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性gif抽搐出入,啊,不要了,老公痛视频/『指间★小说』部长的洞房花烛夜

“黄部长结婚啦!黄部长结婚啦!”

消息一经传出,这条街道立即沸腾了起来。老的、少的,没事儿的都围到街边路旁看个热闹。负责招待的人一捧一捧的糖果和散包中华烟抛向人群,任他们去争,去抢。

这天真好是2011年11月11日,农历10月16日,好日子!黄立福就将要在这百年才遇的光棍节这天结束他一年零两个月的单身生活。

这是A市近郊一个小镇边的别墅群。这也是黄立福一生中最幸福最得意的一天。因为,他毕竟自己已是个四十八岁的人了,竟取了个二十三岁貌似天仙的小美人儿,他岂有不兴奋之理?你看他:油光水滑的头发向侧后梳着,身着一套藏青色的西服,手捧一束鲜花,神采飞扬地缓步走出别墅,走进加长林肯婚车。婚车后面紧跟着十五辆红色的小娇车,统一红色,象征着他们今后的生活红红火火,也象征着今天的喜气、红光冲天。再外加摄像照相三辆车,合计是十九辆车,也预示着他们的婚姻长长久久。三辆摄像照相车分别是最前面一辆,最后面一辆,另一辆前后来回穿梭着,专门从电视台和影楼请来的专业摄像师和照相师。

黄立福在要跨进婚车的一刹那,他并没有马上就进去,而是停了停,如同外宾来访,等待着摄影记者拍照留影一样。他这样也是为了能给摄像师多留点时间,好抓拍下他这永恒的难得的精彩画面。

8:08分,大家都要发。

迎亲的车队缓缓启动,如一条火红的长龙穿过街道,直奔市里新娘的厂房。准备去时径直路线,回来时绕城一圈。

黄立福坐在婚车里,时不时和身边的伴郎露出会心的笑意。他想:他走过的人生之路,就如同他们现在车轮下的这条路,已拐过了几个弯,最终还是行走在笔直的大道上。今天的黄立福也不知怎的,竟忽然想到了他的前妻,想到了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想到了他三岁的女儿......

岁月轮回,时光荏苒,他还真为他那时的选择庆幸。庆幸一:如果二十年前他不果断地离开农村,充其量现在最多是个大队会计什么的,也不会有他的今天;庆幸二:他从离开家乡的当天起,就给自己改名换姓,改姓“黄”,名曰“立福”,意思是今后他会有辉煌腾达,享福的一天。来到A市二十年了,竟没有人知道他过去的一切。虽然他和城里这位房产总公司董事长女儿的婚姻没能白头偕老,一个二十岁的儿子也给了对方,可他现在是个有车、有房,还有一份较体面稳定的工作——市里某房地产公司销售部部长。最终天赐良缘又能取到这么一位年轻美貌的妻子,也算他三生有幸!他没有吃亏,他一切都该满足了,即使年到垂暮,他也毫无遗憾!他这样想着。嘟嘟嘟,汽车喇叭声打断了他的回忆,晨辉服装厂到了。

嗬, 厂门口围了不少人。曹静在几个伴娘姐妹的护拥下,头披洁白的婚纱迈上了长这么大第一次才见到的加长林肯婚车,紧紧地依偎在黄立福的身边。

今天这大喜的日子,曹静仿佛始终也高兴不起来。也许是她又想起了自己遥远的故乡,想起了白发苍苍的妈妈,想起了妈妈根本就不同意她的这门婚事。一是说他们之间年龄相差太大,黄立福整整比她大二十五岁,也就是一代人的年龄了;二是妈妈说黄立福是个离了婚的,虽然孩子给了女方,但毕竟才比自己小两三岁,可能以后会有些麻烦。所以一个多月来妈妈连她的电话也不接,而且发誓不想再见到她。曹静想,也许是妈妈一时的气话。想想母亲也确实不易,自从父亲二十年前到省里参加会计培训班认识了一个城里的姑娘抛弃了她们母女后,母亲一直身体不好。后经人介绍,妈妈嫁给了邻村一个姓曹的大小伙,在办迁移户口时也将她改姓曹了。不过,这些在和黄立福相会时她从未提及过。

为了能让她读书,父母含辛茹苦,省吃俭用。因为后来又有了妹妹。初中毕业那年,本应该在家务农,可父母商量还是再让她读书,家里卖了猪,卖了粮食凑够了钱才让她走进了外省的一所职业学校,学的是服装专业。毕业时,班主任介绍她到A市晨辉服装厂上班,因为班主任的表妹是这个厂的副总经理。就这样,他来到了这里。没想到一次陪副经理去买房看房时,竟遇到了他黄立福。

第一次见到黄立福,他直愣愣的眼睛就一直盯着不放。后面的几次见面中,黄立福非说是在哪儿见过她,可让他想,接触的几个月中,他总也没有想得起来,也说不清楚他黄立福究竟是在那儿见过的她。曹静在和黄立福相处的几个月中,对黄立福也有种区别于其他男人的,除了朋友,男人,丈夫,还有种父爱般的感觉,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尽管曹静一开始没想那么多,可黄立福的再三表白和那份有车有房等等的诱惑,是现今社会女孩们求之不得的。好在自己一直以来多了一份防范。因为她听其他姐妹说过,不要那么早就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献出去。否则,男人们得到了你之后会觉得也只不过如此,时间长了或许会抛弃你,要在没有结婚前调调他们的胃口。她听黄立福说,让妈妈老人家消消气,等接了婚,生米煮成熟饭了再回去请安,那样可以将妈妈接到城里居住,以后也可帮他们带带孩子什么的。也许世界上的事往往都是这样,没有百分之百圆满的吧。她正想着,黄立福将她的手握得更紧,好像唯恐她跳车跑了似的。不知不觉中,车队已环绕市区兜了一圈。围观的人不免送出异样的目光:这是何许人也,何等这么风光......

中午,市中心最豪华的大酒店里,一对新人等待着最神圣的婚礼大典。

12点18分。

主持人:美酒飘香,迎来良辰吉日,欢歌笑语,共贺花好月圆......黄立福先生、曹静小姐新婚大殿扬帆起航!

随着一曲高亢激昂的音乐响起,全场想起雷鸣般的掌声,来宾的目光一齐投向了前台,聚光灯闪电般扫过客人的头顶。

这是天造的一对,这是地设的一双!主持人颇煽情的......一对新人在全场人的祝福声中,在一曲温馨浪漫的婚礼进行曲中,互挽着胳膊缓缓步入大厅的红地毯:新郎:一米八的个子,气宇轩昂,风度翩翩;新娘:一米六的个子,紧身的婚纱服,散发着无限的青春魅力!

主持人:“无论将来曹静容颜如何衰老,沧海桑田,黄立福,你都爱她吗?”黄立福:“爱她一生一世!”强有力的男中音;

主持人: “无论将来黄立福是平穷还是富贵,曹静,你都愿意跟着他吗”?曹静:“至死不渝”!同样是毫不含糊的。全场又一阵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一对新人在主持人的提示下,在一会儿舒缓,一会儿激昂的音乐声中拜天地、喝交杯酒、互换戒指、切蛋糕、点燃心中的火焰、开香槟、敬酒......整个婚礼过程沉浸在一派喜庆的热浪中。因为这天是周五,中午请的是相关人事,大批人马被安排在了晚上。

晚宴结束已是九点多了,伴郎伴娘将一对新人送入洞房后都知趣地离开了。

上、中、下三层别墅中就只有他和她。仿佛整个世界也只有他和她。黄立福想:自己等这一天已等了五个月。五个月,是何等的漫长!想想每次和她约会时,曹静都不让自己碰她,说是等到洞房花烛夜时会送给他个最珍贵的礼物。为了取悦于曹静,他特意买了这栋别墅,突击装修,买家具,布置。本来他市区有套商品房也不错,但那毕竟是和前妻住过的。又唯恐曹静在意,也为了他自己从脑海中彻底赶走前妻的身影。他为曹静创造、付出的这一切!总算没有白费!

他目睹着身边这位水灵灵的美人儿将永远属于自己,心中那一团烈火燃烧得更旺!

他已迫不及待地将曹静抱到了床上,三下两下扯开了她的衣扣......

世界上所有的生灵仿佛在这一刻都凝固了,只有他和她......

一阵翻云弄雨之后,黄立福似一头咆哮过的猛狮慢慢地趋于了平静。

片刻,他疼爱的,怜惜地摸到了枕边的毛巾,给曹静轻轻地擦拭着隐私处。他看到床单上那点点红斑,他更感到自己的那份自豪、满足和幸福。这就所谓曹静送给他的女人最珍贵的礼物!可当他的手再次擦到曹静下生隐私处旁时,被一条隆起的,凸出的疤痕所吸引,他不竟一惊!如同触电一般。

他胆战心惊地、略显颤抖地、小声地:“静,你下生......下生处这条伤疤”?

正陶醉在刚才一幕中似乎还在回味的曹静轻松的,若无其事的:“哦,那是我三岁时,在自家院子里玩耍,跳起来用手去抓树上的晾衣绳,绳子倒是抓着了,可不小心手一松,一屁股跌坐在地面的一块瓦砾上。听妈妈讲,因为我那时还是穿的开裆裤,那次流了很多血,疼得我直叫唤,还是爸爸急忙抱着我去乡镇医院缝的针......

像是五雷轰顶,又像是当头一棒!黄立福蒙了!顷刻天翻了,地塌了,他整个身子不住地往下沉,往下沉......

写于2011年11月16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