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保姆同居的日子 宝贝叫的再浪点射给你——嘴角的梨涡

邻里都夸小凉是个乖巧的好孩子,但是只有小凉自己知道平时的伪装是有多么成功,扎着两个麻花辫,见人就像条件反射似的甜甜地喊声阿姨好,又或是伯伯好,这时,嘴角的梨涡总是适时地出现,不禁又增添了甜美的感觉,然而转身之后,梨涡随即消失,像是从未来到过这个世界上一般。

小凉一直都是跟姥姥住的,对自己的父母快要没什么印象了,只是很深刻地记得他们都是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开了这个小镇,去大城市里打工。小凉对大城市没什么概念,只是简单地从课本里知道那里很繁华,是无数小镇上的人都向往的地方。父母每三个月就定时把钱寄回家,也会偶尔寄几件新衣服给小凉,只有这个时候,小凉才能感觉到自己是有父母的。

在镇上读初中,小凉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除了在邻居面前甜甜的问候外,在学校里,小凉是有些不合群的,可能太优秀也是别人所企及不来的高度,自然没了那种亲切感。普通邻家女孩简简单单地跳皮筋,小凉就算是想加入,也从不会主动靠近她们,只是自己静静地在本子上画画,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这份孤单。

一天天,就在这熟悉的人,熟悉的景里慢慢过去了,就像是躺在街角的落叶,静静地,悄无声息。

依旧在某一天,小凉静静地趴在课桌上画画,却被一阵嘈杂声给打扰了。

“薛凉在哪个班,快告诉我,我要找她!”一位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怒气冲冲地在狭窄的走廊上横冲直撞,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香水味。

“不好意思,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就算有事,咱好好说,这是在学校里。”张老师尽力阻挡着她的粗暴的行为,强装着笑脸。

妇女一听更加生气了,“我找的是薛凉,是小婊子顾燕生下的种,跟你没关系,你走开!”说着,不耐烦地推开张老师。

本来小凉还不确定是找自己的,听到了妇女口中母亲的名字,有些疑惑,便跑了出来。

妇女一看见小凉,愤怒似乎达到了极点,粗暴地拉着小凉就想往外走,“你跟我走,去看看那贱货,让她明白她那贱样,要不是我找人调查她,还不知道她在这地方还有一孩子呢,抢了我老公不说,还逼他跟我离婚,看来她忘了自己几斤几两了,她把你爸也抛弃了。”

小凉愣了,她不知道这一切从何而来,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但她似乎顿时明白了寄往家中的生活费和漂亮衣服多了许多的原因,旁边的张老师挡在小凉前面:“这和孩子有什么关系啊,你们大人的事,大人自己解决!”

“不行,她必须跟我走,你让开!”小凉被他们拉过来扯过去,嘈杂的声音使得她心里那份莫名的哀伤达到了极点。

一声坚定的回答破了云霄:“好了,我跟你走。”小凉转过头对着老师笑了笑,“没事儿,老师,我去去就回来了,这事毕竟跟我妈有关。”嘴角的梨涡又出现在了嘴边,但随即又消失不见了。

小凉跑回家中向姥姥说明了一切,姥姥执意拉着小凉不让她去:“凉啊,这都不关你的事,你别去,啊,听姥姥话。”

小凉知道姥姥的顾虑,微笑着对姥姥说:“姥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是我妈犯错,我得去劝劝她啊,而且这么长时间都没见妈,想她了。”接着小凉做出一副憧憬的样子,“再说了,长这么大,还没出去过呢,听说外面可美了,姥姥,你放心,我一个人没事,会注意安全的,你腿不好,我不在的时候,你多注意身体啊。”

姥姥拗不过小凉,只好由着她去了,小凉挥手跟姥姥再见,梨涡浅浅地挂在嘴边,带着一抹淡淡的哀伤。

小凉随着妇女去了威海,小镇外的一切对于小凉来说都很新奇,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切的欣赏都来得很奢侈,疾驶的轿车把一切景物都抛在了身后,只留下望不到尽头的前方。

第一次在这样的场景下见到自己的母亲,小凉对母亲模糊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母亲好像变得漂亮了,不,母亲其实一直都很漂亮,只是现在和以前有些不同了,母亲化了妆,满脸笑意地依偎在一个满面油光的中年男人身上,那笑容假得可怕,和曾经记忆中母亲亲切,带着暖意的笑容是不一样的,小凉产生了从未有过的陌生感。

妇女把小凉拉到她母亲身边,很显然,两个人都有些猝不及防。小凉母亲在看到小凉的那一刹那,表情僵在了脸上,眼神里有着惊讶,而更多的是不安,妇女面对着中年男子,指着小凉说:“她就是这贱女人乡下的种,她是看上了你的钱才跟你的,不要脸。”小凉母亲也顾不得周遭的指指点点,慌忙回头对着男人说了句:“回来跟你解释。”拉着小凉就走了。

母亲拉着小凉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怜爱地望着小凉:“凉,听妈给你解释啊。”

手被母亲握着,小凉却总感觉到不舒服,想挣脱,但又强忍了下来。

“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这些年,爸爸妈妈在这里打工,很辛苦,但咱亏心事从来都不做,只是前段时间你爸被一个生意上的朋友给骗了,卷着钱逃走了,撂了一堆烂摊子给我们,怎么也找不到他,债主跟我们要钱,我们哪有啊,天天上门逼着我们,你爸也是实在受不了了,留下了一张离婚协议书给我,自己不知道去了哪里。”

母亲说着说着,眼泪落了下来,这么多天的委屈在这一刻喷涌而出:“我知道,你爸也是怕连累我,可我也不能丢下他不管吧?可是现在钱太难赚了,你刚才看见的叔叔他一直都很喜欢我,总是照顾着我,而且最关键的是他有钱,他说愿意帮我还,只要我和他结婚,我知道他有妻子,可我也没办法啊,凉,你懂妈妈吗。”母亲的眼眸里满是绝望与难过。

小凉看到母亲这样,心里很难受,似乎理解了母亲不少,“妈,钱我们可以慢慢还,真的,你不要寄那么多生活费了,我和姥姥都用不完的,我们省着点用,多存点,不要嫁给那个人,好吗,爸爸会回来的,这些问题我们一家人来共同承担,反正我过几年也能工作赚钱了。”

在那一刻,小凉希望一家人能够在一起,也许世间没有比这更美好了:“而且那个阿姨这么辛苦来找我,说明她很爱她丈夫,妈,你忍心拆散他们一家吗。妈,咱们回家,好不好嘛?”小凉拉着母亲的手,撒娇着,母亲的手上也已有了多多少少的老茧,小凉的心里一下子揪了起来,看着母亲脸上道道皱纹,心疼地看着母亲。

“好,妈答应你,咱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我们一起等爸爸回来。”

后来,小凉和母亲回到了小镇,小凉还是上学,母亲在镇上的一家纺织厂做纺织工,小凉比以前开心多了,梨涡常常挂在嘴边,露出最真实的笑脸,生活得虽然辛苦,但是很满足,而且她们都坚信:小凉的父亲一定会回来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