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性总裁娇柔妻——第一次放不进去\\彩虹的天堂

公交车的站台边,有个面包房,那里的面包很有特色,是雨晴最喜欢,或者说最习惯去的地方,每天,她下公交车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面包房,买她钟爱的布丁奶茶和三明治。小小的面包房,西式的装修,宁静典雅,与其说喜欢吃这里的东西,不如说更钟情于这里的格调。透过玻璃橱窗,雨晴可以看公交车上的人来人往,也许,习惯了一个人的安静,这便成了她最好的慰藉。

三年过去了,雨晴依然忘不了那些和照片一起静止的画面,还有那些和记忆一起珍藏的过往。是啊,要把一个人从记忆中删除,要把过去的感情当作游戏来遗忘,如同把一个人的灵魂从身体中抽离,那种支离破碎的痛,残忍到了极致。可是,人的心就像一个容器,是有容量限制的,当心里住着一个人的时候,没有办法再容下其他人了。雨晴就是这样,一份感情,永久地驻入了心底。也许真如人们所说,女人一辈子,一旦爱上,就甘愿沦为爱情的囚徒,死心塌地。

在那个人们已经习惯看到成双入对的大学校园里,雨晴认识了冷言。大学的课程是流动的,没有固定的教室,在导师一句“大学不谈恋爱简直就是傻蛋”的理论中,学生恋爱,早就不是新鲜话题了,倒是雨晴,是个永远的话题人物,因为有才有貌,身后围着一群恨不能把她占为己有的男生,不知是天生的孤傲清冷,还是不食人间烟火,不懂世间情爱,没有一个人能幸运的站到她身边。人家都在背后喊她“冷美人”。冷言却不像他的名字那么冷,笑容比阳光还灿烂,朱唇下一口雪白的牙齿,便是他的金子招牌。大概吸引雨晴的,也正是这样的明眸皓齿吧。

尽管是一个班的同学,但是雨晴和冷言,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班里来班里去,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即便相遇,也只相视一笑,算是打个招呼,互相礼貌而已。

真正的邂逅,是在某一天的早晨,就在那家优雅的面包房里,一场美丽的碰撞。

面包房里的三明治,是作为主厨推荐品,限量出售的,有两种口味,蛋皮和火腿。那天,雨晴像往常一样,下了公交车,就直奔面包房,隔着橱窗远远便望见了主厨架上的三明治。她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去,欣喜地把手伸向三明治,就在这个时侯,一双大手以比她快两秒的速度先拿起了三明治。

“嘿嘿,太好了,几天没吃,想死你了,还好早一步。”

雨晴只听得背后一阵奸笑,眼看着心爱的三明治让人家拿走。“那是我先要买的。”雨晴边转身边嘟囔着说。

“小姐,你的优雅注定了你慢半拍,对不起啦,你将就一下吃火腿的吧!”他举着手里的三明治,一脸的得意。

当四目相对时,雨晴的脸刷一下红了,“冷言,是你!”

冷言赶紧放下手中高举的三明治,尴尬地连说话都打起了结巴,“刘……刘雨晴,怎……怎么会是你啊?”他抬起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你也喜欢这里的蛋皮三明治?”

“是啊!”雨晴瞥了一眼橱窗外,继而转回头,“可惜限量出售,自己又比较爱睡懒觉,很少能买到啦,呵呵。”

冷言看了看手中的三明治,随即放回了主厨架上,“你买吧,我吃火腿的。”

“不用不用,我吃火腿的就可以了。”尽管雨晴客气的回绝,可是心里还是不太情愿,她闻不惯火腿的味道。

冷言灿灿的笑着,拿起两个三明治走向了收银台。

“给。”冷言把蛋皮三明治递给雨晴,自己便啃起了火腿三明治。

雨晴一边伸手去接一边道着谢谢。

这是他们第一次说话。也许这个世界没有太多的偶然,也就不会有慌忙了。从面包房到学校,不长不短的距离,他们都低着头看着路面,也不再说话。

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还像先前一样,偶尔打个招呼。

学校是个小社会。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也就不再陌生了,同学之间的互动也多了起来。

那天是七夕,中国的情人节,班上准备了一个节目,copy上海电视台的《相约星期六》,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处在爱情朦胧期的年轻人喜欢的节目,因为毕竟是学生,像相亲之类的话题,搞笑之后,是否在同学中造成尴尬的局面,没有谁尝试过,这是个大胆的创意。又或许,真的相约面对面之后,能成就几对情侣。

上午班长要求自愿参加节目的同学报名,这一来,男生倒是一哄而上。可是女孩子毕竟是矜持的、含蓄的,没有人主动参加。任班长使尽了浑身解数,女生们还是无动于衷,只是站在一旁偷笑。这样一来,班长灵机一动,采取了一个强制措施,与民主投票的方式,推选一位男同学和一位女同学参加。投票的结果不是偶然的,女生选择了男生中最阳光的冷言,而男生,则选择了孤傲的雨晴。有了帅哥美女的参与,参加者的积极性一下子就上来了。很快,十二对选手的阵容就有了着落。

为了凸显节日的气氛,晚会选择在晚上举行。

K歌房里选了一个特大包间,无论是场面还是气氛,再配合上情人节的装饰,还真增添了不少浪漫的气息。

女生们着一色服装,个个戴上了面具,还真是巧,这十二个女生个头不相上下,这一换装一戴面具,根本就无法辨认究竟谁是谁。大概在报名的时候,班长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所以出现这个效果,参与的男生一脸愁容,场外的主持人却在偷笑。

掀起盖头前,男生可以自由选择女生,但是女生也有拒绝的权利。雨晴排在最后一个,如果不跳次序被选的话,她应该是最吃亏的。而冷言在中间第六个,前五位都在主持人的安排下,暂时配对。冷言不改他灿烂的笑容,选择了十二。班长问,为什么会选择十二?冷言的回答很简单,十二是六的倍数,要成双,就是两个六的相加,六加六等于一十二。底下的同学都笑了,敢情这冷言不看打扮就看上数字了。

主持人清了清嗓子,“冷言,你可以选择六,六六大顺,而你选择十二,还有其他的理由吗?”

这时的雨晴,两个手不知道往哪放,不知是害羞还是戴着面具的关系,脸上一阵阵发烫。

“我想,我喜欢女孩子简单的装扮,感觉很重要,我喜欢十二号束辫子的特殊方式。”雨晴束的辫子,不用橡皮筋绑着,也不用夹子夹着,就用一缕头发松松地束着。这种感觉让人看着很清纯,也有几分女人的妩媚。冷言是个细心的男生,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就把人从上到下大量了个遍。

同学们是一阵嘘声,没想到冷言一个大男孩,竟如此细腻。

很自然地,雨晴没有拒绝冷言的选择,在她的心目中,冷言那双含笑的眼睛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冷言很绅士的邀请雨晴坐到他的身边,这才子佳人往前一坐,着实让人眼前一亮。不得不惊叹造物主的伟大,每一个感官在他们精致的脸上都恰到好处。

节目每进行一个环节,他们俩都能成为全场的亮点。

在自由选答中,雨晴问,你是否希望自己爱的人既是伴侣又是知己?这个问题,雨晴请三个男生分别回答。

第一个,回答很简单:每个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希望能与陪伴自己终身的人心贴心,无话不谈,无所不知。

第二个的回答否认了第一个的思想,人和人之间,就算是再亲近,心灵深处都树着两扇门,大门外知之,就已然算懂,小门里的世界,只属于自己,知己或者是伴侣都一样。伴侣易得,知己难求。

整个房间很安静,大家都在等冷言的回答,雨晴,也把目光投向了冷言。

“我认为,伴侣和知己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当然,不可否认,有既是知己又是伴侣的夫妻,但很少。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不同的声音,而有些问题,只能诉于伴侣,而有一部分,只能说给知己。我希望,我的身边有一个伴侣,还有一个知己,我想,这样的人生才是完整的人生。伴侣给自己的感觉是温馨,而知己能给自己的,是温暖。”冷言平时很少说话,只是以笑容著称,今天的表现,一改往日的形象,滔滔不绝,句句在理。

雨晴情不自禁地为冷言鼓起了掌,这掌声也代表了自己心里的共鸣。

冷言反问,如何看待一场没有结局的爱情?或者说,你还爱着,但是你爱的人却已走远,你会怎么做?

“我不会将他多绑住一秒,就让回忆,飞进风里。”雨晴恬静地笑笑,“我绝对相信爱情里的纯洁,但我也相信爱情是最容易背叛的东西。当爱情来临的时候,可以如痴如醉,可是爱情走的时候,一样会毫不犹豫。我想,来来去去,都有它的必然性。所以,如果我爱他,那我选择放手,给对方一个自由,还自己一片空间。”好像是一个经历过轰轰烈烈的爱情之后,回首忆往昔的女人。

短短的一个多小时,两人对彼此又有了新的认识。

最后的关键,是同学速配指数的评定,毋庸置疑,冷言和雨晴以绝对的优势占了第一。

主持人分别让冷言和雨晴面对面说一句此刻最想说的话。

冷言站到雨晴面前,伸出手,“希望以后每天都能吃我买的蛋皮三明治。”

“蛋皮三明治,我喜欢。”雨晴的声音很轻,是因为羞涩吧,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宣布喜欢“三明治”,也需要勇气的。虽说这只是一档节目,但是做起来却也挺像那么回事,说不定还真变假成真了呢。

一个冷,一个暖,能够凑到一块,还真是绝配。

第二天上课,雨晴刚准备坐下,冷言就走了过来。

“雨晴,给,三明治,蛋皮的。”冷言真的买了,昨天他最想说的话是当真的吗?雨晴脑子里有点疑惑,但是对冷言,她是喜欢的。她接过三明治,没有说谢谢,只是笑,很甜的笑。

冷言就靠着雨晴的旁边坐了下来。同学们开起了玩笑,“一冷一暖齐了,以后你们可是冷暖自知了,哈哈。”

当初参加这个节目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会有这个结果。冷言一点都不惊奇,也不否认,“冷暖冷暖,正好中和,这样的温度最合适,不是吗?”冷言看看雨晴,见她没反应,继续说道,“怎么,你们看着眼馋了吧?小样。”

冷言做方便袋里取出两杯奶茶,全然不顾同学的目光,放到雨晴面前,“吃三明治的时候喝布丁奶茶,我最喜欢了,你试试。”说着,便用吸管打开奶茶。

奶茶是大杯装的,满满一杯,雨晴皱了皱眉头,“这么多,哪喝的完啊。”雨晴不是个爱吃甜食的女孩,所以很少会买奶茶喝,一般都是冲速溶的,那个比较淡。还有像蛋糕之类的,她讨厌奶油,又甜又腻。倒是这个奶茶里的布丁,也是她很喜欢的一样东西。微甜,不腻,滑润,爽口。

“少喝点,喝多了也不好,呵呵,要是喝不完,就不要了,没关系的。”冷言看到了雨晴微皱的眉宇,他在捕捉每一个有关于她的喜怒哀乐。

雨晴真的站了起来,拿起那杯奶茶,走向了垃圾桶。冷言有点不知所措,不管怎样,他的一番好意,雨晴不能这样一口不喝就扔掉了呀。哎,女孩子的心理,还真琢磨不透呢。

一小会时间,雨晴拿着杯子又回来了,杯子里的奶茶少了一大半,布丁清晰可见。

“我喜欢布丁,可是没有喝过加了奶茶的布丁,我想,味道一定很不错。”雨晴吸了一小口,抿了一下嘴巴,“嗯,真的很好吃。我不喜欢喝奶茶,以后我就叫它奶茶布丁,呵呵。”雨晴笑了,很满足的样子。

冷言啃了一口三明治,又吸了一口奶茶,“这奶茶,就要配着三明治喝,超有感觉,柔滑细腻。”冷言陶醉的样子,雨晴看着噗嗤一下笑了。“怎么,笑啥?对了,你真不喜欢喝奶茶啊?我很喜欢喝,还喜欢这款有布丁的奶茶,这个鸡蛋布丁,给奶茶增加了不少香气,严重刺激了我的味觉。可惜,每次喝完奶茶,布丁就让我丢了。”

雨晴惊讶极了,“这么好吃的布丁,居然扔掉,真是怪可惜的。”其实每个人的喜好不同,就像她自己喜欢奶茶布丁,那么冷言爱上布丁奶茶,也不足为怪了。好吃不好吃,根据个人的口味来决定。

“你不喜欢奶茶,我不喜欢布丁,神了,那以后我喝奶茶,你吃布丁,一点也不浪费呀。外加我们的最爱三明治,想着都已经很美了。”冷言还有这一招,男女同喝一杯水,可想而知那关系进化到什么程度。其实他也是试探着这么一说,行不行还得看雨晴了。

不知道是雨晴没有听到还是默认了,她没有任何反应。这样说话,没有任何障碍屏蔽,想来是雨晴已经默认了吧。这让冷言又高兴了一把,心里暗暗叫自己加油。

一段感情,也许那次偶然的碰撞,已经在心底埋下了爱的种子,那么那次七夕晚会,便顺理成章地让爱发了芽。爱情就是这么一触即发的东西,来的时候毫无准备,却让人欢天喜地。从此告别了孤单的悲哀,像很多情侣一样在学校里进进出出。大学的校园,到处可见的场景,手挽手,正大光明,不用回避老师的视线。因为在那里,年轻老师一大堆,与学生打成一片,在现代人眼里,那个年龄,就应该是初尝爱情的年龄。

冷言和雨晴,不止在班上被视为情侣,在老师眼里,更是一对金童玉女,别说反对他们恋爱,甚至有些老师鼓励他们在一起。

冷言还是天天给雨晴买三明治,不过布丁奶茶就只买一杯,真的如他所说,他喝布丁的奶茶,雨晴喝奶茶的布丁。

这样的幸福生活大概持续了一年半,直到大二的学期结束。

难道爱情的保鲜期就只有短短的一年半吗?不是的,不是爱情没有了,幸福才走远的。是因为学校是与外国的学校联合办学,一个班只有一名学生作为交换生要出国学习三年。选中冷言,是意料中的事。可是对冷言来说,这是一场痛苦的决定,三年,不是三个月,三年可以发生很多事的,在他的眼里,雨晴是个特别出众的女孩,走在路上,他似乎都能感觉到男人们羡慕的眼神,那是他骄傲的资本。他喜欢雨晴,太喜欢了,从开始就没有预料过要结束。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