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长的艳福——嗯啊,不要在教室里\\你是我兄弟

当我要决心把这个小说拿给大家看时,时间已经快凌晨了。半年的时光流逝,留下轻微的叹息。也许这篇小说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有多精彩,我拿出来只是希望和大家分享。希望大家批评指正,我想说明一点的是这个小说有原型,是我多年前看的一个报道,是迫于写作老师的压力,才把他重新加工个一下,希望这个故事能够给你们带来感动。好了,大家看文章吧!---小记

我想没人会明白我们俩关系为什么这么好。

在我记忆里只记得我们俩在全国大学生小提琴比赛中分获一二等奖。他脸上洋溢着阳光的笑,他伸出手祝贺我获的头名。我那时看着他,穿着干净的衬衫在礼堂里像一位绅士。他的女朋友屁颠屁颠的跑来,一把抱住他……

我和他一起进的这所名牌艺校。我以第一的专业成绩考过来,而他是第二。

我们是一个寝室的,他第一次见我就给我打招呼,脸上还是那种阳光的笑。他一会就在寝室里混熟了,拿家乡的土特产分给我们吃。

他笑着,从他的身后拿出一把小提琴。一把进口的小提琴,懂行的人一看就能看出来。他拉了起来,悠扬的琴声响了起来,是《梁祝》,古典的浪漫从他的琴声中散开。他谈完后还是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站起身,对他说:你的琴拉的真好。你好,我叫威卫。我也是学小提琴的啊!他看见我先是吃了一惊,随即说:真的啊?真好。以后就是兄弟拉,多多指教啊!

以后就是兄弟拉,我在心里重复道。

以后我们俩一起学习,一起练琴,一起吃饭。和他的交往中我才知道他是属于富二代的那一种,爸爸是一家私有企业的老板,妈妈是国有企业的员工。他的家庭特有文化氛围,他奶奶现在是我国国内的小提琴家。他从五岁开始学琴,每天都得练五小时的琴,你要是看他的手你就会发现他的手上比我的老茧还多还厚。想到这我突然觉的很自卑,我的妈妈是下岗工人靠给别人衣服挣俩个小钱,我爸爸是出租车司机,每天朝出晚归的,我几乎都没怎么见过我爸的面。都知道一个普通的家庭去搞什么高雅艺术是多末的不容易!

有一次我们俩学琴学到很晚,从琴房出来的时候,我们俩就决定去学校旁边的小餐馆去喝一盅。我们俩去的时候,餐管已经没多少人了,有几个农民工在吃完饭后在哪打牌。我们要了多少酒已经记不清了,他给我谈他的女朋友在北京,喜欢时尚,用他的话来说长的给妖精式的。俩人的关系处的特别好,是高中同学。我也给他说我的现在已经分手的女朋友,我说着说着就不自觉的喝酒,心情很压抑。前女友家里特有钱,我和她去逛街都特有压力。她总是去买什么高档的东西的东西,还问一窍不通的我这个好不好,那个好不好。我那是只是看着她在那挑东西,不太说话。有一天她终于对我说:我们分手吧!她提出分手的时候我没有死缠烂打恳求她回来。我真觉的没必要,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和这个前女友去海边的时候看到一对男女,那男的哭丧着脸,一个劲的摇那个女的,就差点没下跪,我们进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听到那个男的说:我求你了,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当是我就笑了,前女友上来扭我的耳朵说,以后我要是和你分手了你会会求我。我那时特认真的看着她,我们站在海边,海浪起伏的声音越来越响,我说不会的。她听完后就更加的拽我的耳朵。

而现在她终于提出了分手,我只问她一句为什么,她对我说了我认为最蛋疼的理由,性格不合。

我给他讲的时候,我已经喝了六七瓶了,已经有点醉了,讲的时候我眼泪涮涮的流。他也仔细的听着,没劝我,只陪我喝酒。后来的事我就记不清了,只记的好像给人打架了,他拽着我往外跑,我只清楚的记的他说,你奶奶的,我叫你欺负我兄弟。后来我问他出什么事了,他只说要是我不拖着你跑,你丫的早就被那些农民工大卸八块了。

我们在一快吃饭的时候,他买油饼牛奶,而我经常买一分馒头稀饭。后来他就买很多很多东西吃,我当时很纳闷的问他为什么要买这末多东西。他还是那个熊样的笑着说,我乐意。说完之后就叫我一快吃。后来他就很直接的对我说,以后你不用花钱吃饭了。我买的东西都吃不完,你就帮帮兄弟的忙帮我消化消化。后来我也就搞明白了,他为了替我省钱,竟然想出这么一办法。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熟以后,就什么都可以胡扯。我承认我从来都没有对他说过我家里的任何情况,那是我的自卑,我的痛。可我明白,他这么一聪明人或许早已经看出来了,只是为了我可怜的自尊。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他的琴艺有很大的提高。我们俩经常切磋到很晚,回去就一人泡一杯咖啡保暖。这个冬天来得特别快,我经常穿他的羽绒服,他有很多,我从家来的时候拿了就俩件,当时对大学的气候条件考察错了以为冬天很快就会过去,谁道才进如十一月就一经是零下了。那个冬天让我们俩兴奋的是全国大学生小提琴比赛要举行了,我和他都报了名。当时我本不打算报的,可是他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兄弟,敢不敢,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我看着他一脸的要和我一角高下的表情,很鸟的说了一句:你不是我的对手。于是我们俩就报了名。

我还清楚的记得见他女朋友的时候离决赛还有一个星期。他女朋友从北京到这里来看他了,他女朋友的确是时尚的不得了,像我见过的那个女明星式的。她说话也是温柔的,喷着很浓的香水。然后我们三找了一间餐厅开始吃饭,她女朋友的确对他挺好,给他送来了织的围巾和手套。期间,还给他夹菜。我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心里又想起了我的前女友。

小提琴比赛的那天,是个星期天,比赛在省文化局主办。来了很多人,台下都做满了。抓阄的时候比赛的次序我比他靠前。当我上去的时候他还说兄弟加油啊。不要给我丢脸啊。我拿这我的小提琴就上去了,不知怎么的,这个时候我特想我的前女友。于是我开是拉,我拉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了我和我的前女友手牵着手走在雪地中,他喊我的名字,一声一声的喊。雪还在无情的下着,整个世界悲情一片。

我结束了演奏,从台子上下来。心情异常的平静。然后我听见了雷鸣般的掌声,我知道演出成功了。接着该他出演了,他自信的笑着,走上台上,他女朋友欢呼着,高喊着加油。我在台下看着他,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结果可想而知,我只以微弱的优势险胜他。我们站在讲台上领奖的时候,他特别高兴的祝福我,他说;祝贺你啊,兄弟。我看着他,对他也很鸟的说了一句,同贺啊同贺。他女朋友跑上讲台,抱住了他,而后又看他的荣誉证书,就仿佛她得了奖以样。

大三的时候,我们俩已经是院里非常有名的人物,他是以个特别招人喜欢的人,总是喜欢逗女生。说说他的琴艺吧,自从比完赛后,他说他一定要在和我比试一回。他特别能侃的说,那次比赛时让的我。我特别不屑的就冷笑。当然他的琴艺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已经非常非常好了。我有时候都觉得比上他了,他的那种拉琴的投入和热情,我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后来我们得到一个通知,院里得到一个可以去挪威做交换生的机会,人要在我们俩选。为了公平起见,院里叫我们俩公开表演一次。得到这个通知以后,我们俩开始努力练琴。每天几乎是凌晨三点钟,一块回去的时候他总是说这次我以一定赢你,兄弟,你可得好好练。每次练得时候他女朋友就坐在台下等我们,每次都是一个人去为我们买夜宵。

得到这个通知的时候,我就和我妈打电话说了,我妈说,儿子,好好努力啊,爸妈就是累死累活也是值得的。我当是听了心理非常难受,那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下来。我挂断电话一转身的时候,看见他和他时尚的女朋友就站在身后,我什么也没说,擦干眼泪,笑着说,走练琴去吧。他认真的说了一句,好,兄弟。

公开表演的那一天来了很多人,礼堂里都坐满了。他说他先上,我说加油啊。他特平静的走上台,先是鞠了一躬便开始拉,是舒曼的【梦幻曲】我看见他深情的拉了起来,如痴如醉,真的是梦幻以般演绎。演出完后,台下呼声不断。

我已经忘了我是怎末走上台的,又是如何拉的小提琴,我当时听他演奏完后,突然就没了自信,心理紧张的要命。我从台上走下来的时候,只有稀稀疏疏的掌声,我看见他在人群中,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当时无法明白他那时的含义,是嘲笑吗,是轻蔑吗,还是他在对我说,没事,兄弟,我知道这不是你的真实水平。

公开表演之后,我一个人就逃走了,也不知道去那里,就是闲逛。无家可归,居无定所。

当时我真的已经忘了,我是如何去超市买的橙汁,又是如何去买的毒药。

我只记得我回来的时候,我把饮料给他,他还在拼命的给我打电话。很多细节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隐约的看见他的喉咙在动,他在喝饮料,是的他在喝。而我没有阻止,没有,真的没有,没有阻止我的兄弟。

他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口吐白沫,他的眼看着我,突然他就笑了,还是那种阳光的笑。

我想我是真的无法明白了。

后来他女朋友到监狱看我,她不再那末时尚了,仿佛苍老了许多。她做在我的对面,用一种憎恨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敢看她得眼睛。她忽然站起来说,‘‘你他妈的真是个混蛋。你把他害成什么样了,他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医生说可能永远都醒不来。’’我低着头一言不发。‘‘混蛋,我们俩为了你本来决定去美国留学的,他和你一起竞争只是想证明他也很棒。他给我说他想把去挪威的这个资格留给你,虽然你没有给他谈及你的家庭,可是他知道你家庭的状况。他是把你当成亲兄弟啊……

我听着,认真的听着,脑袋像被抽空了一般。眼泪涮的流下来,狠狠的砸向地面。

你就是个混蛋。她说着,就扭过头去走了,飞快的走了。

我的兄弟,我想对你说一句,对不起。【完】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