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系列h合集在线阅读——东北大炕全集\\坐骑

66军骑兵连最彪悍最烈的战马是“豹”。

能驾驭它的是连长。“豹”就是连长的坐骑。

连长和“豹”是最亲密的战友。十年了,它从一匹野马驹成长为一匹战功赫赫的战马。他也从一名骑手成为了连长。十年军旅生涯,他们朝夕相处,谁也离不开谁了啊!

怎奈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十年的骑兵生活就要结束了,当了连长的王老大也要转业回家啦!再不能骑着“豹”一马当先,驰骋疆场了,再也听不到那战马的嘶鸣了!

“豹”通人性呀,它眼角儿淌着泪,咴儿咴儿地哀叫着,真揪心啊!老大一狠心,踏上了回乡的列车……

那年是1979年。老大分在商业局上班。他是两头沉,家在农村,自己在城里,早去晚归的,天天像练长跑似的来回跑着上下班。他多想有辆自行车当坐骑呀!

人事科的张科长骑一辆凤凰牌26型轻便车,大链盒,转零,单撑。擦得贼亮贼亮的。看坐骑就知道主人的身份。老大看着流口水,眼馋的没法说。

业务科赵科长的坐骑更好。上海产的永久牌轻便车,墨绿色,双暴闸,斜双粱。那车只要一上路,闯红灯警察都敬礼,享受部长“大红旗”的待遇,一路绿灯。您说神气不神气!

那时是计划经济,别说买车子,就是买菜,也是凭票的。不过,这票就是商业局发的。近水楼台先得月。老大想自己的困难明摆着,只要找局长说说,准成。

今天一上班,老大就推开了黄局长办公室的门,单刀直入的求局长:“我想买辆自行车!”

局长把眼从老花镜里向上翻着看老大,看了会儿说:“你就是王老大同志吧?”

老大赶忙立正回话:“对,对对!是老大!才分来十来天的军转干部。”

“哦!想买车子?”

“恩。路远,十来里路呢!”老大解释说。

“是该有辆车子呀!写个申请,在办公室登个记吧!”局长说的很认真。

老大没想到这么大的事,局长几句话就给解决了。高兴的连个谢都没来得及说,就跑到办公室去找李主任。

“局长让找您,登个记,给张票,买辆车。”老大心里美滋滋的说。

李主任从文件柜拿出册厚厚的账本,记了下来,笑着对老大说:“都登记好了,你就等着吧!”

“大约要等多长时间啊?”老大问。

李主任很会讲话,对老大也很客气:“您登记的是第66号。每年发两次票,每次三五张。”李主任把算盘推到老大面前“你要等多长时间,还是你自己算算吧!”

老大闷了会儿,恍然大悟:“算个屁呀!那还不等到公鸡长出了牙!”老大被戏弄了,说话带着火药味儿。

黄局长从对门自己的办公室走出来解释:“老大呀,你是个军转干部,党员,有困难要自己克服。要发扬军队的优良传统!更要为党,为国家分担忧愁啊!”局长显然是在唱高调儿。

血气方刚的王老大憋了一肚子气没处撒。他按住火气慢慢冷静了下来,他不能让人看不起自己。他礼貌的当着众人对局长说道:“局长啊,车票我不要啦!咱是党员嘛,咱是干部嘛,咱不为党和国家分忧谁分?咱不为局长解难谁解?车子问题我自己解决。局长千万别再为我坐骑的事儿费心啦!”

市郊高庄桥有个大集市,星期天正遇骡马大集。老大一大清早就来到集市上。

骡马上千太贵。黄牛迟钝太累。他打定主意买头驴。老大是行家,在集市上转了两圈儿,心中就有了数。集市最外面的柳树下栓了一头小叫驴,老大走过去问:“主家,咋儿买?”

“看好了再说价。”卖家显然是行家。

“看好了,报价吧!”

“一口价,75元!”

“50元。咋样儿?”老大还价。

“不沾!”卖家坚持。

老大摇摇头要走。那卖家看也不看。

老大真走了,心里数着一步,两步,三步......

那卖家还没动静。莫非看走了眼,老大边想边走。四步,五步,六步……

那卖家看老大真的走了,急喊:“回来!再商量商量!”

老大暗喜,但并不理会,继续往前走。七步,八步……

卖家急眼了,三步并做两步跑过来拽住了老大:“依你!行了吧?”

俩人打照面,都会心的乐了。

“驴有毛病?”老大问。

卖家不高兴了:“好好的,有啥毛病!”

老大不解:“那为啥贱卖?”

“买卖做成了,俺也没啥瞒的了。这头驴驹呀,就是个犟。踢人,咬人,不懂号!”卖家竹筒倒豆,全说了。

老大也交了底:“就看准了它的脾气,不然我还不要呢!”

老大买驴干啥?干啥!当坐骑呗!

他要像训练“豹”那样,训练这头小叫驴。让它乖乖的当坐骑。

庄稼人都知道“想着急儿,就养毛驴儿。”训驴和训马可大不一样,毛驴欺生,性野,不是踢就是咬的。一连三天,竟没让这个当年的骑兵连长上了它的背。可老大就是老大,没出一个月,那小毛驴就乖乖做了俘虏,服服帖帖的成了老大的坐骑。老大真如骑上了“豹”似的开心。

商业局办公大楼的后面是一片小树林,遮天盖日的不见日头,树下青青的嫩草任它享用。老大把坐骑拴在这儿,渴不着,饿不着的,很放心。

那天,黄局长不知道怎的溜达到这里。还惊奇的发现了那头小毛驴,伸手就去抓缰绳。不料那驴一调犊,双腿一弹,狠狠踢到黄局长的啤酒肚上。尽管那肚子弹性很大,可还是后退了几步,摔了个仰面朝天。他爬起来,揉着肚子去叫人。可来一个,倒一个。吓得谁也不敢靠前了。

有同事知道是老大的驴,忙把老大喊来。老大一声:“卧倒!”那疯驴像只小绵羊一样,乖乖爬在地下纹丝不动了。

黄局长这才稳住了神儿:“你!你你!不务正业,上班弄头破驴干啥呀?”

“你们谁上班没骑‘铁驴’呀!我的也是交通工具呀!”

同事们笑了,笑得前仰后合。

不知道是笑老大幽默,还是笑局长尴尬?

老大把毛驴梳洗地干干净净的,打扮地漂漂亮亮的,脖子上还挂了串大铜铃铛,游哉游哉地骑着他的坐骑纵横在市里的大街小巷里。

那天,十字路口堵了车,老大正好赶到。驴背上他如鹤立鸡群,帮助警察疏通交通,恰巧被记者发现。次日日报头版刊出了老大骑驴指挥交通的新闻照片。一时间,老大成了名人,传遍了牛城大街小巷。老大好一阵风光啊!

年终,市里在人民剧场召开“财贸系统干部工作会议”,老大骑着驴赶到会场,门前自行车排得满满的,连下脚的地儿也没有。老大求存车处的老太太给驴挂个牌儿,找个地方存上驴。

“是开会的不是?”老太太问。

老大忙回答:“是开会的!”

老太太往驴耳朵上挂了个牌牌,指着电线杆说:“就拴在那儿吧,交4分钱!”

“人家不都是交2分钱吗?”老大指着那排自行车说。

老太太很精明,有理有据地说到:“人家那铁驴是两个轮,你的车是4条腿呀!”

老大无语了。

会不长,俩钟点儿。那知这驴就出事了。把旁边的轿车保险杠给啃了,豁豁牙牙的。又那知这车是市长的!小司机抡起皮带雨点儿般的朝驴屁股打去。咆哮着“打死你!非打死你!”

小毛驴哪经受过这样的毒打,疯狂的嘶叫尥橛子。

老大听见驴叫,知道不好,冲进人群,一声呵斥,那驴一声不动站住了。

“你的驴?”小司机问。

“我的驴!”

“赔我车!”

“为啥?”老大反问。

小司机指着保险杠说:“没看见,驴啃的!”

“知道驴啃还停在它前面。再说,你也不应该暴打我的坐骑呀!它是畜生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

小司机语塞了:“那咋儿办?”

围观者嚷着出主意:找交警!

交警认得这驴,也认得老大。

"那就按交通事故处理吧!"

几个警察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按《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条例》那条处理。忙请示大队长,可大队长这辈子也是头次碰到这事。咨询法律顾问吧,可也没找到依据。

这事儿一撂半个月,竟没了音讯。

年后上班头一天,黄局长在办公楼前等着老大。老远看着老大骑着毛驴过来,急忙迎上去说:“老大呀,局里决定优先给你发自行车票,飞鸽的,满意了吧?”

“不用!不用!谢谢局长了!还是先照顾其他同志吧,我不是有‘车’了嘛!”老大婉言拒绝。

黄局长吃了个不软不硬的闭门羹。举着车票的手老半天收不回来。

过了正月十五,黄局长又把老大叫到办公室,关住了门,神秘的告诉老大说:“局党委决定奖励你辆永久牌自行车,这是车钥匙。”

老大受宠若惊。但他不能要。自己是党员呀,咋儿能搞特殊呢?老大恭恭敬敬的把车钥匙又放在局长那宽大的办公桌上。

老大骑驴上班已是满城风雨。市里指示要解决军转干部的实际困难,可老大不要这车,自己真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黄局长没法向上交代,也弄不明白老大为啥就不要这白送的坐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