚挺又富有弹性的乳房。她回过头来看到床.上瑟瑟发抖的男人,愤怒地走近又给他一记耳光。这时那男人迅速将婉婷的衣服递给她,并跪在床.上捣蒜似地磕头,然后迅速下床抬起头来自己给自己煽两记响亮的耳光。

不一会儿,婉婷听到有打开门锁的声音,借着暗淡的灯光她看清了一张胖乎乎的大约50岁女人的脸,同时又听到关门落锁的声音。只见胖女人张开厚厚的嘴唇说:“姑娘,你别哭,别闹,趁热来吃点吧。”

婉婷睁着圆圆的双眼,对着胖女人送来的一碗汤就是一“砰”,碗被打开成两块,汤在水泥地板上回旋一下,几点滚烫的汤水就紧紧地粘贴在婉婷洁白的腿上。随着“啊”的一声婉婷又晕过去了。

“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好,水来了。”婉婷的叫喊声打断了胖女人的回忆。

“姑娘,你喝水吧。”婉婷闭着眼睛喝完水后,就睁着凄惨的目光,带着哀求的口吻,同时就在床.上双膝跪下,“大妈,请您放过我吧,请您放我走吧。

“我不能放你走。”

“为什么?”

“这十年以来,我一直为明轩物色对象,他明年就是30岁了,没有哪个女孩子愿意嫁他,主要是嫌弃我家住在山区,明轩又是哑巴。”

早几年我和明轩他爸还有明轩修了一段到家的机耕道,接通了去县城的公路,明轩也顺利地考到了驾驶执照。我们为他买了一台手扶拖拉机,让他给人家送送货和给当地的小商店进进货。

前天我和明轩送一车梨子去县城,当和老板交接好货后,看到旁边的小酒店里有很多人围在那里,我们娘俩前往看过究竟。一进酒店门就看到你倒伏在桌子上,满脸通红,不省人事。桌上摆着好几个空酒瓶和一些点心。

只听老板娘恶狠狠地对你说:“你没钱怎么来喝酒啊。”同时她摇晃着你“醒醒,醒醒。”旁边正好有几个流氓一样的男人想来靠近你,我马上上前一步,就对着你喊:“玲子,你怎么到了这里啊,快跟伯娘回去。”

我示意明轩来背你。那老板娘马上拿出账本来,“一共用费96.5元,5角钱就不要了,你交96元钱吧。”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忍痛交了96元钱给老板娘。

儿子背着你,我在后面扶着就把你放在车上。到家了,我给你擦洗一番,换上我小儿子的衣服,然后对孩子他爹说:“给我们背了个儿媳妇回来了。”

“大妈,我不能做您的儿媳妇,我还小,只有16岁,我还在读高一呢,我就做您的女儿吧。”

“不!我不要女儿,我只要儿媳妇。我要让我儿子快乐,我要儿子有后代,将来让他的儿女照顾他的晚年,我就会安心闭眼的。”

“不!我不能给他生儿子。”

“要!你一定要给他生儿子。”

婉婷放声大哭起来。

“你哭也没有用,至少你给我生了一个孙子才让你走。”

第三天胖女人对婉婷说:“姑娘,你就在这里洗澡,上厕所吧,洗澡时叫一声,我就会给你送热水来。每天我会给你送一瓶开水进来的,还给你买了几身换洗的衣服放在这,你先起来试试衣服吧。”

婉婷心想:也好,等她送开水或热水进来时,我马上跑出去,我原来还是长跑运动员呢,他们是追不着的。

婉婷倒在床.上闷思苦想,心里不断盘旋:这一家人真不简单,是很有心计的,我该怎样办呢,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这家人呢。这是什么地方?哪里有光明,有温暖,有欢乐?这哪里是家,分明就是魔窟,就是牢笼,我要逃出牢笼。我要上学,要回到父母身边,见到我心中的情人伟岸。

婉婷设想着:一是采用白天睡大觉,晚上少睡的办法,让哑巴明轩不能靠近自己,更不能怀上小孩。还时时给他精神折磨,想骂就骂,想打就打,让他厌烦并能及早地赶走自己;二是采取挑食的办法来折磨胖女人,使尽自己的性子和她吵闹,闹得她天翻地覆,闹得她鸡犬不宁。

这时电灯亮了,婉婷爬起来上了厕所,她看了看自己随身带的电子表,已经是晚上9点了。刚才电闪雷鸣的恐怖场面使她仍然心有余悸,她准备睡到床.上,也只有躺在这破旧的木板床.上,因整个房间连一条板凳也没有。婉婷在想,“这哑巴明轩今晚应该不会来了吧,要是来了我也不会客气他的,一定把他赶走。”

当婉婷刚刚睡下,铁栓门响了,哑巴明轩被推推攘攘进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饭盒。婉婷一跳就下了床,见到什么就拿什么往明轩头上掷去。明轩拿着饭盒的手高高地举起,生怕婉婷把东西砸到饭盒上。“这是你的晚饭呢。因为先是打雷发闪的,后又是雷雨交加,所以我们是无法上山的,只有等雨停了才赶上来。”明轩在心里默默地说着。

婉婷还在继续拿东西往明轩头顶上砸去,明轩就把饭盒放到自己的胸前,两只手紧紧地抱着饭盒,身子紧紧地靠着铁门,用背对着姚婉婷,让饭盒躲过掷过来的物件。但铁门被打得“咚咚”直响,明轩的父母听见了就急忙打转身。

胖女人推开房门,闯进房里来,也被姚婉婷手里的东西砸了一下,她忍着气丢开婉婷砸过来的东西,抢过明轩手里的饭盒高高地举起,对着婉婷说:“你不要吵了,不要闹了。这是给你送的晚饭。这个时候才来送饭,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因为这雷雨交加的我们是无法上山的,只有停了雷雨,我们才踏着泥泞的山路上来的。”

“晚上让明轩来陪你,就是要他来保护你,为你作伴,不让你害怕。因为这里是高山峻岭,四周有豺狼虎豹的,我们上山都带了特制的武器。晚上还有鬼哭狼嚎,吓都会吓死你的。刚才这么电闪雷鸣的你怕不怕嘞。”

“你们才是豺狼虎豹,你们才是鬼哭狼嚎,天上雷公应该打死你们这些魔鬼。”

“不信,你就瞧瞧吧。”

胖女人转过脸来轻声地对着儿子说:“你不要怕她,不要让她,要给她点颜色看,给她点厉害。她再吵再闹你就不客气她。”她还做着握拳头揍人的手势,然后锁好门就扬长而去了。

姚婉婷看着胖女人恨之入骨,怒视着她,两个柔弱的拳头握得紧紧的,实在自己没有力气打倒她。要不,她准会掐死她,再把她剁成肉酱。

婉婷起床了,梳洗一番,这时胖女人讨好地把饭菜送到了婉婷的手里,婉婷也默不作声地接过来慢慢地吃了起来。

胖女人拿着碗筷和剩下的饭菜准备出门了,当她丈夫把门一打开,婉婷一个箭步跑上去,推开胖女人就冲了出去。外面的彪形大汉感到很突然,开始楞了一下。婉婷也感到很意外,原来在外面把门的就是一个这么健壮如牛的大汉,她也顾不得什么了,想奋力冲过去。不料大汉用右脚一撩,姚婉婷差点被撂倒,但她立即站稳,用力推开挡在前面的大腿。真是鸡蛋碰石头——自不量力,不堪一击。然后膘肥大汉轻轻地撑起婉婷的两个腋窝,高高地举起姚婉婷并把她甩回了房间。婉婷彻底失望了,就放声悲哭起来。

“妈啊,妈妈,您怎么不要女儿了,您怎么舍得丢下女儿啊。”

姚婉婷她离不开亲情,离不开父母,好像高飘的风筝挣不脱细长的绳线;姚婉婷依赖着亲情,依赖着父母,好像瓜豆的藤蔓缠绕着竹节或篱笆;姚婉婷拥有了亲情,拥有了父母,好似寒冷的小麦盖上了洁白的雪被,温暖如春,幸福如蜜;现在的姚婉婷,见不到亲情,见不到父母,她就像被丢弃了孩子一样,在风雨中挣扎。

“妈啊,我知道我错了,是我对不住您,是我太任性了,是我没有能力抗拒这爱情的魔鬼啊。”

“爸爸、妈妈,我受难了,我被囚禁了,快来救救您们的女儿吧。女儿不能没有您们啊。”

“快起来吃饭,不然你会饿死的。”这是胖女人第三次送饭菜来,婉婷就是不理,一天了,她一点食物也没有进。胖女人莫名其妙地感觉到这么晚了没有看到明轩回家,心里很担心儿子开车是否安全,又看看床上的婉婷,一股无名火就冲出来了,“总不能依了她的性子。”

这时胖女人爬到床.上,把婉婷扶起来,伸开双脚夹住婉婷的身子,就一口一口地喂起她来。这时的婉婷真是乖乖地咽下送到嘴里的饭菜。想必她一是肚子饿了,需要进食。二是后面坐着的人她在朦朦胧胧中以为是小时候妈妈在喂她,所以她就乖乖地吞下饭菜了。

有一天,胖女人提着饭菜,一进门就脱口而出,“姚婉婷,来吃饭。”

婉婷一骨碌爬起来,“大妈,您叫我名字了,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婉婷又惊又喜,高兴地补说了一句,“大妈,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请您快告诉我啊。”

胖女人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马上打圆场,“是你在梦中呼喊你自己的名字我听到的。”

“不,我不可能呼喊自己的名字,我只呼喊伟岸的名字。”

“伟岸,伟岸是你什么人,你怎么去呼喊他?”这回又轮到婉婷说漏了嘴。婉婷是说不过也斗不过胖女人的,她只好低着头不说话了。

晚上,明轩仍然来陪婉婷了。当他刚刚放好活动床后,婉婷就下床了,并且直奔明轩而去。明轩惊喜交加,心砰砰乱跳,不敢正视婉婷的眼睛。婉婷带着微笑对明轩说:“明轩,你是好人,你不要怕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这时的明轩抬头看看婉婷脸带微笑的表情显得她更加妩媚、动人了。他心跳在加速,脸红脖子粗。只见眼前站着一位身材高挑,深目高鼻的姑娘,细腻白皙得像羊奶凝乳一样的皮肤,仿佛透明的水晶。那晶婉婷剔透的身子让人不忍多看,生怕目光落实了,把她的脸蛋刺出两个洞来。她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地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像两把小刷子,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

这时的明轩情绪非常高涨,因为婉婷这么近距离深情地看着他,他甚至闻到了婉婷的体香,觉得有点醉了,飘飘然了。但是他马上想到她就是心目中的活神,绝不能有非分之想,更不能重复第二次错误,他迅速避开婉婷的目光,低着头,使劲使自己全身降温。

婉婷轻轻地对明轩说:“明轩,你知道我叫姚婉婷吗?”明轩马上点点头。

“你是怎么知道的?明轩快告诉我啊。”明轩意识到这《寻人启事》不能告诉婉婷,就不停地摇头否认。婉婷看到明轩由点头到摇头其表情变化这么大,他心中一定有秘密。婉婷就马上拿出笔和纸,当着明轩的面在纸上写下“姚婉婷”两个字。

“你看见过这个名字吗?”明轩聪明地摇摇头,意思是,“没见过,没见过。”

这时的婉婷是没有办法让明轩说出真相来的,觉得明轩也较狡辩的,“你休息吧,打扰了。”

婉婷回到床.上静静地琢磨:从胖女人无意识地叫她“姚婉婷”的名字,又从明轩昨晚回答“明轩,你知道我叫姚婉婷吗?”明轩先是点头后马上改为摇头的表情看,婉婷猜想他们已经知道了她的姓名和简历,应该是从《寻人启事》里得知的。这说明学校和家里很重视了,他们很可能已经报案了,家里和学校应该很快会找寻到这里来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