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儿媳你奶水真足-老板干的我很舒服|名片

1:那是张古老的名片。

刚刚有名片的时候。那张名片的主人就无可选择的用飘着香味的最普通的名片纸,毫无特色的把自己的名字、职务、电话、地址,还有各个学会的有用没用的头衔随便的统统印了上去。名片不大,满满的字,还都是一色的黑体。作为主人的象征,它随着主人走南闯北,接人待客,出席大大小小的各种宴会、开幕式、会议等好不风光了一阵子。风风雨雨几十年,随着岁月的交换更替,主人的名片已经不知变换了多少种,更换了多少张,名片上的职务与头衔发生多么大的变化,但是,这张最古老的明片还在世上生存,还在这个社会里传扬,还在发挥着它的作用,这所有的一切,可能连这张名片的主人也不知道,也未曾想到,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有意思,不曾想到的事不等于不发生。

她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得到这张名片的,自己也说不清了,也没办法考证了,反正她就得到了这样的一张明片。这张古老的明片当初对她来说真的是如获至宝,这张名片上的人物与职务让她激动了好几天,那才叫寝食不安那,她人生二十多年的经历里哪遇到过这让的大人物,可能就是她的这一生也不会遇到,她真的庆幸自己,真的是感到了自己的三生有幸。

她把这张最为普通的明片,纸包纸裹的,悉心的放在了自己的化妆盒里,天天要打开看看,看后又要小心翼翼的再包好,再放到化妆盒里,可以这样的说,这张最为普通的明片可是她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什么丢了都可以,但这名片不能丢,饭不吃水不喝都可以,但是,每天不看看这张最为普通的明片,她是没办法睡着的。这张最为普通的明片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稀世珍宝,先是纸包纸裹,后来她就为这张名片花了许多钱买了一个名片夹,放在里面。以前,她是珍藏在化妆盒里,后来她就干脆带在身边,一是能随心情的看看,二来也能保正不丢,活了二十多年,她还没有这样的把一样东西当作自己的稀罕物哪,包括她的男朋友。就连她的男朋友也仅仅是没动手的看看,男朋友不屑于顾的说:不就是张名片吗,有什么呀,就为了这句话,她差点没同男朋友分道扬镳,若不是男朋友连连的道谦,磕头作揖的,她肯定要打发他滚蛋。

她如此的喜欢这张名片,决不是这张名片是个什么古懂宝贝,一张普通的明片能是啥,不就是张名片吗,她喜欢的是这张名片上的人,说喜欢不准确,应当说是这名片上的人让她心动,说心动也不是说这个长她十几岁的男人能让她想入非非,她和他根本没啥关系,她甚至都没有握过手,也没说过话,连真人见都没见过,见过也是在电视上,为此,她养成了看新闻的习惯,无论什么情况,不管有什么事,每天晚上六点三十分的本地新闻,她是绝对不能不看的,每每看到他,她都会情不自禁的兴奋起来,都会嚷嚷道;看,是他,是他。

时间长了,公司里的同事也就都知道她有一张名片,一张让她爱不释手的名片。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以为她珍藏的名片会是一张古老的世间绝品,是唐朝的?还是清朝的?当有一天她给同办公室的姐妹看后,人家才长长的吁了口气,原来是他呀。当时那惊诧的神态让没看着的人更加惊疑,从那以后,人人能为看到这张名片而感到荣幸,也就都纷纷的向她示好,争取看到这张名片。

这事就传到了公司付经理的耳朵里,一天的午后,也都没了啥事,付经理轻轻的推开了她的办公室的门。当时她正在网上玩扑克,见经理走了进来,脸“腾”的红了,赶紧退出,没事似的同经理打了个招呼。

经理走过来,看看周围的人都在低头看材料,就悄悄的对她说:“听说你有张名片?我看看?”

她很自豪,但还是装得挺矜持:“啊,是的,没什么的。”

经理努努嘴:“拿出来,看看。”

她从包里拿出了明片夹,轻轻的翻开,举到经理的面前。

经理戴上眼镜,探下头,认真的看着。这一看不要紧,看的经理的额头上浸出了汗。

“他,他是你什么人?”

“远了我能有他的明片?”

“这可是我们的老领导了,你咋不早说呢?”

“哈哈,这事说他干什么,不就是一张名片吗?”

经理若有所思的走了。

几天以后,她被调到总经理办,升为经理助理。接到任命通知时,她感到万分的意外,拿着通知文件的手直哆嗦,紧张的喘气都喘不匀了,她惊诧的问付经理:“这是真的吗?”

“掐掐大腿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她果真的掐掐大腿,真的,是真的,她掐的好很,还真的很疼啊。

等待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总经理助理办公室,刚刚坐下来歇口气,付经理就来了,还给她带来一个斩新的磁化杯,这就让她更不好意思了,一个劲的点头哈腰的表示感谢。

“不用客气,早就应当让你坐到这个位置上,都是我们的工作粗心呀,这回好了,你就安心的工作吧,有什么事尽管和我说,千万不要不好意思啊?”

再傻的人也能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没想到这张小小的,最古老的,最普通的名片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夜里她和老公说起了这件事,依旧是激动的浑身颤抖,她搂着老公动情的说:“看来我们要时来运转了,为我高兴吗?”

“高兴,也别高兴的太过,这是冲名片上这个人来的,你认识名片上这个人吗?”

“说真话,我不认识,干脆都没见过。”

“真的有事了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我看呀,你还是稳当点吧,别一高兴就什么都忘了,千万别胡来。”

“看你说的这话,我是胡来的人吗?不理你了。”本来挺好的心情。让老公的一句话说的没有了,本是想今晚好好的来来那事,这一句话也给弄得一点的感觉都没有了。转过身,不理他了,尽管老公一再的扳她,拽她,她也没回转身,这一夜,她睡的很香,梦到了许多令她高兴的事,可睁开眼睛,又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2:以前,她只是一个办事员,属于那种最普通的办事员,经理级的领导几乎不用正眼瞧她,在科里,除了科长管她,其她的办事员也常常抓她的大头,加班加点的事每次少不了她不说,谁有个什么事啥的,都喊她盯着,不能说是受气,但绝对不吃香。可自从她调到总经理办情况可就不一样了,人人见她点头哈腰不说,还都热情主动帮她干这干那。她感叹道:这人啊,不就是位置发生变化了吗?不就是都知道我有某某领导的名片了吗?变色龙办的都变了样,她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变化,心态好了,生气憋气的事没了,穿着也不像以前那样的随便了,也知道化妆打扮了,时不时的还哼哼小曲了。

老公看不上她这样,没少说她:“别嘚瑟啊,别忘了自己是咋回事。”

她讨厌老公这样:“我咋了?我不还是我吗?”

一天,刚下班,春姐悄悄的拽住她:“走,大姐今天请你。”

她不解,也不好意思:“请啥呀,年不年,节不节的,干吗要你破费?”

“怎么?不给大姐面子?还是大姐的饭吃了有毒?”

“看你说的,大姐,都是同事,不用这样的。”

“大姐就想请你了,你去不去吧?怎么?瞧不起大姐了?”

她没话再说了,只好跟着大姐去了中午就订了位的那家饭店。

平时很少喝酒的她,经不住大姐的说劝,喝了一瓶啤酒。那大姐也喝了一瓶,这一瓶酒下肚,大姐说开了正事:“助理妹妹呀,大姐有难心事呀,大姐也是没办法啊,想来想去,还是求你帮忙,这个忙你可不能不帮呀。咱们一个办公室工作了那么多年,大姐这点面子还是该有的吧?大姐也是明白人,知道现在办事不容易,大姐会办明白的。”

她想到了这饭不会白白的吃,但还真没想到这事还就来了,她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赶紧说:“大姐,你可把我看得能耐了,我办不了啥的,你还是----。”

“这没咋地呢,就封口?这事呀,你是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谁让咱们是好姐妹,谁让我儿子有你这么个好姨了。”

“大姐呀,啥事呀?”

“这不是孩子要毕业了吗,你说说话,给她弄到一个外企就行,管哪呢,都行。”

“大姐,这事我真的帮不了忙。”

“啥也别说了,明天我带儿子到家看看你,你也看看我儿子。”

“大姐,这可不行,这可不行呀。”

她怎么说,大姐也不听了,又给两人的杯倒满了酒,就说喝酒的事了。

第三天的晚上,大姐带着儿子,来家串门了,别的啥也不说,坐了一会就走了,走之前悄悄的在床下塞了两万元。

这可把她愁死了,抹着急出泪的眼睛:“老公,这可咋办呀?”

“咋办,钱给人家退回去,话要说明白,咱办不了。”

“我说了我办不了,她也不信呀,

“她不信也不行呀,她不信,咱能办吗?”

这一夜,她没有睡着,心急就有火,只一宿就急火功的牙疼了。第二天,她把两万块钱揣好,心想,一定要把钱退回,也要把话说清楚,真的是办不了。

本来是想的好好的,把大姐叫到办公室,把话说了,把钱还了,可刚进办公室,付经理就进来了:“我的小祖宗,你可来了,快,跟我走。”

“去那呀?”

“走吧,路上在说。”

她是第一次坐奔驰,,宽大的车厢里,一切都是新的,软软的,舒服、畅快。飘着的香水味,让她有了幻化的迷离,车是缓缓的行走,看看窗外,一种曼妙的美好充溢心间。

“是这么回事。”付经理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咱们公司不是中标了南城那段柏油路的工程吗,该办的我们都办了,哪里知道刚从党校学习回来的李局长不同意我们接手这工程,沟同好几回了,这个人就是不开面,今天让你去,就是想让他知道知道,我们也不是白给的。”

“我能做什么呀?”

“不做什么,名片带着没?”

“在兜里。”

“那就好,那就好,我估计你一去,这事就有眉目了。”

她想想可笑,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办事员还能办这么大的事?那还要哪么多的经理副经理干什么?又想想感到有趣,手里的这张小小的名片要是真有那么大的作用,这事真要是办成了,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了吗?她不想说啥,也不知该说啥,一直的望着窗外,想着那钱怎么退给大姐。

李局长的办公室相当的气派,老板桌,老板椅,老板沙发,几盆龟背竹粗壮叶绿,还有一个很大的鱼缸,里面是一群数不过来的泰国莺鹜。

李局长漫不经心的在浇花,见来人了,也只是抬眼看看。随便说了:“坐吧。”该浇花还是浇花,直到浇完,这才擦擦手,面无表情的说:“什么事?”

“还是工程那事,您看,李局长,是不是-------?”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们的资质不够,这么大的工程就凭你们?”

“李局长,你看看谁来了?”

“谁?”

付经理示意她拿出名片,她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啊,拿名片的手直抖,脸色发白,坐不会坐,动也不会动的。

付经理举着名片走到李局长的跟前,把名片举到李局长的眼前。

“啊?”李局长浑身一颤:“谁,谁认识我的老领导?”

“这是他妹妹。”

不知说啥,也不用说啥的她,就呆呆的坐在那,眼睛看着窗外。

李局长埋怨付经理:“你怎么不早说呢?这可是我的老领导啊,看你们办的这叫啥事。”

回来的路上,付经理大喜过望,不停的诉说着这件事办的是如何如何的艰难,如何如何的麻烦,感激的对她说:“这回好了,事成了,谢谢你,也谢谢老领导,这个月给你加奖。”偷偷的用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她看明白了,那个数过万了。

仅仅就一个下午,公司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她给公司办成了一件大事,人们像过年一样的奔走相告,她所看到的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笑容。可她的心里说不清楚怎么是那样的压抑,难受。她呆呆的坐在办公室里,有种想哭的感觉,可哭又哭不出来。她想到了大姐两万元的事,就给她打了电话,让她来自己的办公室。

大姐来了,一脸的春风得意,进屋就给她把水倒上,亲切的问:“啥事?”

“大姐,你儿子的事,我真的办不了,请你理解我,这钱我给你拿来了。”

钱用报纸包着。她拿出来放到大姐的面前。

“得得得,咱们就别扯这个了,该拿的就拿着,再说了,这也不是给你的,嗯,我也知道少了点,过三过五的,我再给你拿两万。”

“大姐,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没能力给你办,我不说假话的。”

“啥意思啊?大姐现在要是有那两万,还会不拿出来?给谁办事哪?不是给自己的儿子吗?不用担心,要不这样,我今晚回家想办法。”

“大姐,不是这样的,我真的是办不了的。”她心急的说话也不是调了。

“噢,我明白了,你是不想给大姐办这件事,是吧?那好,怪大姐眼拙,看不出好赖来,嗨,这人啊,怎么说呢,我真不知自己有多大份量,真不知天高地厚。”说完,夹起那报纸包着的两万元,甩袖踢门而去。

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呜呜的哭了起来,一直哭到下班,她是最后一个走的,走出大门,天已经黑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