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好湿想要你插我|口述激情故事|红尘惊梦

红尘惊梦

文:杨思云

【一】

深秋,凝白的月光沐浴大地,微寒的秋风拂过紫烟的长发,撩起心头一丝惆怅,心底一片茫然。她努力的仰望夜空中那轮明月,想在月宫中寻找那一树的桂花影子,可刺眼的凝白迷离了紫烟的美眸,让她陷入自己的思绪中。犹记得梦宇说过。桂花飘香之时便是团圆之日,可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一年的桂花飘香就是紫烟噬骨痛苦的煎熬。

无数个月圆之夜,除了桂花暗香弥漫,紫烟却永远找不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一阵门铃声惊醒了紫烟的思绪。紫烟打开门一看,姐姐紫菱笑盈盈的站在门外。

紫菱走进门,打开客厅的灯,笑着说:“傻丫头,一个人在家里也不开灯,在干嘛呢?”

紫烟浅笑说:“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灯光,我喜欢一个人在黑暗里发呆,对着月亮瞎想。”

紫菱拉着妹妹的手,慈爱的说“:烟儿,我搬过来和你一起住,好吗?看你一个人,多孤单,你又不会照顾自己,又喜欢胡思乱想,你总是这样把自己囚禁在自己的心牢里,这样是不行的。你本来就很孤傲,再这样下去,会变成冰雕的。”

紫烟瞪了姐姐一眼,娇羞的说:“姐姐,你说啥呢?我工作累得要死,好不容易晚上有点时间清净一下,你就不要折腾我了,瞎掺合啥?!你那么有空,有这份闲情逸致来取笑我,还不如多花一份心思去照顾老爸老妈呢。”

紫菱笑了说:“我就知道你不想任何人进入你的生活空间,你在害怕啥?我又不会向妈那样摧你结婚,干嘛象逃避瘟神一样逃避我?紫烟沉吟说:姐姐,感情的事我不想谈,你想喝点啥?我去拿。”

紫菱看见紫烟神色黯然,知道她又想起不愉快的往事,连忙打住话题,说:“和你一样了。”

紫烟打开冰箱,拿出几块冰粒,放在高脚杯里,加上红酒,递给姐姐,笑着说:“我只喜欢红酒,你知道的,你就将就一下了。”紫菱接过高脚杯的红酒,轻啜了一口,拥着紫烟坐在阳台的沙发上,紫菱凝视妹妹娇媚的容颜,一阵心痛。叹口气说:“烟儿,你就打算这样过日子啊?!都过去这么多年,你还不想走出来吗?!

紫烟幽幽的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高脚杯,用纤手抽出一根香烟点燃。那缭绕的烟雾把紫烟往事的记忆之门打开。犹记得五年前的那个中秋之夜,梦宇打电话给紫烟,相约到西湖公园见面,说有事和紫烟商量,八点准时到紫烟家接她。

紫烟犹豫了一下,想自己已经和伟峰打好结婚证,也有必要和梦宇做个了断,所以答应了梦宇见面的要求。

晚上八点,梦宇准时开着自己刚买的丰田轿车到紫烟家接她,紫烟身穿一袭白纱裙,那一头如瀑的及腰黑发用紫色的蝴蝶夹夹住,踩着高跟鞋摇曳走过来,那娇盈婀娜的身姿活脱脱一个林黛玉转世,梦宇看呆了,紫烟美得让他迷醉。紫烟那苍白的脸孔没有一丝表情,漠然的问:“要带我到哪里去?”梦宇回过神,打开车门,让紫烟上车,紫烟坐上车,看见车头放着一大束红玫瑰,那花瓣娇艳殷红,美得让紫烟心碎。车后座放着一大桶【罐装酒精】,还有食物----梦宇一边开车,一边对紫烟说:“带你去郊外公园,我们去野营烧烤,有很多精彩节目,我还有带烟花哦------”紫烟听完,一言不发,保持沉默。

梦宇看见紫烟闷闷不乐,也就不说话,专心开车,一路飞驰到公园的草坪停车。打开车门,拿好玫瑰花牵紫烟下车。那凝白的月光给大地披上一层白纱,那绿茸茸的草坪在月光下如天然的地毯一直延伸到观音菩萨像前。

紫烟停下脚步,迷糊的问梦宇:“带我来这里干嘛?”梦宇笑了:“疯丫头,你知道今天是啥日子吗?”紫烟给梦宇一个白眼,说:“你才是疯子,今天是中秋节,谁不知道?!你不和家人赏月,约我到这里干嘛?”梦宇笑吟吟说:“中秋节是我们中国最古老的情人节,我要在这美好的时刻,在观音菩萨面前向你求婚,你看,这是我的红玫瑰,还有钻戒,还有我新买的丰田小轿车,这些都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定情礼物,我要在这美妙的时刻,向天起誓,跪地击盟,让菩萨见证我们永恒不变的爱情,让我用自己的一颗真心容纳你的孤傲和冷漠,把你所有的一切包容起来,用我温暖的手牵你共同走向我们幸福的家园,让我们一辈子相牵相守,白头偕老。”

紫烟听了,仰头狂笑,笑得眼角带泪。幽怨的说:“梦宇,你的台词太精彩了,可惜你搞错了,我不是你的故事主角,你的深情表白应该向那个深爱你的莉莉说,而不是我。莉莉前几天告诉我,说你要娶她,新房都准备好了。你今晚是喝多了,还是让莉莉整疯了,跑来对我胡言乱语。”

梦宇听完,嘻嘻大笑说:“烟儿,你又吃哪门子的醋,莉莉是你的闺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爱我,追求我是她的权利,我不喜欢她,拒绝她是我的本能,这和我向你求婚有啥关系?”

紫烟瞪了梦宇一眼,故作轻松的说:“晚了,我们认识这么久,你从来没说过一句爱我,也从来没说过要娶我。我昨天已经答应和伟峰结婚,而且结婚证都打好了,我已经是伟峰的法定妻子,我已经是人妇,你再说啥也没用,太迟了,收回你那迟来的表白;过了今晚,我们就是普通朋友,你也不要再来找我,我不会再理你的。”

梦宇听完,一阵发呆,很久回不过神来;双手扳紧紫烟的肩膀,凝视紫烟,生气的问:“烟儿,今天是不是四月一号愚人节,你可不要愚弄我。烟儿告诉我,你说的都不是真的,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你是在吓唬我,是吗?!我可从来没想过你会一声不响就跑去和别人打结婚证,更不会相信你会成为别人的妻子,你可不要这么吓我,我会疯的,烟儿!从初中到到现在,我一直当你是我女朋友,未婚妻,老婆。你是我的,一辈子是我的女人。烟儿,你忘记我和你说过的话吗?!我要你一辈子陪我,永远不许走出我的视线,你忘了吗?!我们从初一开始学画画,每天天亮,我来不及吃早餐就跑去接你,第一个到画室帮你挑一个最好的位置,陪你上课,画画,等你下课,送你回家。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要把你从你爸妈手里把你买过来,当我一辈子的贴身丫头,伺候我一辈子,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烟儿,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去深山原始森林写生吗?!那七月的酷暑晒得我们头晕,迷失方向,我们带的干粮和饮料都吃完喝完,我们在山顶上,空无人烟的深林让我们恐惧,我们又饥又渴,嘴唇干裂--我把身上唯一剩下的一个橘子剥开,一小片的压汁抹在你的嘴唇上,送到你的嘴里,你不忍心一个人吃,叫我一起吃,我那时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们能安全走出去,一定把你当成我手心里的宝,好好呵护你一辈子。”

紫烟听了梦宇的话,闭上眼,往事一幕幕历历在眼前,脉络清晰,耳边又回旋起梦宇那说过的蜜语,那真挚的情让自己泪眼朦胧。紫烟深深叹了一口气说:“梦宇,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更没有骗你,我真的在昨天和伟峰打好结婚证,一切已经成为事实,木已成舟,无法更改。我们过了今夜,你我就缘散彼岸,从此相忘红尘,好吗?!”

梦宇听完哭喊着说:“紫烟,这么大的事,干嘛不和我说一下子就跑去登记结婚。我问你,我买的那套房子,里面的装修和家具那一件不是你亲手设计和挑选?那是我们的家,我们温馨的港湾,你不要了吗?!我也是美术学院的高材生,我会不懂吗?!我干嘛要你过目,我就害怕我设计挑选的不合你的意,怕你不喜欢,所以才叫你去筹备,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意吗?!紫烟,我在南海读大学,毕业可以留校当老师,可我不要,跑回家,不就是为了你吗?!紫烟,你说学画画没前途,我也转行去做贸易,目的就是做你喜欢的事业,你说啥我就做啥,我这样对你还不搞真心吗?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难道就没感觉我对你的爱吗?!紫烟,你究竟要我咋做?!你才满意?!紫烟,你何时才能相信我对你的真心和痴情。紫烟,你为何要听信莉莉的话,你为何会相信我会去娶莉莉,你为何对自己没信心,为何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你连一句话都不问我,就跑去和伟峰打结婚证,你爱他吗?”紫烟,我们十年的感情抵不过莉莉一句话,你好残忍,你不但对我残忍,你对自己更是残酷,嫁给你一个不爱的人,你会开心吗?你会幸福吗?你究竟在和谁赌气,你用自己一生的幸福去陪葬你那高傲的自尊心,值得吗?!”

紫烟听完,不屑的说:“爱是啥?!爱这个字符在我眼里是最不值钱的,也是最不可靠的谎言;婚姻是啥,是一种牢笼,在我眼里,爱和婚姻啥都不是。在现代人的眼里,在这个充满欺骗和谎言的煽情社会,只有天真的人才会去信爱,也只有愚蠢的女人才会去嫁给自己深爱的人;理智的女人只会去嫁给深爱自己的男人,而聪明的女人就会去寻找彼此都没有爱的人去结婚,而我只是一个理智的女人而已,所以嫁给深爱着我的伟峰。”

梦宇听完紫烟的话,如五雷封顶,气急败坏的说:“你疯了,这是啥歪理,这是你的内心话吗?你为何会有这么可怕的理论?!

紫烟推开梦宇的双手,说:你冷静一点,你想一想,两个深爱的人,彼此太爱太在乎对方,眼里根本就容不下一粒沙子,会因为琐事而吵架,会精疲力尽,再好的感情都吵没有了,最终只有相互伤害,到头来还不是转身成陌,这是我承受不了的。我不爱他,我就不在乎他做啥,无视他的存在,我就不会痛苦,这才是我要的生活,也许我很自私,但人谁不自私,你不伤害别人,别人会来伤害你,所以我可不想做受伤害的人,我的选择没错。”

梦宇听紫烟说的话,如万蚁噬心;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须臾间弥漫,他跪倒在紫烟面前哭着说:“烟儿,我爱你,我不在乎你和伟峰打好结婚证,你还没正式结婚,你明天去和他办离婚手续,我们结婚好吗?我不在乎一纸契约,我只要你,我只要和你生活在一起,我等你,等你办好离婚手续我们马上结婚,好吗?”

紫烟惨然一笑,说:“不可能,伟峰追我的时间并不比你短,他爱我胜过爱他自己的生命,他绝不会答应和我离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可不想再去伤害另外一个人。”

梦宇紧紧抓住紫烟的手说:“烟儿,你就这么绝情,这么残酷?你不忍心伤害伟峰,你就忍心伤害我吗?!

紫烟说:“梦宇,你的世界里,女人一大堆,我只是你百花丛中的一朵,你还有一个深爱你的莉莉。伟峰不一样,他的世界只有我,他可以为我失去生命,你行吗?!”

梦宇说:“你咋知道我不行,这难道可以试吗?!没了你,我的世界已经没有颜色,活着和死去有啥区别?紫烟,你难道就没有回头的路吗?你就这样忍心离开我,让我受痛苦的折磨,让我在情海里颠沛流离,苦苦煎熬吗?”

紫烟说:“梦宇,不要说了,说啥也无法改变事实,我心已决,再说下去,连朋友都没得做,我不想再和你吵下去,没意思,送我回家吧”。

梦宇拉住紫烟的手说:“今晚,你如果不改变决定,去和伟峰办离婚手续,和我结婚,我绝不会放你走,我死也不会放你走-----”。

紫烟听完,嫣然一笑,说:“梦宇,你不送我回家,我可以自己打出租车回家,我最恨人家威胁我。”

挣脱梦宇的手,清绝的转身离开。

梦宇看着紫烟那一抹白色的身影越走越远,大喊一声:“紫烟,你走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你如果再不回来,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我,我会从这个世界消失。记住,每一年的中秋之夜,在桂花飘香的季节,我会用我残留的灵魂来纠缠你,让你一辈子不得安宁-----”

紫烟听了心里一阵颤抖,心里涌起一丝丝寒意。但她还是狠心离开,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梦宇的视线中。

梦宇看着紫烟那落寞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瞬间的世界颠覆了。绝望弥漫心瓣,他带开车门,拧开放在后座的酒精罐盖,把所有酒精淋在丰田轿车,自己坐在车里,用打火机点燃烟花;花苗四处飞溅,沾满酒精的丰田轿车一下子被花苗点燃,熊熊火舌吞噬了轿车,随着一阵爆炸声,浓烟滚滚---紫烟听到爆炸声。惊呆了,回头一看,火光照亮了西湖的上空,她连忙打119和12o,可救火车扑灭火时,丰田车已经面目全非,车内只剩下一具烧焦的黑尸。”紫烟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往事如电影在紫烟的脑海重复上演,让紫烟戚然泪下,恍惚间燃尽的香烟烙痛了紫烟的纤指,一种疼痛把紫烟惊醒。

紫菱看着妹妹那红红的双眸,分明看见她眼里的泪在打转,心痛的说:“烟儿,不要抽烟了,每次抽烟你就要想起往事。梦宇都走了五年了,你干嘛还不释怀,你干嘛要这么折磨自己。这么多年来,你总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你不但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伟峰。你们打结婚证五年,又不举行婚礼,又不解除婚约,你有没有想过伟峰,这对他公平吗?!他对你这么好,你干嘛不试着接受他,好好过日子,你难道就这样过一辈子,你有没有替伟峰想一想,他有多痛苦,这种生活,对你对伟峰都是一种折磨和煎熬,你为何不放下心结,从头开始。梦宇过世五年了,他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不开心,梦宇那么爱你,他也希望你幸福--烟儿,听姐一句劝,忘记过去,从头开始好吗?”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