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停电h恩啊好湿好硬 最新本道高清无码av|依 依

听见有人急急地敲门,依依一边不迭声地答应,一边缓缓立起,蹒跚着走到门口。

是张婆,几个月前的那个老保姆。张婆肩后,还有一个男人的头,伸着,注意地瞅着依依看。依依瞟了一眼,心想,是张婆的儿子吧,以前听她说起过的。

让两位进了客厅,依依泡茶让座。老人却把依依拽进房间里轻声说,这是上回跟你说的那个人。依依不解,回头看看客厅,哪个?张婆说,我不是说要给你介绍个对象吗,他就是。

依依一下子懵了。这是怎么说的?张婆倒是提过这茬,但她全当是开开玩笑。这张婆也太莽撞,怎么不通声气就冒冒失失地把人带了来?张婆却不理会,又一个劲地把依依向客厅里推,嘴里大大咧咧地还嚷着,见见面,见见面,谈谈谈谈,不用怕难为情。

依依尴尬得不行,只觉得满脸发烧。依依心很虚,关节捣乱似地钻心地疼,肌肉绷得紧紧的。依依下意识地挺了挺僵硬佝偻的身躯,心里却直骂自己,作什么秀!

依依想说点什么,可是找不到合适的言辞。她朝张婆看看,有点求助的意思。偏偏张婆不买帐,反倒笑了,你们慢慢谈,我出去看一下就来。说着,她扬长而去。

依依一时不敢正眼看那个男子,但眼角的余光告诉她,那一位正目不转睛地在打量她。依依心一沉,顿时有了一种意气。依依缓慢却也坚定地转脸过去,直视沙发上的人。他显然有些猝不及防,赶紧低下了头,两只黝黑粗糙的大手来回搓动着。

你,依依沉吟了片刻,开口问道,你哪的人?

男子瓮声瓮气地说了个地名,但依依没有听清,也许是她不曾听说过。

几岁?

属狗。

有这样回答的?属狗的多了去了。我也属狗,可你总不会也33吧?依依忍不住仔细端详起对方来。看上去真的很老,瘦削的脸,尽是刀刻似的粗线条。心想,总不至于57或69吧?

45?依依试探着问道。

男人抬起头来,极迅速地瞟了瞟依依,含混地应了一声,听不清是还是非。

依依不好再问,只暗自思忖,要是45岁,也太老相了。

家里几个人?

这回他头也不抬,伸出一个手指,讷讷地说,就我一个,爹妈早殁了。

接下去,依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小心翼翼地挨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了。

冷场是很尴尬的。依依想了半天说,那你喝茶……那人又抬眼瞟了一下,没吭声。

无话可说的依依拿起一张报纸,装模作样的看着。另一位则始终闷声不响。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妈来了。依依松了口气。依依偷觑了一眼男人,只见到一脸木然。

倒是张妈开了口,也不知道是问谁,怎么样?依依笑而不答,男人牵了一下嘴角。

张妈神神叨叨地朝依依霎霎眼睛,然后对着男人说,那咱们先走吧?看着男人走到门外,张妈又凑到依依耳边,明天我给你回音。

依依怔怔着望着张妈,不知道说什么好。心下却有些恼,给我回音,那就是说,除了听凭那个不知姓甚名谁的男人选择外,我连说话的余地都没有了?

患上这倒霉的关节炎,整整十八年来,依依从来不敢想男婚女嫁的事。那次张妈提及后,心之深处,却也时不时会泛起几丝莫可名状的涟漪。但依依还是不愿真实面对,依依觉得,自己这样的境况,还是死了这份心的好。可眼下,事情已经摆在了面前,我该怎么办?

依依看着自己畸型扭曲的双手,又下意识地活动了几下僵硬的四肢关节,艰难地移动脚步,缓缓走进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浑身无力。

七、八年来,依依一直住在哥嫂家,为他们带孩子,还帮着他们看店做帐。有一段时间,嫂子待她很好,不止一次表示要依依永远与他们同住。可近年里,言里言外的,嫂子的态度越来越那个了,开头只是指桑骂槐,后来居然恶语相加。依依几次提出要回到年迈父母那儿去,都被哥哥劝住了。依依心很软,她知道店里确实还需要她,侄儿更离不开她。才刚八岁的小家伙居然说,如果依依走的话,他就自杀……

依依明白,她在哥嫂家的日子会一天比一天不好过。为自己的病,依依不知流过多少的泪。现在,她又忍不住为自己的未来心酸。

未来?我有未来吗?我的未来是什么?依依紧紧闭着眼睛,只觉头痛欲裂。

张妈不会说“未来”,她只知道依依得有个依靠。张妈说过,女人嘛,总归要嫁人的,嫁人就是依靠。她还说,依依亏得是个女人,还可以……

可我还能算是个“人”吗?如果是,也不过是个百无一用的废人。依依流着泪绝望地想。

依依突然想到了那个男人木然的眼神,她觉得,他对她是不会有什么“好感”的。谁会要她这么一个累赘呢?

凭心说,依依对那男人也没有丝毫感觉。且不说他的老态与丑陋,想想以后的日子,自己要是与这么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人生活在一起,依依不寒而栗。

幸亏人迟早总会死的,依依常常这样想。在患病最初的几年里,也就是最痛苦的时候,依依曾无数次地设计过结果自己,但她终于没有。凭心说,依依是那样地深爱着这个无奈的世界,深爱着无望的人生,也同样深爱着苍白无色彩的生命。为了这个深爱,也便舍不得随随便便地交出生存的权利。可生存是要有条件的,父母年迈,她也一年“大”似一年,用张妈的话说,将来的时日,靠谁?

晚饭时,哥哥仿佛很不经意地问依依,张妈来过了?依依点点头。哥哥又说,她来过店里了。说完,哥哥瞟了妻子一眼。

但是,无论是哥哥还是嫂子,都没有提及那个男人。依依心里明白,不表态其实就是一种最明白不过的表态。

几天过去了,张妈始终没有消息。依依的心却始终悬着。她不知道自己该失望还是额手称庆。

……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