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海的女儿|男子逃票被困雪山\\这里还有一片荒漠

“唉,闷死人啦,咱们出去走走吧。”我轻轻地碰了碰的身边的小倩(一位刚转来的女生)说。她抬起那双忧虑的眼睛看了看我,顺手把手中的书往腋下一夹,随我轻轻地走出了教室。教室的前面不远处是一片池塘,池塘不大却长满了水藻。池塘的北边是同学们早晚洗漱的地方,有些水藻被人捞起,露出脸盆大的水面,在这平静的水面上倒映着我们两人的身影,通红的脸上汗水蛛丝马迹般的交织蔓延着。我们相互笑了笑,也管不了许多了,各自掬水洗了一把脸,就坐在西边的白杨树下翻起书来。

一丝风也没有,宽大的白杨树叶也有点卷曲下垂了。躲在树上的蝉在烦躁不安的叫着,毒辣的太阳光从叶缝里直射下来,整个身体仿佛马上就要爆炸了似的,而且上下眼睑还硬往一处合。书上的字也跳跃起来。我只好合上书,闭着眼漫无天地的想着——小倩,多么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在记忆里努力的搜索着。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班里有一位叫着小倩的小姑娘,矮矮的个子,大大的眼睛,头上扎着两撮羊角小辫,两个绯红的酒窝里盛着用之不尽的笑,平时总喜欢唱那支唱得不成调子的歌谣。有一次,她正在唱歌的时候,不知是谁叫了一声“百灵鸟”,从此这名字在同学中传开了,后来,她随爸爸到外地去了。

会不会是她呢,于是我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倩,你以前在这里上过学么?”

“嗯,那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

“啊,你真是当年的‘百灵鸟’吗?”我惊喜的问。

“你也是那个班的?’以前的我已经死了。哪里还有‘百灵鸟’呢。”她慢慢的合上书,抽噎这说。

她真是当年的百灵鸟吗?我望着她的脸,在那张俊俏的脸上再也找不到一丝笑容来。在那熟悉的酒窝里也许现在盛着的是忧不尽的愁吧。

为了不再引起她更多的忧伤,于是我改变话题问道:“听说明天报志愿,你打算报考什么呢?”

“你呢?”她反问道。

“我吗,爸妈希望我毕业后从医。他们说医生是‘皮饭碗’掉到地上还会弹起来。比如我们村的王某。所以我想报考卫校。”

“我打算报考师范。她果断的说,俺姊妹七个,只我一人上过学。”

“你想当教师?”我感到惊愕,但又自知失口,忙又补充道,“会患咽炎的。”

“没什么,有你呢。”

我们都笑了起来,而她却笑得很勉强。

这时候一阵微微的风吹来,顿时舒服了许多,于是书又慢慢的打开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听到她喃喃地说:“这多向小时候的我们啦。”只见她两眼死死地盯着前方,我也抬眼望去,目光正落在那块平静的水面上。一群小鱼在那里嬉戏。

望着游鱼她自言自语的说:“不可能啦,上次爸妈叫我辍学,我求舅舅把我转到这里来念书,这次家里逼得更紧了。连舅舅也救不了我啦。唉——,人活着真没意思……”

“不要胡思乱想了,咱们起来走走吧?也许这样你会舒服些。”说着话我扶她站了起来。

第二天,报志愿的时候她没有来,中招考试那天她也没有来。

后来听说中招考试那天是她的嫁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