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难受好涨爹爹-啊太深了高h|一个人的失误制造的浪漫

认识她是在网络上,那天和妻子吵了一架,没吃晚饭上网打台球吧,点子怎能会好,一杆接着一杆输,不玩仍不想下线,还是找个同城的聊聊天吧,本来也没有想给虚幻网络增加负担,我依然是我,真实的我!就这样随着咚咚两声“珍惜”闪动在我的好友里面。 “请问珍惜小姐,知道好友的含义吗?”

“你是说网络上还是现实中,”

“现实中的我不清楚网络和现实有什么区别,”

“网络中的你我只是两符号在交谈,而现实生活中是生动的,具体的,人与人真实情感的表露和发泄。”

“我不清楚是人控制网络还是网络控制人,不可否认连接网络的两头的是人,是不是?”

“那当然”

“网络具有不真实性,我不否认,不要让网在虚伪了,我和网络没有仇。”

“和我的仇也不大。”

我发一个视频她居然接了,从言语外表中可以看得出来,可以看得出她是一个漂亮,思想单纯的女孩,至于我嘛,一个平凡不能在平凡的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黑不白,思想都是中庸的一些东西。如果非要弄出个特点来,除了长得吓人外,我在也无可奉告了。

“你的名字起的很生活的嘛”珍惜生活,珍惜一切,珍惜得与失,珍惜欢乐与忧伤,珍惜生活中的你我他”

“ 聪明的躯壳啊!你的名字又何用意呢?”

“躯壳顾名思意,一个干瘪瘪,硬梆梆没有内脏的躯体,”

“内脏呢,”

“当然是没有了,可能是大肠把小肠吃了,然后胃把大肠心肝肺之类的东西也吃了吧,胃吃的这么 多当然是消化不了,自然是生病腐烂掉了。”

“我帮你打120好吗?”

“呵呵,你当然不明白了,内脏指的是精神啊,其一,现实的我很难以在虚伪的网络上立足,精神也 会随之迷化变得低俗,但我怎干情愿,难耐寡不敌众,躯壳也。其二,生活中的我,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 ,社会中有各种关系,亲情,友情,爱情,婚外情-----而我总是处理不太明白,思想斗 争难免要加剧,可能那句话说的还是有道理的,物极必反,结果什么思想也没有了,躯壳也。

“哦,你的思想好丰富,借躯壳以喻之!”

“当然我也是一个很会珍惜生活的人,从这方面讲我们也算是一家人喽。”

“你好坏哟,”

“躯壳先生,那么男女在相恋的情感上有什么区别呢?”

“你不会也————”

“人家都22了呀,”

“哦,现代的女孩对爱情都很迷茫。看来你也没有逃脱啊,”

“嗯,”

“举例说明吧,有这样的一个游戏,让男孩和女孩到河的下游至上游捡自己喜欢爱的石头,一人只能捡一块,只有一次机会,且不能回头再捡。女孩捡到自己喜爱的石头后,会爱不释手的,以后会碰到更好的,她也不会换,而男孩而不同了,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总是寄托后边有更好的,所以到头来一个石头也没有捡到的,另一种男孩捡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石头后,发现后边有一个更喜欢的,结果换了,他违背了游戏规则。男孩和女孩对爱情的理解可能和捡石头差不多吧,”。

“如果真是这样,现在的男孩还真的很恐怖哟,那躯壳先生,你属于哪一种呢,”

我是哪一种呢,我有点手忙脚乱了,灵机一动,轻敲键盘,

“我嘛,当然是第三种了,区别与正常的人,以成为躯壳,难道不是第三种吗?”

“狡辩,诡异的狡辩。”

“躯壳先生,你对女孩是怎么看待的呢?”

“女了无才变是德吧,”

“封建了吧,”

“有点,但我是这么想的,”

“为什么呢”

“女人强了,男人还有自尊吗?可能封建社会过于漫长,社会主义刚初级阶段,思想还没有熏染过来吧,”

“按你的说法,有才就是缺少德了?”

“差不多吧,”

“我喜欢上缺德的躯壳了”

又被她给诓了,还好有个喜欢,管它是什么德呢。

“天亮了。亲爱的躯壳先生我该下了,我会想你的。”

“再见,我也会的”。

我伸伸腰,怎么这么快,天都亮了啊,和她的邂逅是一种说不出的奇妙,就象老天安排的一样,和谐幽默还带着一份浪漫,这是我所料不及的。

说到网友,我也聊过,也见过,见光死居多。一次在饭店约了一个女孩,见面我就有点后悔,没办法,吃吧,现实中的她和网上的她一样,能侃而且喋喋不休。“人家都说我天使般的脸蛋,魔鬼般的身材”“他们可能说反了吧,”我不经意的说了一句。一双筷子重重打在我的脑门上,直到现在我还感到庆幸没有吃西餐,不然再硬躯壳的脑门上也会留有刀疤的。

我和妻子是做饭店生意的,天天做的事情几乎都是 一模一样的。令我烦躁的事不是饭店的收入,而是这种枯燥无味的生活。等待她再次出现则是我一天的期盼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你越是期盼的它越是和你开玩笑,越是捉弄你,就象每次做火车一样,越急越是晚了点。还好只是晚了点。

“好久不见,亲爱的珍惜小姐”

“哦,亲爱的躯壳先生真高兴又见到你了,同学结婚我做伴娘,所以忙了一些的。”

“那心情一定是不错喽,这么美好的事情落在你的身上”

“不是落在,是必须落在,可算结束了,刚和同学们疯狂了好一阵子。”

“疯狂?”

“就是婚礼结束了,我们都去蹦迪了”

“我总以为用刀砍人才能用这样的词呢,”

当然男女之间那种事在我心目中也是很疯狂的,只是不能说而已。

“特别的你理解问题也很特别嘛,”

“我只是开个玩笑的,呵呵。”

“那躯壳先生你对疯狂是怎么理解的呢?”

“上学时,骑自行车,脱把,做自游泳和蛙泳的姿势,算不算呢,”

“不是疯狂,好象是找死呀”

“钥匙落在三楼了,从一楼阳台上爬到三楼的阳台上,开窗取出来呢,”

“还是找死哟!”

“一个有妇之夫追求一个有夫之妇呢,对了,她老公特温顺的那种,”

“有这样温顺的老公吗?如果真的有,一点障碍都没有那还能叫疯狂吗?”

“看来我只有寄托感动她的同时,她老公也在一旁流泪了。”

“你真搞笑,怎么你成家了吗?”

“嗯”

“幸福吗?”

“一般吧,”

“聪明的你应该好好珍惜生活啊,”

“当然,我会的,我会珍惜她的,还有可能珍惜陌生的你。”

人性总有揭不完的密秘和说不完的话题,至于为什么要珍惜陌生的她, 我没有答案。

“找个机会见个面好吗?我在白城洮南市,”

“白城,我和你不是一个地方的啊,”

“可是你的地址明明标着呢,”

“我去看看,哦,错了,白城和延吉挨着,是我不小心填错了,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如果不是你填错,我们还会有这样投缘的聊天吗,还是应该感谢你的过失的,”

“.”

“我可以肯定如果能到遥远地方去看你,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疯狂,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关系,想必你也一定有疯狂的感觉吧?”

“是的,我会疯狂,而且会很疯狂的,疯狂的一刀把你杀了,呵呵”

我笑了,也仿佛听到她清脆的笑声。虽然她知道我成家了,我也清楚我们离的很远,但聊天的气氛一直也没有失去风趣与活力。

乏味生活就这样平静的渡着。就像床头的时英钟一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按一种节奏滴嗒滴嗒的响着。我觉得生活总应该新鲜的事物溶和在里面才够生活,这样才会有酸甜苦辣的百味人生。别说我的消化系统还算是理解我的,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急性肠炎。常和朋友开玩笑的说我也不差一次阑尾手术光顾了。但我想,还是坚持杜绝癌症,艾滋病等绝症的光顾。如果真的要来,六十一岁以后好吗?。(品尝一下领保险金的滋味还不算过份吧)

生活依旧,唯一新颖的是我们聊天的内容。

“你今天真漂亮,会让男人动心的”

“你真会说话呀,打扮是女孩的天职嘛”

“那你知道女孩为什么要打扮吗?”

“说说,”

“女人打拌主要是给人看的,说得更准确一点是给男人看的,有心上人了吧?”

“反正好象有几个追求我的吧,”

“什么,几个,红人呀”

她的脸泛起了红韵,“不是了嘛,就是都有点那个意思”

“婚姻可是一个人的大事,选择好可以幸福一生的,” “以前追求我的人,我一概是拒绝,但也不能总一味的拒绝啊,但现在可倒好,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躯壳哥帮我呀?”

“有事求,嘴巴都带糖了呀,我怎能袖手旁观呢,女人追求男人和男人追求女人是不一样的,至于为什么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的,可能是世俗和传统观念的影响吧,男追女,表为一,质为二,女追男质为一,表可以忽略不计。质就是素质,行为,能力的概括吧。当然我不是在夸我老婆在这方面有超常的能力哟。”

“看把你得意的,接着说,”

“说完了呀,还说什么啊,”

“可是我有点不大懂的,”

“举个玫瑰花和狗屎的例子吧,让你选你选择什么?”

“玫瑰花呗”

“如果玫瑰花改叫狗屎,狗屎改叫玫瑰花呢”

“狗呗”

“这不就对了吗,选择的时候不要看华丽的外表,而是看他内心的一些东西,有没有道德休养,是否孝顺,拥不拥有工作能力等等,这和你日后的幸福有直接关系”

“懂了呀,”

“对上号了吗”

“好象没有啊,他们都是些浮造的家伙,内心的东西一点都找不到的”

“哦,路漫漫兮,修其远兮。”

“还真的发现一个合适的,”

“那祝福你吧,好好珍惜哟,”

“会的,一定会的,可他的名字叫躯壳”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聊天的内容一直是丰富多彩,她家的亲戚在韩国,所以父母都在韩国打工,直到有一天,她说她也马上就去韩国打工了, 她和我的心情都很沉重,不过她还是对我笑了笑,说她只办了半年的签证,回来就来看我,我也欣然笑了笑,去吧,我会在这里为你祝福的。

她走了,我把柳咏的词写在她和我的空间里,来抒发我对他的思念,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聚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竞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蔼沈沈韩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是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她走后不久我告别泪眼的妻子踏上北京的列车,感受大都市的脉搏与节奏寻求新的经营理念。

有平静的心才会有安静的生活,当你的心不在平静了,生活也会随之翻滚。 初到北京,和几个朋友热闹了几天后我表明来意,结果做安逸的老板和挑战生活的话题就开始斗争起来。我的观点是挑战生活可以使老板更安逸,显然我是获胜者。在他们的介绍下我在一个洒店上了班,当然是没有工资的。在洒店工作了十五天后,我又去了河北涿州,涿州期间家里来了电话,饭店动迁,不得不回家安顿,而后又来到大连,来感受大海的情怀。

在北京在涿州面对车流与高楼,面对朋友的热情我始终活跃不起来,不清楚是因为我缺少这种活跃细胞还是因为我的内心深处隐藏一个让我思念的人。

妹妹家在大连金州做生意的,生意特忙。所以暂不开饭店的我当然来帮忙了。来的第三天下午就听到外边有人喊,地震了地震了,我看了看屋里的吊灯又看了看外边的人群,随口丢了句神经。这时远处的电视传来这样的声音,今天下午二点二十八分,四川省汶川县发生了里氏七点捌级特大地震————。我急忙打开身边的电脑,紧张的神经突然被兴奋的神情所取代。因为我发现一个久违的,熟悉的,亲切的头像在哪里闪动。

“想念的躯壳我回来了!”

“不会是真的吧,”

“当然是真喽,刚到家的”

“等等,我掐掐肉,哦,疼。是我的亲爱的珍惜小姐回来了!”

“你还好吗?”

“你走了,为伊消得人憔悴;你来了,为伊涨得心儿醉啊!你又如何呀?”

“离国后,思念与艰辛并存;回国后,喜悦与兴奋同辉!”

“哦,才女呀,今天早上刀和我的手亲密了一下,出了很多的血,就知道今天有喜事的.”

“血,喜事?”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