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人的狗奴-太深了好涨尿进来了|李子

李子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引子

《说文解字》序说:“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爪之迹,知今之可相别异也,构造书契。”相传仓颉是黄帝的史官,被尊为“造字圣人”。后人念其德高望重,以爷辈敬仰。

仓颉爷造字结束了结绳记事的历史,文化发展揭开了新的一页。仓颉创造文字后,给黄帝做了书记官,专门负责记录,从此,有了文字记录的历史。

话说仓颉爷归天后,埋葬在了黄龙山南麓,人们为了纪念他,这个地方就被叫做史官。每年谷雨时节,这里香火旺盛,人来人往,都要祭祀纪念仓颉爷。

史官有一个疯子,在当地家喻户晓。疯子说,她在县城浴都门口见过李子。

李子是水磨湾拴宝家的大女子,嫁给了乡政府林干事的儿子。

我路过史官给车加油时,遇到了疯子,她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嚷嚷说:她见过李子,李子穿的比她还要少,比做女子时还漂亮……我见过李子。

那是在水磨湾。在一个正午水磨湾的水边小密林里。李子当时正在水边梳洗她又长又黑的头发……、

李子决定今年春节不回家了。

昨天早上,婉儿经理就来通知,让姐妹们提前考虑,不准备回家的,考虑好后说一声,以便浴都进行值班安排。

李子心想,与其回家让人说三道四,还不如在外面自由开心快活呢。她已经准备了二千元钱,汇给了在乡下的娘家妈妈。让妈妈给她儿子购置一身新衣服,自己就不回去了。

在人人盼望的这个传统佳节里,究竟是什么让李子会萌生那样的想法呢?

李子懒得去想那些令人伤心的往事。

等到婉儿正式前来统计春节回家人员名单时,李子痛痛快快答应值班,不回家了。

那一年,春节前的冰雪比往年平时无论那一阵,都要厉害。纷纷扬扬的大雪,不知从哪铆足了劲,在春运前的日子,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稀里糊涂地下了个没完没了。

李子庆幸自己选择了留守值班。

浴都里的温度舒适地似春天一般,又好像天气乍暖还寒时节有一点点微热的气息,这在严寒而冰雪弥漫的北方冬季,对李子来说,无疑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李子想起了家乡的冬天的那种味道。

农人们冬天普遍闲了下来,过冬前他们就把地里的包谷杆杆、豆子蔓儿统统搂到避风向阳的暖和旮旯,用烂塑料纸盖了,或者安放在院子里那些临时搭建的简易棚棚里,就准备着冬天烧炕用了。等到天冷了,开始烧炕,有的柴禾不知道是没有干实恰,还是烟筒不利索,满屋子充斥着烟草燃烧不过的熏呛味,屋子里的人咳咳咔咔就满眼流泪了。后来,条件好了,人们在屋子里搭起了铁炉子,烟煤的那种味道,怪怪的,却也变温和多了。

在乡村生活惯了,久了,无论你走到哪里,家乡那种味道永远徜徉在你的心头,萦绕在你的脑海,在适当的时候,便不知不觉地涌了上来。

李子在稀稀落落没有几个客人光顾她们的浴都里,慵懒地伸了伸腰,便一头倒在值班室的纯棉布沙发里,昏昏沉沉中渐渐步入了梦乡。

在梦中,她回家了。

家乡的一切就在眼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连村头涝池里夏夜的蛙鸣,村西沟畔的柿子树,春天麦地里的荠荠菜,黄亮亮的油菜花,都一股脑儿地和她在梦中缠绵起来……

李子的家乡在黄土高原北部一个沟壑纵横的小山村。清清的流水绕村而过,清澈地能看清水底的石头和游动的小鱼、小虾,春夏时节蝌蚪也游来游去,好不快乐正在。村上的大人小孩一到夏天,水就成了他们的乐园。有了水滋养的黄土地,到处焕发着勃勃的生机。农人的脸上盛开着纯朴的小花,生动灿烂地令人神往。女人天一暖和,往水边就经常跑,清澈的溪水边,浓密的树荫下,成了她们洗衣服谈天说地的好去处。

随着水边逶迤的小块田地,也一家家种满了各种蔬菜,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红红绿绿地布满了角角落落。

菜园成了小村的聚宝盆,成了小村的一张有效名片。小村的人一年四季不缺的是蔬菜,尽管寒冷的冬季里没有什么新鲜蔬菜,但藏在地窖里的萝卜、白菜、土豆、葱,已成为他们餐桌上的佳肴主力。

李子初中毕业那年,家里因为弟弟也要上初中了,就没有同意她再去上学。李子也想,还是给弟弟妹妹们一个机会吧,爸爸妈妈的负担实在是应该减下一点了。

李子有二个弟弟,一个妹妹,九月一日开学,一个上初一,一个五年级,一个三年级。如梯子格格一般。

李子随着家人开始了农村生活。那时村上的小学校没有幼儿园,孩子上学很不方便,等李子辍学的时候,村里就有意让李子来带带孩子们。李子欣然答应。同时,务菜卖菜,成了她的一种常规劳作。如同祖祖辈辈的先民们一样,这片土地孕育了她们,养育了她们,给她们以神奇。

李子在一年年长大,出落得花枝招展。十里八村提亲说媒的人,差一点把她家的门槛踢倒了。

李子的父亲母亲都说再缓缓吧,孩子还小。其实是家里没有劳力,李子订亲结婚走了,谁帮家里干活?

这一状况足足保持了一年多,便彻底地改变了。

改变缘于乡政府林干事,要给他木讷的儿子找媳妇了,林干事盯上了邻村经常赶集卖菜的拴宝家的大女子———李子。把心事说给了邻村的启林老汉,央老汉去穿针引线,撮合撮合。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李子家门口的大树上,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李子妈便笑着说,今天不知道有什么好事呢,该不是喜鹊撵我娃走哩,看给女婿娃捎书带信的……

果不其然,刚刚吃罢早饭,邻村的启林老汉便登门提亲来了。

启林老汉是一个热心的老汉,平时最爱给乡亲们帮个忙什么的,人缘极好。托媒提亲的人也老爱找他。

听了林干事大人、家里的情况,又了解完孩子的情况,李子的父母已初步满意了。说等跟孩子商量过了,下一个集日给个话。

逢集的日子说到就到,李子却感觉是那样的漫长,那样的难熬,心湖如投进了一枚小小的石子,荡起的涟漪一圈一圈,无限地扩散扩散……

等到李子和林干事的儿子见面以后,李子心里的涟漪才徐徐地得以平静。燃烧的种子一下子熄灭了。她不情愿林干事那个木木讷讷的儿子。虽然她从小就长在这个山沟沟里,但是少女心中对未来的憧憬也不是没有过。他不是她想的那样的人儿。

李子本不情愿这桩婚事,无奈母亲愿意,动了心,就给李子打比方,说东道西,三比两比,李子执拗的牛鼻子最终还是没有犟过母亲手中的皮圈。一门亲事就这样定了下来。接下来按照当地的风俗正式见面,带耳坠,行礼,最后一道程序就是行结婚大礼了。

林家欣喜自家定了如花似玉的俏媳妇,心里乐滋滋地。儿子的情况家里都知道,借了林干事在乡政府工作的面子,李子妈才心甘情愿攀上这门亲事。林家也怕夜长梦多,在完成了一系列的约定俗成的套路后,抓紧给儿子完婚。

就在那一年的腊月二十六,林家院子张灯结彩,高朋满座,李子俏丽地走完了自己纯情的少女时代。

婚后的幸福日子总是短暂而甜蜜。做女人的幸福和快乐,让李子一下子仿佛更加成熟了。纯朴的少妇,李子这样想着。对着镜子,她不止一次地欣赏着自己,回味着那些男人的目光,那些火辣辣的目光,灼烧得人顷刻间脸红心跳。

一天,李子照常起床后梳妆打扮,准备做饭,想吃完饭赶集去。她正忙着淘米洗菜,就听婆婆一边喂鸡一边排噎,一天光知道吃、吃、吃,就是光挪窝不下蛋。李子感觉这话怪怪的,以为是婆婆抱怨这些鸡仔,也没上心里搁。等到吃完饭,她在梳妆台旁再次出现补妆的时候,就听见婆婆在院子里鼓动儿子也去赶集去。儿子说自己没啥事,不想去,去了吵吵嚷嚷的,哪有家里宁静。这时候就听见婆婆在训儿子,你就是榆木疙瘩,一点点也不开窍,你娃如果不放机灵点,小心哪一天李子飞了,到时候你娃晚上搂着枕头睡觉呀。你看她一天油光粉面的,心野着哩。李子非常生气,怎么能这样怀疑媳妇,这样说给儿子呢。本来嫁给林家就觉得不那么称心如意,现在更是有些窝火,心里反正是五味俱下,不可言说。

李子不管婆婆怎么教唆,临赶集出门也去叫上丈夫。木讷的丈夫说我不去,你早早回来。

李子出了林家大门,就去了集上。一路上,丈夫的木讷、婆婆的教唆,一幕幕在她的脑海中飘来荡去,无法释怀。

这样的日子谁知道会成了家常便饭,每一次的赶集每一次婆婆的白眼,都烙印在李子的心底。她相信身正不怕影子歪,婆婆说三道四没有啥,只要旁人不在背后指脊背就行了。

在经过了反反复复和好多次这样的不爽后,李子愈来愈觉得自己成了婆婆的冤家对头、眼中盯、肉中刺了。不幸就这样悄然埋下了种子。

自从李子生了孩子,婆婆稍微能收敛一些了。丈夫木讷地只会下地干活,对母亲的话也是越来越言听计从了。好在婆婆对孩子很好,李子就不太介意这些。孩子一天天在成长,渐渐也能离开自己跟婆婆一起睡了,小嘴一天天张着要这要那,李子觉得手头一天天紧张起来。林干事的那几个工资,也不是想啥时候领就啥时候领,也不是孩子啥时张嘴要吃喝啥时就在跟前搁着。李子突然就明白过来,没有收入来源的家,来源单一的家,怎么不可能不捉襟见肘呢?李子想起娘家还有弟弟妹妹在念书,自从结了婚,自己越来越不能给自己娘家帮帮手了,眼看着父亲一天天消廋下去。李子在心里一直想给父母亲承担哪怕一点点的责任,让父母也能轻松一些。

就在这样的日子里,婆婆收敛了的一些痼疾,又一次爆发了。李子在一次窝火负气的日子离开了那个家那个婆婆,进城去了。

她先在饭馆打工,扫地抹桌子,洗碗,一天忙得腰酸背痛。等到躺在宿舍的床上,她一个人又辗转难眠,心里的苦楚只好自己一个人吞咽下去。

接着李子辞了饭馆的事,找到了一家服装店,给人家站柜台。

这家服装店是城里最时尚的服装店,城里的美女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可来的美女不由自主地都要多瞅李子几眼。李子感觉很不自在。慢慢地她适应了这样的目光,那不单单是嫉妒的目光,更是承认羡慕的目光。

李子周围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来来往往的美女,挑着一件件漂亮的衣裳,笑靥如花,她们连眼也不眨。这让辛辛苦苦劳累一个月也只能望而兴叹的李子,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有时候一不小心,衣服没有成交,老板还要训斥她们几个。

从家里出来本来就是想能快乐一点,开心一点,不受窝囊气,谁知道不受这样的窝囊气了,又受起了老板的气。李子从心里开始厌恶起来。一次卖衣服的时候,她遇到了衣着光鲜的英,英原来在她们学校上过几天学,只因为不好好学习,成天爱打扮,在学校早就是风云人物了。这时候遇到英,李子还是有点印象的。两个人一见如故,很快地无所不谈起来。

英在浴都干了好长时间了。她告诉李子,女人只要想开了,就他妈的那么一回事,冬天冷不着,夏天热不了,吃香喝辣,轻松自由。说的李子心里乱烘烘、脸上热辣辣的。李子说自己不能那样。

后来李子在服装店又干了几个月,英也有事没事来看看李子。随着你来我往,李子逐渐心动了。有一次老板因为生意上的不愉快,发泄在李子她们几个店员的身上,李子就铁了心了,决心离开服装店了。

她打通了英的手机。两个人在宾馆的房间里聊了整整一个晚上。李子羡慕英成天吃香喝辣,衣着光鲜,却怎么也想不通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那样的举动,难道时间真的改变了一个曾爱慕虚荣的花季少女?于是两个人在宾馆里呆了几天,就整天谝一些过去学校里的风花雪月。李子听的云山雾海,难道那个时候学校里风流韵事那么多,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呢?英窃窃地笑了起来。

一天,英自称来了几个朋友,请李子一起吃饭。李子想自己和英的那一帮朋友又不熟悉,就不想去了。英看出了李子的想法,就说一次生二次熟吗,就是吃吃饭,怕什么?李子执拗不过,随英去赴饭局。饭局的气氛在热闹非凡中拉开了序幕,李子脸热心跳,不敢抬头细看座位上的那些朋友。李子本来是滴酒不沾的,可经不住英和一帮朋友的几番劝导,几杯红酒饮料已经下肚。这时候李子看上去就好像三月的桃花,更显妩媚。随着推杯换盏,李子不胜酒力,双目四个眼皮上下开始打架,怎么也不听自己使唤。英看看李子已在朦朦胧胧中了,就让请客的宁和翔,帮忙把李子扶去客房休息。

第二天起来,李子恍恍惚惚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昨天究竟是怎么回到客房的。曾经朦胧中,她感觉有一个东西一直在寻找着什么,撕裂着什么,好像在不停的冲撞着自己的胃一样。她糊里糊涂,一会儿似乎在游泳,憋得难受,一会儿似乎在飞翔,自由而快活。李子感觉自己是在做梦,这个梦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李子完全清醒过来。李子准备重新找一个工作继续打工,李子向英说明了自己的打算。英不紧不慢地递过来几张照片。李子看着,慢慢地脸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根。李子不顾一切,扑向英,英抓住李子的双手,说李子自己做下了这种事,怪不得别人。李子奋力挣脱双手,再次扑打英。英说,你再闹,我把你的照片发到你老家去。一句话,让李子慢慢冷静了下来。接着英又是哄,又是许愿保证,李子才勉勉强强暂时停止了哭闹。最终李子这个胳膊怎么也没有拧过英的这条大腿。李子答应先跟英去浴都看看。不过李子提出先去外地的浴都看看,她怎么也不肯在自己家门口的县城丢人现眼吧。英在这个县城刚好也呆了快一个月了,按照惯例,她也到该离开这里去别处重新开始的时候了,于是满口答应下来。过了几天,英办完自己的事,就拉着李子准备先去南方的一个县城。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