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黑人jb捅的我好爽|一句污话把男友撩硬—谁把谁给弄丢了呢

亢争是辽宁来绿水市报考考上中专的,毕业后自然得留绿水市下辖的那个县城。

当初她报考是投奔一个她哥的朋友来的,别人她也不认识,报到之后,亢争有些孤木不成林的无依无靠。

报到到分配有很长一段间隔,亢争和几个同年毕业的大中专毕业生,便都暂时在县人事局帮忙,待分配。

二十多岁的人事局文书马光,很快就和这些帮忙的大学生打成了一片。

大家在工作中互相接触,业余时间也常出去唱唱歌什么的。

接触多了交谈深了,还没有对象的男女们就有些情愫萌动。

亢争和马光就是其中之一对。

亢争人长得虽然不算漂亮,但气质却很文静,性格柔和,深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马光的青睐。

马光的热情正好驱逐了亢争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感,亢争的芳心很容易地就被打动,他们开始恋爱了。

马光在家里是独生子,父亲还是一个比较有实权的局的一把手,母亲也有正式工作,家境很殷实。马光可以说是在蜜糖罐子里泡大的。就因为过于娇惯,使得聪明的马光荒废了学业,连高中都没考上。父亲托人给他办的合同制工人身份,在人事局当了个文书。

听说马光有对象了,父母急着让领家里去。

当亭亭玉立的又有学历的国家干部亢争羞答答地进了马家的门,马光父母将其貌不扬的儿子与亢争那么一比较,心里都乐开了花儿。

立马就当亢争是自己人了,好言相谈好吃好喝相待自不必说。

一个外来的条件不好的亢争,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家庭准儿媳妇,还狠狠地被那些同期帮忙的大中专生们羡慕嫉妒恨了一下,都说亢争命好。

亢争自己是这么想的:马光没什么文化素质,连个干部身份都没有,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不过,他家境好底子不薄,两个人上班,再有老人做后盾,日子也错不到哪儿去。

母亲早就对她说过,女人嫁个比自己差点儿的男人,自己容易有地位。亢争不是家庭妇女,她有文化有素质,她不想居高临下,只要男女平等。根据自己的观察,马光是一个会疼女人的男人,她觉得找他做丈夫是对的。

在马光那边,从跟亢争搞上了对象,就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他经常跟他那帮哥们儿显摆说,怎么着?咱一个小工人,照样找一个不难看的国家干部,这就是魅力。

有的哥们儿则不客气地调侃马光说,别着急下结论,是喜是忧还得走着瞧,老太太看地图,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马光则不服气地回敬说,切,走着瞧就走着瞧,我让你们累瞎了眼,也看不成热闹。

马光的父母跟马光私下商量,怕攀上的这个高枝儿折断了,决定趁热打铁,让马光和亢争早日结婚。

在马光领亢争回家吃饭时,马光的母亲关切地说,孩子,你总在旅店住既浪费又遭罪的,不如你们俩尽快结婚吧,早晚是夫妻。

马光的父亲也附和说,你阿姨早就把你们结婚的事准备好了。结婚吧。

亢争望了望马光,马光用那一脸笑容鼓励了她。

亢争不好意思地说,阿姨,我还没分配单位呢,有些不太好吧?

马光拿出一张纸,举到亢争眼前。

亢争一看是自己去环保局环保监测站上班的介绍信。

马光喜滋滋地说,这是爸爸给你的结婚礼物。

专业对口分配,亢争又没费分毫之力,她感动得有些热泪盈眶了,她由衷地对马家全家人说,你们对我太好了。

很快地亢争双喜临门的消息就在那帮年轻人种传开,有的赞许说亢争命好,有的则偷着说亢争就是看马光家条件好,想利用马光等风凉话儿。

不管别人怎么说,亢争还是在一场富丽堂皇的婚礼上成了马光的新娘。

好像故意气人一样,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得到的消息却都是马光如何如何对亢争好,人家马光每天都给亢争亲自端洗脚水不算还亲自捧着脚给洗呢。

这甜美的情形,真是气得人眼红。

亢争本来就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女人,沉浸在如此的幸福中,她已经别无所求,她除了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等着给马光生一个孩子。想什么来什么,不久,亢争就怀孕了。

到医院一做B超,发现怀的是一个男孩儿,可把马光的父母乐坏了,更不让亢争做任何事了。

起初,马光也是乐不可支的,不久,他就不那么乐了。因为亢争说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不让马光碰她。

看着马光的难堪样子,亢争温柔地说,不会总这样的,儿子出生就好了。

等待儿子出生的喜悦心情,却怎么也冲不去马光心头的欲望,渐渐地,亢争发现马光不再缠着她了,亢争不禁为马光的通情达理而感到温暖,暗暗下决心等以后好好满足马光。

刚刚尝到做男人滋味儿的马光,还没过足了瘾,就让要来的儿子给搅局了,他有些难耐。

有时,想到为了儿子,马光也认为是值得的,可是,欲望却经常不听他的心之所想,总是鼓动马光,弄得精力旺盛的马光很是郁闷。

可能是活该出事。

那天马光到一个小卖店给单位买办公用品,进门正碰上那个风情万种的小老板娘不背人地换裙子,结果,连文胸和短裤都不穿的女人就在马光面前亮了一个白条儿。

窘迫的马光急忙往门外退时,小老板娘听到动静,一看是熟悉的马光,就大着嗓子喊道,跑什么跑,跑了你也看见了,这下就赖上你了,你给我回来。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小老板娘已经把裙子套在了白条儿上。

马光也就硬着头皮回来,红着脸说买办公用品。

小老板娘不急着卖货,却一脸浪笑地问马光说,你就买个办公用品啊?你一个机关工作人员看了女人也不能白看啊。

马光面对着穿了裙子的小老板娘,眼里的却还是一个暴露无遗的白条儿。他不禁耳热心跳,慌乱得不知说什么好。

原来小老板娘是认识马光的,她天生就是一个不怎么本分的女人,丈夫死了之后,她就更随便了起来。有机会就勾引男人,上了床就要钱。刚才,她就是看到马光从对面过来,知道马光家条件好,媳妇又怀着孕,认定结婚不久的马光一定是饥渴的,才故意在马光进门的当口上表演脱衣舞勾引的。

不算漂亮却很懂风情的小老板娘一看马光的样子,心里就有数了。

她一步三摇地跑到门口把门锁上了。

马光有些局促地说,大姐,你这是干什么呀?

小老板娘一把就把马光拽倒在自己软绵绵的身上。她无耻地说,反正你都看了妹妹的身子了,今天就让你一做到底,妹妹我喜欢你。

鬼使神差,马光半推半就地就跟老板娘真的做到了底。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只要开了头,就会成自然。马光和小卖店的小老板娘就是这样,有了第一次之后,只要小老板娘一打电话来,马光就找机会马上过去跟她厮混。当然,马光每次去不是给钱就是给物,感动得小老板娘心肝儿宝贝地不离嘴边。

从勾搭上了小卖店的老板娘,马光一次都没去招惹过肚子越来越大的亢争,亢争又丝毫没怀疑过对她那么好的马光会出轨。

马光对小老板娘的额外开销,不是从家里父母那儿以朋友红白喜事骗点儿,就是挪用公款。

有一次,单位的一个股办给市局汇款一万元,领导让马光去办理,他口头上答应了,实际上却把钱藏进自己的抽屉。因为那女的要过生日了,向马光要礼物,马光正愁,就来了这天降的好机会。当天晚上就给小老板娘送去两千。过了一周多的时间,市局来电话催要,领导问马光怎么回事,马光支支吾吾说有事耽搁了,马上给汇过去。

马光回家跟亢争撒谎说哥们儿的母亲得了癌症,急需钱。亢争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两千交给丈夫。

马光这才将自己捅的第一个窟窿给堵上了。

马光在逍遥中并不觉得时间缓慢,亢争艰难地度过十月怀胎后一朝生下一个大胖小子,乐坏了爷爷奶奶,可是,最应该乐的马光并没见到他有多少欣喜,他甚至不怎么乐意亲近儿子。

马光的心思连同他的能够左右的钱,几乎都放在了那个会煽情的小老板娘那儿了。

亢争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女人,休完产假,正好婆婆和公公都退休了,她把儿子委托给二老,就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工作中,工作是做得风生水起,只是累得她会叫除了给儿子喂奶和自己吃饭,就想倒头睡觉,没精神头儿去想夫妻之事,这却正好配合了马光对她的淡漠。

马光那边继续暗度陈仓地跟那个女人来往。

只要马光带着钱和物过去,女人就眉开眼笑,风情万种。如果空手去的,则变着法儿地找借口让他白白地滚蛋。

每次不得逞的马光走后,那女人都会冲着马光的背影儿,吐一口吐沫,然后轻蔑地骂道,没权没长相的,老娘不就是看上你那俩钱儿了吗?不然,跟你睡还不如跟猪睡呢。

马光却恋上那女人不能自拔,为了满足自己的肉欲,他开始向朋友借钱。

亢争和马光的儿子笑笑四岁的时候,一直跟马光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的那个小老板娘,遇到了一个比马光有钱的男人,而那个男人喜欢吃独食,为了稳住男人,女老板马上跟马光摊牌分手。

依然贪恋她肉体的马光,接受不了,不答应。

那女人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他们俩的事情告诉了亢争。

亢争在屈辱的泪水里泡了几天,在公婆的劝说下,宁愿相信马光只是在外面玩玩儿,所以,她原谅了马光。

马光起誓发愿以后好好做人,对于这个誓言,他自己都不信,他的妻子父母却都信了。

父母还为马光答对完了所有上门要钱的债主,马光也发誓不会再乱骗借钱了。

仿佛一切就要重新开始了。

也不知道真的是家花儿没有野花儿香,还是怎么着,被小老板娘甩了的马光,对亢争没有了情趣儿。

虽然,他下班就往厨房跑,媳妇说吃啥就做啥,还不时地陪媳妇逛街,给人感觉无比和谐幸福,而事实上这都只是看上去的好看的假象。说假也不全是,因为亢争依然是真心不改地对待马光的。

亢争从内心不记恨马光对她的背叛,在她心里,男人喜欢女人是天经地义的,只要他还恋着家就行。亢争以为,爱玩儿的马光玩够了玩累了,自然就回家了。

正在马光闲饥难忍时,当地兴起了男人打小姐。这样,马光在外玩儿的机会就又来了,他不但马上尝试且乐此不疲。

打小姐,钱是必须的,马光从家里弄不到钱了,工资也不归他领,他又开始利用他能说会道的特长去骗取别人的信任,以帮忙办事为借口弄钱。弄来就去找小姐。

日子久了,那些被骗的人明白了真像,不但纷纷到马光家门去讨债,还排着队到单位去追还。

单位将马光停职。

马光什么也不在乎了,他索性跟一个小姐像夫妻那样住到了一起。

一晃儿,德才兼备的笑笑考高中了,可是,马光还是不肯回家。

儿子给他写了很多让别人看了都流泪的信,也给他打了无数次恳切的电话,可是,马光都麻木不仁。

亢争想过离婚,可是,看到那么好的儿子,她不想让儿子没有完整的家,现在这样,至少表面上还算完整。

有病乱投医的亢争,辗转得到了跟马光姘居的小姐的电话号,拨打了过去,想跟小姐请求放了马光。

小姐说,我就是干这个行业的,不管哪个男人,只要给钱我就跟她他睡。我没有义务帮你管丈夫。再说了,把坏男人教育好了,我赚谁的钱去?以后别骚扰我,有本事管你自己丈夫去。

亢争含泪挂了屈辱的电话。

周围的好心人都不再劝亢争不离婚了。

马光的父母对儿媳妇和孙子说,就当没那畜生,咱们四口人好好过。说是这么轻巧地说了,可是,刚刚六十岁的马光父母显得比七十岁的人都苍老。

弹尽粮绝的马光,在深秋季节,被小姐驱逐出来。

他穿着单薄的衣衫在街上游荡,找了几个熟人,想再骗点儿钱,买套防寒的衣服和吃的,对方却都因为了解他行骗成性而借故打发了他。

连冷带冻,夜晚,马光蜷缩在自己家的楼道里昏迷了。

被人送回家时,父母都不认他,亢争含着眼泪让人把马光放到床上。

公婆都生气亢争的懦弱,气愤地说,他们家只认亢争和孙子。亢争便和儿子陪马光回到自己那个没有供暖的冷房子。

亢争跟朋友说,只要三口人在一起,住冰窖也不觉得冷。

听的人都流泪了,亢争却在笑。

马光的父母见状,终于将三口人招回家。

马光又是做饭又是洗衣的,表现得别提有多好了。

他一再表示一定痛改前非,再不改不是人了的话,他都说出来了。

周围的亲人依然愿意相信他,父亲则厚着老脸找到现在重要领导岗位的老部下帮忙说情,马光又回单位上班了。

虽然领导不交给他重要的工作,但上班也守时间。下班了,马光给上高中的儿子做饭,陪父母。

帅气的儿子,参加了高考,结果考取了一所理想的大学。

看看马家还真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只可惜这只是昙花一现。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可是,回头完了再反弹那就不同了。

本以为经历过这么多波折的马光从此真的回头了。可是,他的头都转习惯了,不让转他自己都说了不算。

马光到处骗人,可是,还有人相信他。不久,他又弄到了钱。口袋里一有钱,马光又坐不住了。

他又跟一个女的混上了。

不再回家。

亢争给他打电话要儿子的生活费,马光说,可以,但是,我现在没有钱,等什么时候有钱了就给。

亢争一个人的工资,根本不够娘俩儿花的,她想起诉,可是,一查法律条款,孩子年满十八周岁,父母没有义务在经济上负责他什么了。

一个时期以来,马光欠的钱太多,亢争还过的次数太多数量也太大,他们承担不起了,为了清净,亢争跟马光办理了离婚手续,也就是假离婚。

亢争找到曾经视她为亲生闺女的公婆,公婆承认马光的工资折在他们那里,可是,得用那些钱逐渐还清马光又欠下的债。

亢争流着泪说,可是爸妈,我一个人真的负担不起您们孙子的教育和生活费了。实在不行,我只有起诉了。

公公一听亢争的话先是一愣,接着他一反常态地说,行,你告去吧,你要是赢了,钱我给。

亢争的无奈要挟被公公拆穿。

她狼狈离开公婆的家,从此夜夜失眠,却始终没有想清楚原本好好的两个人,是在哪儿就失散了。亢争有些精神恍惚,她常常喃喃自语,我跟马光,到底是谁把谁给弄丢了呢?

亢争欲诉无人,欲哭无泪。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