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要太深了鼓起来了_不知火舞轮x聚会——小人物柳艳春

柳艳春出生于靠山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全家随知青的母亲李艳返鹿城的姥爷家。父亲柳春把农村的平房卖了一千元,暂时借住在姥爷家,姥爷家虽然两室半,可是姥爷家人口多,姥爷姥姥住一间,老姨住一间,柳艳春和妹妹柳春艳及父母住一间,老舅住厨房。大舅家的表哥经常来住,他和姥爷姥姥住在一个房间,深得姥爷姥姥一家喜欢。

柳艳春的父亲虽然带着全家的口粮来到姥爷家,但是姥爷家有规定按人按量做饭,大人每顿两碗饭,孩子每顿一碗饭,不许多盛。柳艳春和妹妹柳春艳吃不饱也不敢吱声,倒是姥姥常常偷偷的把锅巴塞给他们兄妹。老姨在副食品商店上班,经常带回各式各样的饼干,他们兄妹每人见到了也只是分到一块饼干尝个鲜,而表哥却可以吃个够。这让柳艳春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将来我一定要挣很多钱,天天吃好的,给姥姥买最好的美食。

柳春夫妻由于没有工作,就到露天市场上贩卖水果,柳春每天早上四点坐进省城的小货车进水果,在十点左右就返回来了。妻子李艳在市场上卖水果,到了晚上差不多就卖没了。一年下来,去掉生活费,柳春攒下了五千元钱,加上老本的一千元,手里有六千元。李艳托人打听有谁家卖房子的,在县城北七条有一家两间五十平方米的平房要卖,要价六千五,还有一块菜院子。李艳去看了比较满意,还价六千三,卖家说:“你要是真想买,就交定金。”李艳说:“我买,现在就交定金。”卖家说:“交一百元定金吧。”李艳说:“行。”当场交了定金。

李艳从母亲那里借了二百元钱,加上家里的积蓄六千元,找了邻居写了文书,一手交买房款,一手接房契。当天全家搬到新房,把柳艳春兄妹高兴坏了,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再也不用寄人篱下了。

柳艳春中考没考上高中,就被父亲送到驾校学开车,经过半年认真的学习训练,他获得了驾驶证。

这时,经常为柳春运货的司机常友德说:“老柳,咱两家合伙买一辆大货车,让你儿子跟我跑长途运输,挣钱对半分,你看行不?”

柳春不假思索的说:“那敢情好了,我儿子跟你开车我当然放心,他还能跟你学学车辆保养常识。”

常友德说:“那没问题。”

柳春回家就把存折里的钱取出来,又借了一笔钱,和常友德合伙买了一辆大货车。柳艳春开始跟着常友德跑长途,山东、河南、内蒙、津城都去。两年下来,收回了本钱,柳艳春的开车技能见长,车辆一般保养也都能处理了。

柳艳春的姥姥得了脑血栓,一直瘫痪在床。医院也没有什么好药能让姥姥站起来,柳艳春一直惦记着姥姥。

然而,有一次从津城市往回运海鲜时,柳艳春突然心痛不止,恍惚中连撞路边的三个卖货摊子。

常友德说:“快跑,别停车。”

柳艳春一脚油门跑出几里地,后面警车追赶。到了高速路口,被交警拦下。交警扣下车和货物,也扣下了常友德和柳艳春。津城市交警给鹿城县公安局打电话,通知常友德和柳春家带钱去提车提人。派出所出一辆警车带车柳春和常友德的媳妇带钱去了津城市交警队,赔了三个摊主一万五千元,交了逃逸治安罚款一千元。总算把车和人放了出来,一车海鲜全臭了。柳春说:“儿子,你出事那天你姥没了。”柳艳春的泪水止不住留了下来。常友德开车带着媳妇往回赶,柳春父子坐着警车往回赶。

在姥姥的葬礼上,柳艳春哭的很伤心,大舅劝他说:“大外甥别哭了,你姥姥到那边享福去了。”柳艳春心想:我一定挣大钱,让家人都养好身体,健健康康的。

一车海鲜赔货主一万元,还是按进价算的,两家对半赔偿。柳春和妻子李艳商量不打算让柳艳春开大车了,决定让他开小货车,只跑鹿城到省城的短途。柳春和常友德说:“我不打算让柳艳春开大货车了。”

常友德说:“把大货车卖了吧。”

大货车卖了一万元,一家分五千元,刚好够赔海鲜的钱。

柳艳春和父亲柳春到省城买了一辆小货车,每天早上五点出发,带着进货的人到省城把货运回来,一天只跑一趟,当天结账。他在省城吃早餐,经常光顾一家麻辣烫店,他和老板、后厨师傅都混得挺熟了。这里的麻辣烫味又辣又香。

俗话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柳艳春小夫妻日常收入刚好能维持生活。

一年后,柳艳春的媳妇吕香生了个胖小子,取名柳家兴。孩子一天天长大,家里的日常开支越来越大,柳艳春感觉跑小货车不足以维持家计,想找个收入好一点工作。

在一次同学会上,在县高中当后勤主任的同学高明说:“柳艳春,我们学校后勤缺个司机,你去给我开个车,一个月给你一千五百元工资,你去不?”

柳艳春说:“太好了,我去呀。”

第二天,柳艳春就去县高中报到了开货车,帮着运输和采购。

学校食堂部分窗口出租了个人,有一天柳艳春看到有个卖麻辣烫的小店顾客稀少,就开玩笑对老板娘说:“你这店到底挣不挣钱呀?”

老板娘说:“不挣钱呀,正想出兑呢。”

柳艳春说:“你想兑多少钱呢?”

老板娘说:“一万元就出兑。”

柳艳春说:“我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三天后答复你。”

老板娘说:“行。”

柳艳春和后勤主任高明请了两天的假,跑到在省城经常光顾的那家麻辣烫店,约后厨师傅到一家酒店喝酒。柳艳春拿出两万元放在桌子上,说:“大哥,兄弟有事求你。”

师傅说:“兄弟,有话直说,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

柳艳春直言不讳的说:“我想开麻辣烫店,可我不会做呀。”

师傅说:“兄弟,我教你,我看你是个实诚人,我把炒料的秘方也教给你,我给你写个进货的单子,你去黑水路‘张家底料店’进货。我去和老板请俩天假,我去你家教你。”

柳艳春去了张家底料店买了大酱瓣、大蒜瓣、麻椒、香油、米线、凉粉等。在路口等着师傅,下午四点,师傅来了,坐上货车去了柳艳春家。

第二天一早,师傅让柳艳春带着他去了市场,买了牛肉、鸡肉等。到柳艳春家的平房用大锅炒料,师傅把秘方的配料、比例及火候讲给柳艳春。手把手地教给柳艳春,按比例下料。师傅说:“你自己可以把比例按需微调,喜欢麻辣的就多一点麻椒,不喜欢麻辣的可以少一点麻椒。根据需求自己调剂。柳艳春亲自炒了一锅,师傅说:“还可以。”

接着,师傅有教柳艳春煮麻辣烫和米线,师傅说:“用砂锅煮麻辣烫和米线,米线一定先泡软了,如果不泡软了,火锅开过了米线也还是硬的,不好吃。”

柳艳春点头说:“师傅,我记住了。”

柳艳春亲自煮了一锅米线,吃着还挺香的。师傅说:“做一件事要用心去做,才能有滋有味,走过程会分心,就煮不香了。”

柳艳春说:“是,我一定用心煮。”

师傅说:“兄弟,你的麻辣烫米线店一定会兴隆起来的,如果有人要学艺要加盟,你只可以教他煮砂锅,卖他锅底料,秘方万万不可以往外教的,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

柳艳春说:“师傅,可你为什么把秘方交给我了呢?”

师傅说:“我的秘方是祖传的,我没本钱开店,只好给人家打工,没有店面就没法接收加盟店。”

柳艳春说:“师傅,你真是我的吉人。”

师傅说:“你我兄弟有缘,该你发财。”

第三天,柳艳春借了一辆轿车,把师傅送回省城那家麻辣烫店。他回来后,兑下县高中的麻辣烫店,小店的香味四处飘逸,很多学生来吃,第一天就卖了二百碗麻辣烫。麻辣烫店越来越兴隆。到了年底,后勤主任高明说:“柳艳春,店铺要重新签合同,一年两万你签不?”

柳艳春说:“让我考虑一下。”

柳艳春回家和父母说:“学校要涨房租,一年两万。”

母亲说:“文化馆的门市房现在还空着,我明天问问王馆长房租再说。”

柳艳春和母亲去问王馆长,母亲说:“王馆长文化馆空闲的门市房一年房租多少钱?”

王馆长说:“一年房租四万,三年一签。”

柳艳春说:“行,我租。”

母亲说:“王馆长,容我两天把钱凑齐就来签合同。”

王馆长说:“没问题。”

母亲四处借款,两天就凑齐了十二万元。但是,遭到父亲的强烈反对,父亲说:“一下子借这么多钱,万一赔了钱可怎么还。”

柳艳春说:“赔了钱我来还。”

母亲说:“儿子,别怕,人活着没胆量一辈子也不会有出息!”

柳艳春和王馆长签了合同,拿到了门市房的钥匙。他开始装潢门市,取名“一品香麻辣烫米线店”。又采购了桌椅,煤气罐、砂锅,盘碟碗匙等。接着,回到靠山屯雇了几个年青的小伙子大姑娘做服务员。

很快,一品香麻辣烫米线店开张了。第一天,竟然卖了五百碗,卖了三千余元。

妻子说:“你去地税局办个证吧,别到时候来罚款就麻烦了。”

柳艳春找到地税局的科长李升说:“李科长,我办个税务证。”

李升说:“办啥证?没办证的多了,你交一千元得了,有人举报再办证也来得及。”

柳艳春交给李升一千元。晚上妻子问:“税务证办了吗?”

柳艳春说:“李科长说不用办,没办证的多了,他收了一千元。”

妻子说:“这人把握吗?别秃了扣了。”

柳艳春说:“他是个科长,应该没问题。”

不久,就有食客对柳艳春说:“老板,你家的麻辣烫为什么这么好吃呢?”

柳艳春说:“麻辣烫和米线的底料是我自己配的,味全在底料上。”

食客说:“我也想开麻辣烫米线店,你能给我提供底料吗?”

柳艳春说:“你的店面必须离我的店面两千米以外,加盟费两万,底料必须用我的货,煮麻辣烫米线包教会。”

柳艳春一年下来,有五个麻辣烫米线店加盟,连加盟费和卖底料的钱就把借款还上了。本店的利润也不菲,他买了一栋120平方米的楼房。

正在高兴之时,地税局送来了罚款通知书,每月按食客量收取罚金二千七百元,按十个月算,合计二万七千元。

柳艳春去找李科长,说:“李科长,能不能少罚点款?”

李科长说:“兄弟,有人举报到一把局长那里了,要是举报到我这里我还能压下去。不罚款局长那里我没法交待,你就当当初办理了税务证吧。”

柳艳春说:“那我一个月贰仟七百元的税钱是不是太多了?”

李科长说:“不多,你家麻辣烫米线店兴隆的很,中午很多人都排队等候,整个县鹿城谁不知道?”

柳艳春说:“办个税务证吧。”

李科长说:“现在不办也不行了,不过,兄弟,你找人办个优惠证可以免税的。”

柳艳春说:“我也不认识办优惠证的人那,不好办呀。”

李科长说:“那就把罚款先交了,把税务证办了,优惠证的你慢慢办。”

柳艳春交了罚款,办理了税务证。

一品香麻辣烫米线店的生意十分兴隆。有一天,来了四位食客,两男两女,交了款,点了麻辣烫,等着他们的砂锅里的麻辣烫煮熟。只等了三分钟,一个女的就出言不逊:“TMD的,怎么煮的这么慢呢?”

柳春生气的说:“愿意等就等着,不愿意等就滚出去。”

一个男的拿起两个醋瓶子底对底一磕,两个瓶底磕掉了。他拿着破损的瓶子朝柳春挥舞过来,妻子吕香推开柳春,瓶子戳在吕香的脸上,鲜血流了出来。柳春飞起一脚直取那男人小腹,当场趴在地上。那三人互相看看,一个女的拨打了110,只一分钟110就到了,把四个食客和柳春夫妻带到派出所。所长亲自做笔录盘问事情过程,柳春心想:我认识所长,还请他吃过饭,应该会公正处理。

所长记录完后,对柳春说:“你骂人,又把人踢伤,你要赔付医药费、误工费、疗养费两万元。”

柳春说:“他们上我这里捣乱,我还得赔付他们钱,也太不讲道理了。”

所长说:“你不认可赔付医药费,今天我就拘留你们两口子。”

柳春说:“行,我给我妈打个电话,让她送来两万块钱。”

所长说:“这就对了。”

柳春拨通了表舅的电话说:“刚才有四个人来我家饭店吃麻辣烫,骂人,我也了骂了他,就打了起来。他们用破瓶子把我媳妇脸划破了,现在还在流血,我踢趴下一个。我现在在华山派出所呢,所长让我签字赔付医药费、误工费、疗养费两万元,否则现在就拘留我们两口子。”

表舅说:“我马上就到。”

柳春说:“钱一会就到。”

五分钟后,表舅到了华山派出所。所长见副局长来了,忙说:“副局长来了!”

副局长说:“我听说有一伙人到一品香麻辣烫店闹事,是哪些人,会不会是有人过来故意捣乱?”

所长领着副局长去看那四个人,局长司机说:“这四个人不是川府麻辣烫的厨师和服务员吗?哈哈哈!”

所长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说:“副局长,我一定公正审理这个案子。”

所长重新做了笔录,让双方伤者先到医院治疗,闹事的留下两人拘留,伤者出院后再做处理。

吕香到医院做了脸部缝合手术,三天后闹事的要求调解处理,所长约柳春到派出所。所长说:“去掉医药费,赔偿你妻子误工费、疗养费两万元行不?”柳春说“去掉医药费,赔偿我一万元就行了。”对方交给柳春一万元,双方签字,结案。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