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三攻一受的校园寝室文—紫英

紫英明天就要出嫁了。消息不胫而走,这十里八村的人无不为这位人们心中最美的乡村医生找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而喜悦欢欣。尤其是江头寨村,似乎整个村子都沸腾起来了,满街满巷的人们都在奔走相告地谈论着,赞许着。村口的槐树下站着一群大爷大妈,他们七嘴八舌地说,紫英这妹子为了我们这些老人可真的是付出了宝贵的青春,如果我们不是她这七八年来不辞辛劳地为我们巡诊把脉,施医给药,我们哪有今天的健康和快乐?

久而久之,这里山村百姓都称这个女伢子为“守候山村的天使”农民兄弟心目中的“神鹰”。

紫英是江头寨村土生土长的姑娘,爸爸妈妈和两个妹妹都在山里务农。由于她生性聪明伶俐、悟性也很好,但受封建残余思想影响的爸爸总说女孩子读书无用,读再多的书都是生孩子、服侍老公,所以,爸爸曾几次想让她辍学回来照看两个妹妹和帮家务。

在城里做事的舅舅得知这一情况之后,马上步行几十里的山路来到她家说服姐姐和姐夫。他说:“紫英不能没有书读,你如果觉得有困难,那么紫英就住在我的家里,将来她读书的一切费用都由我来承担。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的思想还这么不开窍。”经舅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服,爸爸妈妈欣然同意了。待紫英小学毕业一直到高中,除了暑假和过年回来帮爸爸妈妈做事,读书期间一直就在舅舅家并受到舅舅和舅妈的女儿一般的相待。

聪敏的紫英没有辜负舅舅舅妈所寄予的厚望,三年的高中学历她一直遥遥领先于同届同学们,就在那一年高考她终于金榜填名,以优异的成绩回报了自己的老师和亲人。

紫英是个有理想的女伢子,当高考分数公布之后,他就同舅舅商量说:“舅,在高中我的数理化都很好,我在小时候就曾经说过,如今山里人吃穿都不成问题了,但医疗保障却还很落后。我没有忘记,那一年我的婶婶患了急性阑尾炎,没有一点医学知识的所谓郎中还硬说成她患的是痛经,胡乱开了两剂草药让她喝了非但没有效果,而且痛疼更加剧烈,等几个叔叔将她抬出这二十多里的山路时,还未进乡卫生院的大门婶婶已经严咽气了。所以,我决心要学医,我最大志愿就是将来当一名合格的医生,让更多像婶婶这样的病人得到科学的诊断和专业的治疗。”

舅舅被紫英话语感动了,他非常赞赏眼前这个外甥女之正确的想法和远大的志向,加之又是女孩子,学医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当即同意了她的想法并亲自陪她去班主任那儿,填报了省城某医学院的志愿。

四年的大学生活很快就结束了。紫英毕业后先到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工作了两年,她的目的是跟随医生、教授多学一些临床的东西,也好一边工作一边复习参加执业资格考试,等该拥有的证件都齐全了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由于她笔耕不缀、虚心好学,在附属医院两年的工作进步很大,受到同行、医师、教授和患者的一致好评。院方曾多次希望她从此就留在附属医院做一名医师,但她最终选择的还是“回家”。

当紫英要回故乡当一名乡村医生的想法告诉舅舅时,舅舅一直奉劝她,这是你将来一生的选择,要慎重考虑为好,一旦从这家大医院走出去,以后在想进来就难了。但紫英决心已定,舅舅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相信自己的外甥是一块金子,无论放在哪儿都会发光。

当爸爸妈妈知道了她的想法时开始也反对,但她却用乡村里很多诸如婶婶这样英年早逝的病例劝导爸爸妈妈,他们终于接受了女儿的想法。当她离开附属医院返回山乡的那天,医院的领导不但送她出门,还叫医务科的同志送给她一套在完整的手术设备和临床病例分析等珍贵的书籍。

兴隆乡是个山高路远的小乡,总人口还未超过三万人,所辖五个村,就算江头寨村最大,人口最多。三千多名村民当时只有一位年届耄耋之年的郎中,很多山民有病都得步行二十几里山路到乡卫生院去看病。少有见世面的山民看到回来一位女伢子当医生开始还有点不大相信,在他们看来,女伢子只有相夫教子做家务的份,哪能当医生!

紫英还未回到山里之前就在舅舅家里住了两晚,在县卫生局、工商等部门进行登记,在她的奔走下还得到了县政府的重视,责成卫生局提供一切方便,让她尽快回村筹备,尽早解决老百姓寻医问药难的问题。当她回到山里的第二天起,就风风火火的披挂上阵,和村委的领导协商和筹划场地、站房、设施等相关事宜。在那个寒冬紫英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终于在次年的开春,一所崭新的村卫生站终于开业了。

卫生站开业后,紫英每一天都从早晨8点忙到晚上10点,几乎是马不停蹄地为前来求医问药的群众解除病苦,而且还有不少行动不便的老人需要出诊,无论早晚紫英都要前往,直到老人转危为安才放心。

春卫生站开业还不到两年,就因为药价的上涨,给她造成很大的压力,为此她却苦于分身无术,常常白天去城里进药,晚上回来还要去百姓家里看病,她就只有通过电话请求那些在制药厂供职的同学帮助从厂家直接进货,尽最大可能地以最低廉的价格帮助乡亲们远离病患的痛苦。

整整八个年头,她独自坚守在这个偏远大山中的村卫生站,尽其所学的为当地老百姓解除病痛,把最美的青春留给了这里绵延无边的大山,留给了那些和爸爸妈妈一样终年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老乡亲们。

被山民们称为“天使”和“神鹰”的紫英,长着一副娇小的身段,白皙的皮肤和那双明亮而透着温情的大眼睛给来看病的乡亲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多当年担任过支书、村长的老人也都来到江头寨村卫生站看个究竟。那一天,这些曾经为大山做过贡献的老人看到不少的村民正在看病买药。一个清丽而又和蔼的声音不断叮嘱道:“老人家,这个药晚上睡觉时才吃哦。”“那个头痛粉吃多了不好,你要一盒我不能卖,但可以送一包给你先试试,等你觉得比以前更好了再告诉我好吗?”说话的正是紫英。这个出生于1981年漂亮的村姑,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我很联想到她就是这个山旮旯里被媒体称为的“最美的乡村医生”。

因为来瞧病的老乡很多,既要开处方又要捡药的,忙得她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只是老支书站在一旁简单地给她介绍着今天前来看望的老人们,并告诉她,这些老人都曾经在这个村里工作过。她竟然对这些老人一一鞠躬,问寒问暖地说个不停。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伯握着她的手说:“你了不起呀!这个山村需要你,村里的乡亲们会永远感谢你的。”

“爷爷和伯伯们过奖了,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能有用自己所学的点滴来为乡亲们服务是我莫大的光荣。山里本来就不富裕,离县城又远,乡亲们有个头疼脑热的用用民间草药还能勉强坚持,但是,对于那些抗病毒、消炎什么的没有西药总是不行的,村里早就应该要有自己卫生站和自己的医生了。我单枪匹马的还成不气候,慢慢来吧,我相信有如今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不断深入,建设社会主义新山村步伐的不断加快,再加上有县乡两级政府的支持,村卫生站一定会愈办愈好的。”

“你这个高材生呆在这个闭塞的小山村里,真的是大材小用了。你不会后悔吧?”老支书半开玩笑地说。

“哪儿呀!一个好医生不是非要在城里就能施展才能,如果一个有志于为人服务的好青年从城里到农村来工作,得到村民的爱戴也是一种成功”紫英边检药边说着。

老支书告诉今天来的老人们,紫英不分春夏秋冬,不论数伏数九,总是每天的早上7点就要起床,来不及为自己施点粉黛,吃了妈妈做好的粉皮丝或者是稀粥就匆匆赶到卫生站开门,因为她要赶在看病、打针的乡亲到来之前就要烧好开水,打扫好卫生。你别看这个只有三千来人的村庄,有时候一天的病人会达到几十上百人。

老支书继续说,这跟她初来乍到,多数村民还对这位年轻医生抱着怀疑态度时相比,如今是翻了几番了。在第一年,如果她遇到不信任自己的病人时,紫英就采取先给他们配一天的药,仅两三元钱,总是告诉病人若有效就再回来再找她。为了让病人能早一点得到治疗,她还自费买了一台饮水机放在门口,让乡亲们在卫生站就能及时的服药。

渐渐的这位女伢子医生“医术高、态度好”的口碑越传越远,有不少邻村的群众也赶来找她看病,她总是不厌其烦地给踏进站里的群众端杯倒水,笑迎让座,慢慢的成了这十里八村患者的贴心人。正当紫英把卫生站做得如火如荼之际,母亲对于她的婚姻也操碎了心。

紫英自从回到大山当这个村医以来,就一心扑在了山村的医疗卫生事业上,把所有的心血都花在了为父老乡亲解除病痛之苦上。她并非是个没有情愫的姑娘,别说是一个年过三十的大姑娘了,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也会憧憬爱情的幸福啊!正如俗话说的,男婚女嫁是天性,那个少女不怀春!然,紫英除了因为这一桩长远的事业,她还有自己的想法。她也曾经有很多同学和邻村小伙子的追求和爱慕,但她的第一条件就是要与她志同道合,此外的一切都不是问题。所谓志同道合就是要与她过一辈子的男人和她一起到山里来,与她一起长相守,这种相守就是长期为山里的百姓服务。如果是跟她一样是学医的就更加赞同。

紫英在大山深处的这些年所历经的困难和不便实在太多,一年四季无论酷热的暑天还是冰天雪地的隆冬,当电话铃一响她就要立即动身去出诊。尤其是晚上,只靠手握一把手电筒行走在那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在这深山老林里常常有猛禽野兽、蛇蝎、黄蜂的出没,随时都有被野猪、山牛冲撞的可能。虽然出诊都有患者的亲人来叫和陪同,但还有相当数量的孤寡老人就只能靠她自己单独前往。每当遇到冰天雪地的寒冬,她就像一支在山崖上独自开放的梅花,踏雪而去,踏冰回来。

她没有忘记在四年前的一个晚上,当她出诊行走在去黄地嶂的路上就曾遭到一头野猪牯的袭击,差点就命丧悬崖了。像这样的危险对于紫英来说遇到实在是太多太多。后来好在爸爸妈妈考虑周到,每次去孤寡老人家里出诊时都叫妹妹陪同,要不然这后果真的令人难料。

她考虑个人婚事最多的就是能找一个真诚相爱,不计较她身在乡下当村医的年轻人,当成为夫妻之后就能志同道合的操持这份令她珍爱的事业,尊重和怜爱每一位患病的乡亲。紫英从一个黄花闺女到现在,她走过了并不太短的八个年头,两个妹妹都相继成家了,而她却成了这江头寨村第一个“嫁不出去的姑娘”。但她对此并没有后悔,而且还是跟从前一样爱着她事业,爱着每一位患者。

她常常会在与同学交谈时说:“我所付出的辛苦,我所失去的青春终于在如今获得了丰厚的回报,那就是我的故乡——山旮里的群众终于有了自己的医疗站点和知冷知热的医生,让他们在黑暗里终于看到了党和政府给他们送来的光明。个人的婚姻同事业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乡亲们到卫生站里看病卖药不单单是比城里便宜,有一些实在困难的患者还能在紫英这里赊账,等到有了收入时再一次结清。村里一位近80岁的空巢老人靠捡少量的野生灵芝、枫树菌、山湘子为生,一旦有病来看病拿药却全是一两毛的零钱,对于这样的病人,紫英不仅不收钱,还常常给他们买些有利于老人家食用的点心。在农村尚未实行医保制度前,她为此类老人和患者不知垫了多少钱。

时间一长,这山里的乡亲们都把紫英当成了自家的闺女似的,有病没病都会时常来看看她,给她送来诸如炒粄干,油炸米果等,气氛融洽就像一家人。还有不少赶集时路过的也常来歇歇脚,顺便买一些人丹啊、润喉片什么的。紫英常说,这些都是她意想不到温暖和快乐。

在卫生站的屋檐下有两个燕子窝,燕子总是在每年开春时就返巢;村民们常送来自家地里的蔬菜,逢年过节大家又不约而同的送来糍粑、油果,糯米粄;天热时还不时地同乡亲们一起看露天电影,有说有笑的就像和亲人在一起那样的亲近;她记得每一个医治过的孩子的名字,孩子们也亲切的叫她“大姐姐”“小姨仔”。

有一次,一个老大妈对她说:“你一个城里的女医师,在大城市里这么好都不呆,非得到这乡下来,山沟里又挣不了多少钱你就不会后悔吗?”这样的关心还很多,对于紫英来说没有什么比乡亲们的关爱更温暖的。在她看来,别看大山里蔽塞,但山里人的心灵却很向善、很淳朴、很温馨。在这里八年我真正体会到了人生的意义也彰显了我人生的价值。当我看到如今在大城市的医院,那种像敌我矛盾那样的医患关系时,我就感叹:真正的懂得人性,富有爱心的还是乡下人!医生和病人本来要亲如兄弟,没想到如今常常是兵刀相见。这是道德的缺失也是人性的悲哀!

在紫英的日子里还清楚地记载着:在2007年她也曾萌生过想到县城开一家属于自己医院的想法,这样不但可以增加收入,对于自己找对象也更方便,这山里的乡亲她就隔三岔五的过来坐诊,也许这样就能两全其美了。可后来转念一想,山里怎么可以没有像我这样的女医生呢?

比如,长坑村人口虽然不多,但由于贫穷闭塞,当地很多大妈大嫂因为缺乏基本的卫生保健知识,又相当部分少妇女患有子宫糜烂、阴道炎等不同程度的妇科病,因为即使就是到乡卫生院里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女性妇科医生,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的拖,一直拖到病情恶化了才恍然大悟,但这时候却太迟了,区区不到百十号人口的小山村,光因为妇科引起的子宫癌、卵巢癌、附件癌等疾病而亡的就有十三人。长坑村山高水冷,终年湿气很重,村里得风湿性疾病的人群几乎遍及所有的老人,一些村民40来岁就骨骼变形弯曲,很多已经严重到都直不起腰。而村民最缺乏的就是能够对症下药的好医生。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