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抚美女睡觉-宝贝把腿抬高舔舐花核|秋天里的狗尾草

她出生在秋天,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农村的老人说,女孩的命就像狗尾草,不值钱,得贱养。父母用秋给她取名,秋儿的小名从小叫到大,人们几乎忘了她的大名:迎秋。长大后,一切跟秋儿有关的事都在秋天发生。于是,人们说,这是秋儿命中的劫数。——题记

{一}

“秋儿,秋儿……”红菊风风火火的大声嚷着,一头撞开了秋儿家的门,把正在切猪草的秋儿吓了一跳,“红菊,你这是干嘛啊,一惊一乍的,有鬼跟你后面了吗?”秋儿冲红菊这个从小到大的玩伴翻了一下白眼,继续埋头干自己的活。

“秋儿,春斌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打扮的很时髦的城里女孩,说是他女朋友,回家来结婚的,还听说,那个女孩的父亲是个大官,是春斌的顶头上司呢。”红菊气喘吁吁地擦着头上的汗,又满是气愤的大声说。秋儿愣了,看着红菊,不相信的说:“不会吧,春斌前段时间还打电话给我说,秋后回来结婚的,你认错人了吧?”

“唉哟喂,从小玩到大,我连人都认不清啊,你这个傻子,人家说回来结婚,又没有说跟你结婚,是人家变心了,你还帮他说话,这个春斌,太不像话了,亏你还等他六年,秋儿,你现在怎么办?”红菊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替秋儿担心。

秋儿沉默半刻,咬咬嘴唇,看着红菊的样子,好像是真的,但心里还是有点不相信,对红菊说:“我不信,我马上去找春斌问清楚,”秋儿放下了手中的菜刀,擦擦手,转手向门外冲去。

“给我回来,还去干什么,去丢脸吗?人家傍上了大官的女儿,想的是以后飞黄腾达,还要你干什么?”秋儿爹从门外进来,指着秋儿,气哼哼的说:“你这个傻妞,早就给你说过,春斌上了军官学校,出来了你们的文凭地位都不配,他怎么还会要你这个乡下妹子?人家夏海也是从小和你一起长大,对你那么好,人也敦厚,勤快,肯吃苦,你就是看不上,偏要傻傻地等春斌,还一等就是六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现在知道了吧?”

“好啦,不要说了,咱的闺女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一个死心眼,咱们不清楚吗?闺女已经很难过的了,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秋儿妈发愁的对秋儿爹嘟囔说。

“是啊,大叔还是不要说了,让秋儿也想想以后怎么办吧?”红菊也赶快在一旁帮忙说。

“怎么办?还好,人家夏海还没有对象,还在等着咱家秋儿,我马上就找人说媒去,这次必须要听我的,我可不想再让人笑话了。哼,咱闺女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标致,能干,我就不信,除了他春斌,咱闺女就找不到好人家了……”秋儿爹气哼哼地说。

“还有,从现在起,你不允许去见春斌,自己有骨气一点,不要让村里人看不起。”看了看抹泪的秋儿,秋儿爹无奈地叹了口气,背着手,转手出门去了。

{二}

“唉,秋儿真是一个死心眼的女娃,和她一般大的女娃,小孩都叫妈妈了,她白等春斌六年,最后还是被人一脚踢了,现在,村里都传遍了,叫她以后怎么见人啊?……”秋儿还是不甘心,想去找春斌问清楚。从四大妈家门前经过,从门里传来了四大妈为她抱不平的叹息声。

“谁叫她死心眼,村里谁不知道夏海喜欢她,一直都在等她呢,放着眼前的实在人不要,偏要想飞上枝头去当凤凰,活该……”四大伯没好气地回答。

“听说,春斌的城里媳妇在咱们农村住不惯,说我们这太脏,要走呢。”

“城里人娇气,当然不习惯,看这个女娃,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春斌这小子,以后有得罪受了。”秋儿知道,村里就这么大一点地方,谁家有一点什么事,马上就全村皆知了。原来,她已经是村里人谈论的对象了,本来想去找春斌弄清楚,但这会听到这些话,她再已没有勇气去找春斌问明白了。

秋儿病了,不吃也不喝,把秋儿妈吓坏了,找来村里的医生老王头看病,老王头把脉后,说:“身体一切正常,可能是心病,不好医的,心病还需心药医哦,你们还是想想办法解开闺女的心结吧。”然后摇摇头走了。

秋儿妈明白闺女的心事,比前比后的劝说,用尽了所有的方式,秋儿还是一句话都不说,也不吃不喝。秋儿爹成天板着脸,要不就唉声叹气,拼命的抽烟,似乎,只有一个个的烟圈,才能飘散心头的愁。秋儿妈没辙了,病急乱投医,赶快跑去找来红菊,让红菊陪陪秋儿,并多劝慰她。

“其实,秋儿,春斌这样做,有他的理由,你想想,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现在有几个年轻人愿意呆在农村,没有多少发展前途,一辈子受苦受累?他读书出来,就是想有更好的前途,如果娶了你,他就得努很大的力才能往上升官,而现在,他娶了欧阳岚岚,靠着她父亲的关系,往上爬很容易的哦。”秋儿躺在床上,把背对着红菊,还是不说一句话。

红菊不理会秋儿的无言,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脾气和性格都了解,秋儿一直都是一个善良,通情达理的人,不会钻牛角尖,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她也知道,秋儿虽然不理会,但还是在听她说话,红菊自顾自地接着说:“秋儿,我们的命贱,就像后山的狗尾草,不起眼的,就别再想春斌了,现在的他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依我看,夏海才是真正适合你的人,他人踏实,又能吃苦,村里人谁不说他好啊?我倒是蛮喜欢他的,可他看不上我,心里只有你,谁叫咱没有你漂亮能干呢?所以,我只有委屈的听父母的话,把自己许配给一个不了解的人了哦。”

红菊坐在床头,摇了摇秋儿的身子,有点迷茫,又像问秋儿,又像是问自己:“爱情到底是什么呢?就是你对春斌的样子?还是夏海对你的样子?我爹说,他们那一辈人,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情,不还是照样结婚生子过日子。不像现在的年轻人,把爱情看得那么重,结果,离婚的还那么多。爱情并没有让他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过一辈子。是不是生活真的不需要爱情,只需要柴米油盐酱醋茶,和一个真正对你好的人?”

红菊出来了,秋儿妈着急的等在门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红菊,红菊把她拉到一边,安慰说:“不要着急,秋儿没事的,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她会想通的,过几天就会好起来。”

以后的几天里,红菊天天来看秋儿,并带来了关于春斌和他城里媳妇的新鲜事:“听说,春斌媳妇看见他家的茅坑就吐,说太臭了,死活不愿意上,春斌娘没办法,上街给她卖了一个马桶,每天早上还像保姆似的,去倒去刷……”

“听说,春斌媳妇不习惯吃他家的菜,说那么多筷子都在一个盘子里夹菜,不卫生,会有传染病。真是的,我们这里人,这么多年都这样吃饭夹菜,不都还好好的?真娇气。”

“听说,春斌媳妇说我们农村人不爱干净,连一个洗澡间都没有,每天她不洗澡就睡不着觉,春斌妈去给她卖了一个大的澡盆,她不要,说她要淋浴,不习惯用澡盆,春斌每天都得骑车带他媳妇到城里洗澡去。”

“听说,春斌他们领结婚证了,春斌的户口也要转走了,手续都办好了,以后,就是真正的城里人了。”

“听说,春斌媳妇吵着要回去了,说乡下蚊虫多,上街还要跑老远,她吃不好,睡不好,玩不好,再呆下去,她就要变得疯了。这阵子,可把春斌妈折腾够了,但为了春斌的前途和幸福,只能忍气吞声的伺候着。背地里对人说,还是我们秋儿好。”

{三}

后山坡上,狗尾巴草在风的诱惑下,不停的左右摇摆,找不到自己该停留的方向。秋儿一个人悄悄的坐在那一片狗尾巴草的边缘,呆呆的望着山下的马路,一辆黑色的宝马周围,站满了送行的人群。远远的,只看到春斌和那个城里女孩手牵手,好像在和旁边的人告别,秋儿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马路上的人群都变成了模糊的影子。

秋儿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折叠得方方正正的手帕,迟疑了片刻,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是一个狗尾草编成的戒指,干枯的已经只剩下了茎干。狗尾草带着秋儿的思绪,走进了回忆……

也是这后山坡,也是这秋风送爽的日子,留着往日的爱恋和承诺。

“秋儿,我虽然是高中毕业,但呆在农村不会有出息,我决定去当兵,你一定要支持我,等我有出息了,你嫁给我才会有好日子过……”

“秋儿,我考上了军校,以后毕业了就是军官,你等我四年,我毕业了就娶你。”春斌兴高采烈的牵着秋儿的手,同坐在狗尾草丛中。

“四年是个很漫长的日子,万一你反悔了,我怎么办?”秋儿有点迟疑的望着春斌,问道。

“从小我们一起长大,我一直都喜欢你,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不许任何人来抢走你。还有,夏海那小子对你好像有意思,你可要当心,一定要等我回来娶你,咱们拉钩盖章,一辈子都不许反悔。”春斌很是霸气地伸出了大指姆,和秋儿的指拇和在一起,许下了承诺。

一阵风吹过来,狗尾巴草摇摆着,靠到了他们的身上。春斌拔下了两颗草头,编成了两个指环,拉起秋儿的手,小心翼翼的把其中一个,戴在秋儿的指拇上,然后,把剩下的一个戴在自己的手上,深情的说:“秋儿,我先用这个草戒指圈住你,免得你被人抢跑了,等我以后毕业有钱了,我一定买一个真的结婚戒指给你,一定记住我们的承诺哦。”夕阳照在后山坡,照在狗尾巴草,照在他们的身上,举起手,看着草指环,幸福爬满了秋儿的心坎。

擦干眼泪,马路上已经空无一人了,春斌带着他的城里新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远了,宝马也消失不见了。曾经心爱的人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曾经的承诺也被秋风吹落了,洒落在狗尾草里,再也找不到。

夕阳的余光照射着狗尾草,手帕里的草指环呢,怎么没有了?秋儿慌得赶快四处寻找,却再也看不到草指环,寻不到曾经的爱恋了。没有了,什么都结束了,秋儿恍恍惚惚的向山下走去,仿佛把心掉在了这个后山坡。

{四}

春斌走了,秋儿的病也好了。只是,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看见村里的人,也只是笑笑,招呼一声,就匆匆忙忙得赶快离开,不再多说嬉笑,没有了以前的活波和热情。没事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默默地发呆。

夏海也正式的进出秋儿家的门,正是秋收季节,夏海总是乐呵呵的,任劳任怨地帮着秋儿的爹娘忙地里的活,把秋儿爹喜得,逢人就夸夏海好。秋儿也比往年轻松了很多,对夏海的态度,虽然没有恋人般的依恋,但也没有排斥,还和往常一样,夏海也知道,秋儿一时还难真正的走出伤痛,但他不在乎,因为他爱秋儿,还有就是秋儿答应了他们的婚事,在秋收完了后就举行,这就是最幸福的事。

有夏海帮忙收种,秋儿家很快就忙完了。秋儿爹好像都有点离不开夏海了,非要夏海在家多住几天,虽然都在一个村子里。理由是,秋儿的生日马上就到了,给秋儿过完生日在回家。

秋儿生日那天,夏海带着秋儿,去城里给秋儿挑了一身好看的衣服,作为生日礼物,当秋儿试穿衣服走出来,夏海都看呆了,觉得秋儿就是仙女下凡,终于明白“人要衣装马要鞍”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晚上,秋儿妈不要秋儿帮忙,自己亲自做了一桌丰盛的酒菜,一是忙了这么多天,没有好好款待夏海;二是为秋儿第一次正式的过生日。夏海为秋儿爹斟满了酒,两人边喝酒边开心的说话。

秋儿爹今晚特别的高兴,也喝了很多的酒,秋儿妈在一旁看到,急忙劝阻夏海,别在给他倒酒了,说:“秋儿他爹都醉了,再说他的胃也不好,不能在喝酒了。”

“夏海,给我满上,咱爷俩再来十杯,谁说咱醉了,咱心里高兴呢,咱还有话对夏海说呢,满上,满上。”

“爹,你就少喝点酒吧,夏海,别在给爹倒酒了,”秋儿看到爹喝了不少的酒了,也在一边发话了,夏海看看秋儿和秋儿妈,点点头,对秋儿爹说:“叔,还是别喝了,来,多吃点菜,”说完,用筷子夹了菜放进秋儿爹的碗里。

“夏海,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叫我叔了,得改口叫“爹”,秋儿,你说是不是啊?”

夏海望着秋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着爹期待的眼神,秋儿知道,改口是迟早的事,于是对着夏海点了点头,这可把夏海乐坏了,赶快冲秋儿爹娘鞠躬:“爹,妈,夏海今起就改口了哦,今后,我就是你们的半个儿子,我会和秋儿一样,好好的照顾你们。”

秋儿爹站了起来,举起酒杯,哈哈大笑:“好样的,夏海,我就这一个闺女,别人把她当草,咱把她当宝,从今天起,咱就把秋儿交给你了,忙完了这阵子,你就回家好好准备准备,来娶走秋儿吧。还有,夏海,有件事我可得说在前头,秋儿和你从小一起长大,她的事你都知道,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一定要好好待她,不许欺负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如果能做到,就干了这一杯?”说完,望着夏海,夏海点点头,拿起酒杯一干而尽。“哈哈,爽快,干。”秋儿爹也一饮而尽。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得太急,秋儿爹猛的咳嗽起来,突然从嘴里喷出一大口的鲜血……

{五}

秋儿和秋儿妈一下子吓呆了,还是夏海反应快,赶快把秋儿爹扶到凳子上,忙着用手擦去他嘴角的血,“爹,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马上送你去看医生。”说完,蹲下身就要背秋儿爹。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