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让你含着我|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鸭子的一半

天空下着七彩的霞光,一只神气的鸭子微笑着向我们走来。啊,她就是童话里的那只鸭子,将来注定是要变成灰天鹅的。因此,她并没有他的爸爸那样扫兴,反而受到命运的宠爱,凡是她遇到的邻里们都对她加倍宠爱。

雪花是最好的证明,天空撒下一篇热诚的问候,鸭子边舒适地睡在安乐窝里,像一个腰缠万贯人家的贵妇人。金黄的嘴巴,雪白的羽毛,透明的蹼掌,趾高气昂的姿态,连那嘎嘎的叫声也仿佛都对谁颐指气使。

“小样,我招惹你了么?看我的老公回来不揍扁你才怪呢!”她仿佛这样说。

她有老公了么?据知情人从一旁考证,她还是一只未成年的雏鸭,大概有点荷尔蒙分泌过剩,幼小的身躯抵御不住早熟的冲动,青春懵懂的心思总让人蠢蠢欲动、行止怪异罢了。

至于她的老公,不过是一只可怜的流浪汉——向他的爸爸当年一样灰头土脸的家伙;也不是什么出身名贵的鸭子,而是一只狗,一直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脏兮兮的在北风中漂泊无意的流浪狗。

而她对他的钟情,似乎是神的安排。也许是命中注定的一次幽会,导致了这个孽缘。

自大灰天鹅飞上了天,他便一举成名,与过去那只丑鸭子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鸭群先是一阵啸叫,呀,我们能飞了!?那日戏弄他的鸡们也一阵啸叫,呀,他还能飞!?狗崽子和他的主人们也一阵啸叫,呀,他还能飞!?

是的,他飞了,尽管春寒料峭,绿意微染,他强劲的翅膀划破了天际的云彩。霎时间,垂柳依依,烟花烂漫,莺歌燕舞,灰天鹅一下子成了明星,引起了大地的共鸣。而这只天儿毕竟是在鸭群中长大,对昔日的玩伴留恋万分。他不往南,不往北,循着涨溢的溪水滑向下游,寻找昔日的玩伴。

而他遇到的是鸭群吗?谁也不知道。只有桃花烂漫,杏花如染,梨花雪飘,一对灰白摇曳的倒影浮在翡翠般的溪流上。三七二十一,七七四十九,九九八十一……白驹过隙,光阴似箭,一只白色的鸭子边坡壳而出,毛茸茸,亮闪闪,美丽无比,可爱异常。时下流行的话怎么说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间车爆胎。就是这个味!

也许正应了当下的潮流,回身上下都名牌,什么好吃什么,流行什么穿什么,今天肯德基,明天麦当劳,挂上随身听,握上掌中宝,唇膏加面膜,雪羽光可鉴,窈窕魔鬼身,舒缓自得步——俨然富二代,吃喝欲无度,蹼掌不沾水,衣食了无忧。

穷人可以经过奋斗成为富豪,却很难成为绅士,相反会堕落为无赖。看似赤诚无比的灰天鹅,禁不住雁群回归的诱惑,抛下了青梅竹马的伴侣一路向北飞去。那白生生的鸭子也索性弃子而去,她毕竟没有道德的约束,让小肥鸭成了流浪儿。

流浪儿小肥鸭并不寂寞,因为郊野之外,庭院之中流浪的类群可真不少。她又有爹妈可蜚的积蓄(名人嘛,少不得金奖银钱啦),加之出手阔绰,很快成为流浪者的帮主,仿佛昔日江湖上的第一大帮某某帮一样显赫。帮主先生由谁来担任呢?又没有其他的一只鸭或者一匹鹅什么的,这可难坏了手下一般智囊。

俗话说的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有这么一天,很普通的一天,并没有任何先兆出现,鸭帮主在鸡鸣狗盗猫叫唤等辈的簇拥下,在庭院里巡游的时候,无意间就发现了几角旮旯处的这只类似霜打落叶流浪狗。他奄奄一息,疲惫不堪,似动非动,在那里做略微的抽搐,每一下都似刺痛了鸭子帮主的神经,随即引起了吓人的注意。大家灵机一动,灵光一闪,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异口同声地发出了各自兴奋的高亢的叫声:“啊,就它了——主人!”

于是大家七手八脚的把他扛起来,盥洗摆弄了好大一阵,终于使这只丧家犬得以重获新生。古语曰“情人眼里出西施!”尽管他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据传闻还有种种劣迹,诸如啃鸡屎,偷猫食之类的,但鸭并不嫌弃他,因为他的长相不赖,还有几分说不出的可爱。于是,大家都喜欢他,像效忠尊敬的帮主一样效忠他,乐于为他所用。

而我们知道天平的一半是等值的,但都不一定是砝码,很多时候是一个砝码持平了些许货物。——从中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可悲吗,你我他,还有鸭?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