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不停的被轮流灌满,女女互慰下面吃奶小诱,娶个老婆好过年

几乎所有村子都是这样,在年底的时候最是热闹。

这不,又到年底了,在外打工的年轻人都开始陆续地回来了,这个偏僻的小村也开始热闹了起来。有些男孩从外地也带回了女朋友,挽着女朋友在村子里招摇过巷,让人好一番议论夸耀,没有女朋友的,他们的父母也忙着为儿子张罗地相亲,因为过了年后不久,男孩女孩都要外出打工,一年也就那么十几二十来天在家,所以都趁在这个大好时间,相亲嫁娶着,正如那些村民茶余饭后在一起开玩笑时所说:现在不是杀头肥猪好过年,而是娶个老婆好过年啊!

晚上,刘小河和父母坐在桌子上,一边吃饭一边闲聊的时候,刘小河的母亲说:“那个小舜打工带了个女孩回来了,三十岁了终于找上女朋友了,秋嫂不知道有多高兴,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一口一个俺媳妇如何如何。”刘小河的母亲说着的话里分明带着羡慕。

“莫谈人家。”刘小河的父亲扒了一口饭后说。

刘小河的母亲也就叹了一口气,埋着头吃起饭来。

刘小河也只顾着吃饭,没有接话,刘小河知道每在这个年底的时候,也就是父母心里最难受的时候,平时还好一点。父母为他着愁啊,自己都三十了,都还没娶上老婆,许多和他一般年纪的同龄人都做爹了,孩子好几岁了。再说父母也就他一个儿子,都快七十了还没见孙子,心里也着实不畅快,刘小河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可,刘小河也知道是没办法啊,不是他不想娶老婆,说实在话,他想,做梦都想,而是自己这样的,没人看得上他啊。

刘小河十六岁那年,跟随村里人去城里打工,在一个制作螺丝的厂子里,不小心被机器轧了一只右手,从巴掌中间齐断,只剩半个巴掌了。从此也就只有在家里,跟着父母干农活,没有出去打工了。

村里已经开始很热闹了,相亲,嫁娶的,鞭炮声不断,很是一片欢乐,让刘小河的父母听到,心就如被鞭炮炸了一样的难受,躺在床上时不时地唉声叹气的,好半夜都睡不着。

一个晚上,刘小河的母亲和父亲躺在床上,刘小河的母亲就说:“要不,我们也去买个媳妇吧?”

“问题是到哪去弄?弄到了又怕会走了。”刘小河的父亲说。

“也有没走的,大坑村不是有一个买的吗?生了娃,现在日子过的好好的。”刘小河的母亲说。

“过几天去找下那些说媒的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刘小河的父亲叹了一声说。

其实刘小河父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也可能会人财两空,可是两人都年老了,儿子年纪这么大都还没娶上老婆,这也没办法的办法啊!

有些说媒的是团伙式的,远近各地的说媒的合作联系,就可以大大提高说媒的概率,哪里有男的要找老婆哪里有女孩要对人家了,很是容易知道。当然他们要的说媒的礼金也高,有时也和人贩子联系,不过,做这个的都是暗的,其实许多人都知道,只是警察不知道而已,因为没人说出去和报警。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庄婚,如报了警被买的人知道是你报的,破坏了他的好事那是要你赔他买媳妇的钱,甚至和你还动刀子的,所以没人会说。

刘小河的父母托了个邻村认识的说媒人,很快,没过几天就等来消息,媒人打来电话给刘小河的父亲,说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如果想要明天可去看看,钱就要三万块不能少,这不是他要的,是那边人家要的,他们的谢媒礼是另算。最后留下一句你不想要后面有许多人也等着要看呢!意思就是你要快一点,家里早点商量好。

晚上吃饭的时候,刘小河的父亲就和刘小河说:“明天去看个女孩,听说长的很不错,你同意就买了。”

“什么?那会犯法的。”刘小河吃惊地说,他没想到父母为了他而做着这样的事。

“这不是没办法啊,你如能娶到老婆就我们也不用这样做呀。”刘小河的父亲说。

“那样的能有感情吗?也会跑了的,那岂不人财两空!”刘小河说。

“先别管什么感情不感情,娶了回来有了孩子自然会有,那有些买的不也是吗?”刘小河的父亲说。

刘小河也确实听到有买的后来有了孩子没走,过的很好,虽然也有跑了的,被公安解救了的,这就象是一场赌博,有一些娶不到老婆的就只好赌了,人家相亲的还要十几万元呢!

“明天去看一下吧,如觉得行就买了,不行看也没亏什么?”刘小河的父亲再次地说。

刘小河很不想去看,也不想那样做,去买一个老婆。可刘小河看着父亲等待他答应的眼神和满头花白的头发,刘小河就不想违拗了父亲的意,点了下头,算是同意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刘小河就和父母一起到临村的媒人家去,然后就跟随媒人就去看姑娘,在路上,媒人说:“这个姑娘真的很好,这个人家要放了她也是没办法,你家千万别错过了,不然再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多大?那个人家买了为啥要放了,不要了?”刘小河的父亲说。

“说起来都能笑死人,哈哈……那个人家买了,结果发现那个男孩在那方面不成,那男孩的父亲想代替儿子,给儿子生个儿子,那样做结果那男孩母亲不干,所以只好把媳妇又托我们说出去,也好折回当初买这个姑娘的钱,好象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那媒人笑着说。

“呵呵,原来是这样。”刘小河的父亲说。

“那个男人那样做也太不是人了,还想和媳妇……”刘小河的母亲带着鄙视的口气说。

他们一行人边走边说着话,走了近两个小时的小山路,终于来到一个小村子,那村子很是偏僻,就挤在两山之间的一个旮旯里,房屋差次不齐。刚进到一个人家的院子,就看见有几个人站在院子中,见刘小河一行人来了,就见一人说 :“来得这么晚,我们都等的发心焦了。”

“哈哈……我们路多啊,所以来晚了,你们来的这么早,是不是就想着要喝喜酒啊。”和刘小河一起来的那个媒人说,原来那在院子里的也是媒人。

刘小河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脸带着笑一个个地敬着,也不说话。

“进来坐啊。”一个年老男人声音很轻地招呼着,似乎是这家的男主人。

“嗯,进来坐,也看看姑娘。”一个媒人招呼着说。

刘小河和父母随着媒人进到客厅,媒人手指了下客厅东边的一个房间,说:“姑娘就在这个房间里。”

刘小河的父母随媒人和那家的女主人进到房间,房间采光不好,有些昏暗。

刘小河母亲就说:“怎么这么暗,有没有灯啊?”那家女主人随手在墙壁上按了下开了灯,那姑娘就坐在床沿上,刘小河的父母亲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确实不错,无论是身材还是生相都觉得不错。刘小河的母亲更是再走到那姑娘跟前仔细地瞧着,瞧过后,很是满意,掩不住高兴,笑意挂在了脸上。

“我说姑娘不错吧!”媒人见到刘小河的父母高兴的样子就说,然后走到房间门口处,探出头对站在客厅的刘小河说:“那崽里(崽里,地方土话,年龄大的对小的一种叫法)也进来看看啊,别光顾着站在外面,也进来看看上不上意啊。”

刘小河也就‘呵呵’地笑着进到房间来,刘小河看着那姑娘,椭圆的脸虽很是憔悴,甚至有点呆滞,但依然也难掩她的青春与俊俏,匀称的身材,不胖不瘦,应该算得上是个很美的姑娘。

刘小河站在那里都觉得自惭行秽了,她配自己实在是绰绰有余了,看看自己,矮小,黝黑,就是不残了一只手也是配不上她的啊。

走出房间,刘小河就被父母拉到院子的一个角落。

“真不错,真的是个好姑娘,如不会走真的是很好啊!你看怎么样?”刘小河的母亲看着儿子说。

“是啊,配你真的太有多了,如能呆在我家,那就是你的大好造化。要不,要了吧。”刘小河的父亲也说。

刘小河点了下头,真的觉得她确实不错,如能娶到这样姑娘做老婆那真是太高兴太幸福的了。

刘小河的父母见儿子同意了就和那边讲价钱了,那家人一点都不让,三万元,刘小河的父母只好给了,事情好了后,媒人随后就说:“还有给我们几个的谢媒礼啊。”

“呵呵……是要谢的,你说个数。”刘小河的父亲和着笑说。

“怎么的少说也要给个三千的啊。”一个媒人说。

“那么多,实在也太多了,我听说人家都是一二千的。”刘小河的母亲说。

“我们说了多少媒,有的还不止你这个数的。”另一个媒人说。

“实在是太多了,能不能少点啊,你看我们家也不大好,也没什么钱,能不能少要一点。”刘小河的父亲说。

“是有一二千的,但你这真不算多的,我们也是看山取柴的,什么样的姑娘什么样的谢媒礼。”一个媒人说。

其他媒人也附和着说:“本来还要喝喜酒的,如果我们这六七个人去,你一张桌子的菜钱也要花个几百吧,现在我们又不去喝酒,这三千实在不算多了。”

刘小河的父亲只好求邻村认识的说媒人说:“兄弟啊,你说说吧,给我少要一点谢媒礼啊,我家现在实在很难再拿的出了。”

“这个姑娘也实在是好,如不是嫁过的,那就不止三千块了,要不这样,作为和你是熟人,你就少拿200,不能再少了,我们也有六七个人,长年帮别人说媒总要赚个几个钱的。”邻村的那个说媒人说,那200元似乎是咬牙减了下来的。

刘小河的父母也就只好拿出2800元出来作为谢媒礼,心里安慰自己如能就这样成了,这媳妇不会走,那是一万个好的。

一切都谈好了后,那人家年老女主人一边收拾她的衣物一边念叨着说:“孩子,你就跟了他去吧,希望你能在他家过的好。我的孩子是没有福气了。”说一句就抹一下眼睛,似乎有着泪水和对她的不舍。

那个男主人就骂:“哭啥,容不住也是没办法的事,以后再托媒人为儿子寻摸着一个就是了。”

她默不作声,等那年老女主人收拾好把衣物放在她的手中,她就起身,跟着刘小河和刘小河的父母身后,慢慢地有气无力的走,没有回头。在路上,刘小河的母亲挽着她,显得很亲热的和她说话,她也不言语。

刘小河买了老婆回来了,他家的亲戚都来贺喜了,也无非就是打点贺礼,吃一顿饭,大家来看看姑娘怎么样的,然后就回家了。

吃晚饭的时候,她就在房间里,没有出来。等到亲戚散后,也已经不早了,刘小河就进了房间,她坐在床沿边低着头,呆呆地不动,见刘小河进来的声音,她抬了一下头,看了一眼刘小河,她的眼里有的满是绝望。她的身子开始颤抖了,似乎很是害怕起来。

刘小河说:“睡觉吧。”

她没有动身,刘小河走近,好象闻到什么,然后再用鼻子用力吸了一下后说:“怎么这么有味道,你是不是好几天没有洗澡吗?”说完,她依然没有做声。

刘小河又说:“去洗个澡吧。”

刘小河见她依然没做声也没动,刘小河就出去了。

不久,刘小河就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对她说:“要不你就擦个身子,换下衣服吧。”说完,刘小河就退了出去,掩好房门就坐在客厅无聊地看着电视。

过了一段时间,刘小河再次进到房间,只见她依然是坐在那里,低着头,不声不响的。水早已凉了,刘小河摇了下头,就端起脸盆把水倒了出去,然后就说:“那就睡吧,坐在那里凉。”刘小河脱了外套就睡在床的另一头。

其实刘小河也是睡不着的,毕竟是第一次有个女人坐在床边,让他一时也觉得很是不习惯。好久,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而她依然坐在那里。刘小河醒了,窗户那透出了微亮,天已经开始亮了,刘小河看了眼她,她就歪在床的另一头,就那样靠在床头上睡,刘小河起身用手把被子往她身上拉上了一点盖着,她听到动静突然睁开眼警觉地看着刘小河,刘小河就说 :“你好好睡一下吧,我起了。”然后趿拉着鞋就出去了。

吃过早饭后,刘小河的父母都出去了,刘小河在家,买来媳妇怕跑了,所以要有人看守着,听说有人买的媳妇家里总是不离人,看着好几年的,以为有了孩子,女的会安心下了,结果竟还是跑了。

刘小河在家也就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刘小河虽然很喜欢看电视,可是现在没有心看下去,不由地总是要看一下房间里的她,别人新婚的夜里是和媳妇缠绵,而自己,想想竟然是那样,他是想女人,可是他不想用强。

一连几天都是那样,白天,刘小河的父母出去了,刘小河也曾试着和她说话,可是她都是不做声,刘小河觉得实在很是憋屈,整天的在家还要守着个这样活木头人。还有晚上端来水让她擦洗下自己的身子和换一下衣服,她也不洗身子不换衣服,身上都发臭了,晚上睡觉也总是等刘小河睡了后,她就和着衣服歪在床的另一边的靠背上眯着。有好几次刘小河都想发火,但都忍了下来。

刘小河的父母对她也是很好,好饭好菜天天不离的,当然是希望能够感动她,让她会死心的留下,所以有时也是有话没话找她唠嗑着,可她就是一声不吭地,也让刘小河的父母没趣,但想想,她刚来,所以也就觉得没什么?

她病了,发着烧,到刘小河家没几天,也许是多日来这样的整天地坐在房间里闷着,晚上又没睡好的缘故,身体吃不消了。几日里每天请来村诊所的医生来治疗,都不见好转。

刘小河的父母很是着慌了起来,花了几万块钱买来一个媳妇,原本想让儿子有个老婆自己能抱上孙子,现在可好,如果死了那就是人财两空了,说不定被警察知道了那更是不得了。刘小河的母亲更是哭了起来。

刘小河每天的照顾着她,给她喂粥喂汤吃药,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总是每隔段时间就爬起来摸摸她的脑门,看有没有烧,帮她换放在脑门上的湿毛巾,那几日,刘小河为了照顾着她,人也很是疲惫。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