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耽美双龙失禁,把腿张开多男一女,遇见初遇

遇见小菊,是个秋天。那一年,菊花开得艳冠群芳,白如雪球,红似火焰,黄蕾金凝,丝丝缕缕,画颜清姿,傲立西风。

枫本无心赏菊,只是心中苦痛难耐,也无心工作,随心放了自己三个月长假,去到陌生的城市,隐身陌生的人群,边走边看。

那是一个异常安宁静默的城市,没有炫目的霓虹和万家灯火,也没有川流不息的人潮车流。枫觉得很好,便随意地找了一家农家模样的偏僻客栈,住了下来。

兴许是旅游淡季的缘故,客栈里人流稀少,常常一整天看不到几桌人来吃饭住宿。没有人来的时候,老板就常常坐在后院里悠闲地晒太阳,喝茶,下棋什么的。老板娘也是个极雅致的人儿,酷爱菊花,后院里种了满满一园子的菊花。偶有闲情逸致,那老板娘会亲自下厨,不多时,几个精美清淡的菊花佳肴,就会出现在老板的餐桌前了。

那天,小菊来到客栈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枫正在后院里慢慢喝着老板娘酿制的菊花酒,就着那些菊花糕饼,优哉游哉,乐而忘忧。

“老板,还有没有房间啊?”小菊一进门,就大声问道。

“有啊有啊,当然有了!”负责接待的小丫头忙不迭地迎上前去,将小菊带到房间。

“枫,真是对不住啊!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下,给你换个房间?”不多时,老板娘走过来歉意的对枫说道。

“我都住了一个月了,怎么回事?”枫诧异地问道。

“是这样子的,新来的客人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每年都会来住上个把月。今年她本说不来的,不知怎么的,今晚又来了。你住的房间是她每年都住的,她一定要住这间。她一个女孩子家的,你看是不是,好男不和女斗。”老板娘歉意地笑笑:“你若答应了,我免费为你做一桌丰盛的菊花宴,保管你满意,怎么样?”

“外加一壶菊花酒,我走的时候带着。”枫忽然来了玩笑的兴致,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呢,这么奇怪!

“行行行,两壶都行,一壶先喝,一壶带走!”老板娘欢欢喜喜地去了。

枫随即回房间收拾自己简单的行囊,去了隔壁的房间,然后下楼去后院,接着喝茶。

不多时,过来一个人,与枫对向而坐。那女孩子看了枫一眼,也不说什么,伸手拿过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慢地喝着。

明月高悬,风儿携香,茶香酽酽,糕饼清香,枫忽然觉得若能这样子安然悠闲一生一世,也不错!

“唉!”可是柔儿,她却永远地离我而去,所有曾经的梦想,如今都成了泡影了,再也不能实现了。“唉!”枫又叹了一口气,续上一杯茶,接着慢慢地喝。

“看着像个大男人,尽唉声叹气的,不就是让你把房间还给我啦,至于这样子么!”对面喝着茶的女孩子发话了,一脸的不屑。

“呃,我叹气和你有什么关系,奇了怪啦!跟你又不熟,至于么!”枫觉得好笑,这女孩子,冒失的很,还挺自作多情!

“那你见了我就唉声叹气的,不明摆着么?小气鬼!”那女孩子不依不饶地骂了一句。

“我小气,还不知道是谁无赖呢!那房间,我都住了一个月了!”枫有些好笑,慢慢悠悠回敬道。

“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子啊,那房间本来就是我的。”那女孩子有些急了,却也不再往下说,阴沉着脸,转身离去。

枫有些意外,却并未影响适才的心情,反而貌似心情更好了,奇怪!柔儿美丽的脸孔,浮现眼前,枫再喝上一口茶,苦中丝丝甜。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柔儿,也是在秋天。第一次,见到那么多漂亮的菊花,枫小小的心,就被那个搬着漂亮花盆的小女孩吸引住了。

那天,天空蔚蓝蔚蓝的,云细细淡淡的,风中隐隐送来菊花的清香,柔儿就在那清风微香中走进了小院。清风徐来的陶制花盆,洁白盛开的菊花,扎着两个小辫子,穿着白底印花长裙的柔儿,如一幅淡墨山水仕女,飘然出现眼前,眉黛春山,眼若秋水,盈盈一笑,百花失色。枫不自觉地跑上前,接过柔儿手里一盆盆的菊花,一一帮她搬进家,放到阳台外的小花园里。柔儿轻轻地道谢,粲然而笑,齿如编贝,梨涡隐现。那天,枫生平第一次见识了那样多的菊花,那么美的菊花,那样爱菊的人家。那天晚饭,枫也生平第一次见识了菊花茶,菊花酒,生平第一次吃到了一顿精致的菊花佳肴:菊花糕、菊花鱼、薏米菊花鸽子汤、菊花饺子。很多年后,当枫的母亲每每回想起那天相遇的情景,依然还会对柔儿的父母和柔儿赞不绝口,后悔不该搬离小城,从此后就与柔儿一家天各一方,再无相聚之期。

小菊晚饭也没吃,闷闷地回到房间,坐在窗前,柔肠百结。这间小客栈,这个房间,每年一次,住了约摸五年了。那个男子,却再也没有出现过。难道,他早已离开此地了;也许,他早已忘了曾经的相遇,不会再出现啦。小菊有些难过,五年了,小菊,我能有几个五年可以等待!雨,你不会再来的了,是吧!

再次遇见雨的情景,浮现小菊的脑海,似乎从来不曾淡忘。那是个秋天,菊花开满客栈的后园,五色斑斓,傲立秋风。小菊来到客栈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吃过晚饭,随意地步入客栈后院,那一园子的菊花就那样活泼泼地、跃入小菊的眼帘,令人惊艳不已。而雨,正坐在花架下的小桌前,教老板娘做菊花羹。随后不久,雨亲手泡制示范,清香的菊花,小小的鸡蛋,在雨的妙手下,摇曳生姿,活色鲜香的出炉。看见小菊饶有兴味的一直旁观着,老板娘让小菊尝了一小碗。小菊只觉得清甜宜人,唇齿盈香。一日一日,菊花茶、菊花酒、菊花糕,一样一样,老板娘饶有兴味的学,雨极有耐心地教,小菊蛮有口福地品尝。从此,小菊便记住了那个会做菊花佳肴的男子,记住了这个偏僻的菊花盈香的小客栈,期盼着每年能够遇见。可是,雨,却再也没有出现过。老板娘的菊花佳肴,怎么也吃不出雨示范的味道来。五年了,小菊,是否该放弃等待了!

“小菊,快出来看啊!我的绿菊开了!”一大早,小菊就被老板娘的叫喊声惊醒了。

小菊快快地换好衣服,梳洗打扮完毕,下了楼,进到后院,只见客栈老板、老板娘,枫和几个游客都已经在后院了。姹紫嫣红中,那枝绿色的菊花分外引人注目:硕大饱满的花朵,白中含绿的花瓣,青绿的花蕊,晨风里傲立枝头,说不尽的清雅俊秀,灵动飘逸。

“老板娘什么时候有的这绿菊品种啊,我去年可没见过呢?”小菊惊讶不已,自己年年都来,却不记得见过这样子的绿菊,而且这绿菊花养得这么好。

“去年当然没有了,这是雨今年路过才送我的。”老板娘都要笑得合不拢嘴了。

“雨?”“雨?”小菊和枫几乎同时问道,又都奇怪地互相看了一眼。

“是我认识的那个雨么?”小菊又问了一句,瞪了枫一眼。

“是这个雨么?”枫好笑地回敬了小菊一个白眼,不紧不慢地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客栈的老板娘。

“就是他了!原来你也认识他啊!”老板娘惊喜不已:“这绿菊是他上个月从这里路过,送给我的。这新娘子是他的夫人么?长得可真美啊!金童玉女,真是天生的一对呢!难怪能做得出那么美的菊花宴呢!”老板娘絮絮叨叨不停了。

“给我看看!”小菊拿过照片,照片上的男子温文尔雅,笑意盈盈,一脸幸福甜蜜;那女子头戴百合花冠,一袭简约曳地的白色婚纱,清丽典雅,娇柔甜美。

其他的客人们也都纷纷围过来,一一看过照片,七嘴八舌的赞叹道:“真是一对幸福的璧人!”“看看,俩人多相配啊!”“一看就是雅致人儿呢!”

“他那菊花宴,可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比名师大厨做得还好呢!我那三脚猫的功夫就是跟他学的,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呢!”老板娘也赞不绝口。

客人们看完了,将照片还给枫,枫正要将照片放进包里,小菊开了口:“可以给我再看看吗?”

奇怪地看了小菊一眼,枫还是把照片递给了小菊。小菊伸手接过,再细细看去:是雨,确实没错,只是相较五年前,多了一份沉稳干练之气,也多了幸福甜蜜的笑容;而那新娘子,小菊忽然觉得,也只有这样温婉美好的女子,才配得上儒雅谦和的雨吧!

叹了口气,小菊把照片还给了枫,看着枫仔细地把照片收进钱包,放进包里,小菊忽然有了一种想要知道一切的渴望:“面前这个男子,这张幸福满溢的照片,照片里幸福的的一对璧人,究竟有什么故事呢?”看看其他的客人,看看枫,小菊终究问不出口。

吃过早饭,百无聊奈,这么些年,附近的景点,小菊早已游遍,留下已没有任何意义,徒增伤感;走,小菊又有些遗憾,昨晚已问过老板娘,雨,不会再来了。五年了,终究不能够再见上雨一面了。

“小菊,你能不能陪着枫四处走走,他都来了一个月了,每天窝在客栈里,看菊花、喝茶喝酒的,哪儿都没去过呢!”老板娘看小菊进来后院,热情地迎上来,指着枫对小菊说道。

小菊看看老板娘,又看看枫,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枫是雨最好的朋友呢!你想知道什么,他都可以告诉你的。我昨天问过他了。是吧,枫!”老板娘悲悯地看着小菊。

原来,就算我什么都不说,老板娘也已经猜到了,小菊心里有些懊恼,表情却仍是淡淡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趁这会子还早,快出去吧,晚上早点回来,我给你们做菊花宴!”老板娘看来心情好得不得了。

“是啊,来了一个月了,我真是一直都没出过这客栈的门呢!再说了,回来还有菊花宴吃呢!”枫似乎有意打破僵局,自嘲地笑了笑。

“那好吧,看在菊花宴的份儿上,我就做一回免费的导游吧!”小菊不再固执,和枫一同出了客栈。

沿着一条青青的石板路,小菊和枫肩并着肩,慢慢地走着。古老的吊脚楼,四散飞檐风铃声声,安宁静谧里悦耳清脆;古老的城墙上走着,偶有一丝光线穿透云层,迷离而穿越的感觉荡漾心间,小菊的心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坐在江边石阶上,静静地听枫讲着柔儿,雨和枫之间的故事,小菊再也想不到:看似懒散无理的枫,竟然也会有那样子的一份深情藏匿心间,那么多年不离不弃,始终如一。小菊的心慢慢地有了一份了悟,感情的事,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自己对雨,又何尝不是一厢情愿的期盼重逢呢!可是,重逢了又能怎样呢?一年一年,花颜逝如流水,若非今日知道了雨的消息,自己还会等待多久呢?

“枫,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看着枫平静的脸孔,黯淡的眸子,小菊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这个失意至极的男子。

“你呢?我貌似还不知道你和雨之间的故事呢!我的故事已经说完了,该轮到你说了!”枫反过来问小菊。

小菊的脸红了,一厢情愿的单相思,有什么值得说的呢!“我和雨没什么关系,我只不过喜欢吃他做的菊花宴而已。”看着远处的青山隐隐,近处的碧水幽蓝,小菊忽然心空如洗,算了,从心开始,从头来过,遇见只是遇见,前世的回眸一笑罢了。

“小菊你耍赖,来而不往非礼也!”枫貌似有些不乐意的样子。

“我又没有说过,要你告诉我,雨和你们的事,你自己说的。”小菊开心地笑了,心情大好,这枫,还挺好玩儿。可是,雨,要我怎么忘记你呢,五年了,心心念念,只为再见你一面,没有约定,没有默契,没有理由,我却如此相思成愁。

枫也笑了,这小菊,还挺有趣的。可是,柔儿啊柔儿,我要如何才能忘记,心底里的你呢!你在我心里,早就如一颗种子,生了根,发了芽,开了花......

临江仙寒雨霏霏

寒雨霏霏飞寂寥雾嬛云鬓珠瑶娥眉轻蹙墨痕潮云深听笙箫情老笺红销

夙寐梦魂梁绕曲何堪醉舞枫桥惜怜花月影朦胧菊香层林染念恋尘烟消

那是一顿极为精致素雅的菊花宴,小菊一辈子也忘不了。每一道菜式都似花尽了老板娘的心思:清冽甘醇的菊花酒,香甜的菊花茶,飘着雏菊花瓣的菊花羹,以菊花嫩叶入肴的紫菜菊,形如菊花盛开的菊花鱼,菊花肉片,菊花冬瓜盅,漂亮可口的菊花饺子,清心养眼的菊花饭。一顿饭吃下来,小菊只觉得余香满口,神清气爽。

可是,小菊再也想不到的是:晚间的茶点,菊花饼,竟是笑意盈盈,长发披肩,一身粉色印花长裙的柔儿亲手端上餐桌的;而雨,则笑嘻嘻地端着一壶自己亲手泡制的菊花茶,奉上众人桌前。小菊惊呆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原来,雨、柔儿也在这里。

枫也惊喜之极,看看柔儿,看看雨,再看看老板娘。原来,柔儿,雨,他们也在这里。

“枫,你害我和雨好找!”柔儿坐到枫身边,给枫倒上一杯茶,担心地看着枫:“要不是雨记着要给老板娘送一些菊粉,都不知道再要上哪儿找你呢!明天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嗯,我没事,害你们担心了。雨,抱歉,影响你们度蜜月了!本来就准备吃完了老板娘的菊花宴就走的。”枫歉意地对雨说道。

“那好,明天和我们一起回江城吧!别再让柔儿担心了。”雨看着枫:“枫,你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雨坐到老板娘身边,对小菊颔首示意,然后就一直笑望着柔儿。

原来,他根本就不记得我了。小菊黯然神伤,却只能微笑着看着雨,不能言语,原来,那个秋天的相遇,就只是一场相遇而已!往事历历,浮现眼前:人头攒动的菊展上,一个个精美的菊花布景,一盆盆秋风里嫣然含笑的菊花,菊花丛中偶一抬眼,翩翩而来的雨;客栈里,耐心地指点着老板娘做菊花羹,亲手炮制菊花茶的雨;一夕一夕悠然地做着菊花糕的雨;一款菊花菜品出炉,获得满堂喝彩,神采飞扬的雨;站在菊花前,默默沉思着的雨,怡然微笑着的雨......

“小菊,这么香的茶,多喝点吧!”客栈老板娘的声音传入耳际。小菊回过神来,再看看雨,雨依然一往情深地看着柔儿。雨的眼里心里,只有他的柔儿,从来就没看见过我;这菊花宴,也是为了柔儿,才做给枫的吧!

老板娘看看小菊,看看雨,看看枫,又看看柔儿,多养眼的四个男女,似乎明白了一切,又似乎什么也不明白。雨亲手沏的菊花茶唇齿盈香,沾了这两人的光,吃上这么芬芳馥郁的菊花宴,这菊花茶素日也难得多喝上一杯,还是多喝点吧!

枫看着柔儿,温柔地笑着,原来,柔儿还是在乎我的,雨和你一起做这精美素雅的菊花宴,与其说是为了我,不如说是为了你;看着雨柔情无限的眼神,亲爱的柔儿,无论遇见相识多久,无论我有多少梦想,无论曾经的记忆多么美好,枫,终究不是你要的那杯茶。从此以后,枫,会把你珍藏在心底,哪怕一生一世,就这样远远近近地看着你。你若拥有幸福,一直幸福,柔儿,就算你身边不是我陪着,那又如何......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