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了儿媳妇阿容-饥渴的护士自慰被发现|心灵按摩系列《和不对的人聊聊天》

和不对的人聊聊天

我在网上等一个人,一个倾诉的对象。

我是一个忠实的倾听者,或者叫隐私窥探者,这是件极需要花费时间和耐心的活儿,一般人都不会干长,我例外,因为我一转手就把别人的隐私写出来卖了钱。

我很有职业道德的,起码比那些心理专家有道德,他们一方面满足了自己对他人的隐私窥探欲,一方面在收人费用时还振振有词,太缺德了我感觉。

这会我趴在网上,像一保蜘蛛,静静地,一般码字的人都很安静,我也是。

偏偏有人不让我安静,跟我打招呼了,是小碗,我一直不明白,小碗这网名有什么意义,表示一个人饭量小还是器量小啊。

应该不会,碗小可以多盛几次啊,尽管她是女人。

小碗说,我知道你在的,说话吧。

我不说,假装不在。

小碗又说,假装不在是吗?那我骂人了啊。

骂人,我可不能再假装看不见了,于是我就慢悠悠打出两个字:电话!意思是我正跟人通话来着,无暇兼顾其他。

像给我作配合似的,电话真就在那一会儿响了,很急促地响了两声,又很急促的挂了。

神经病!我在心里骂了一句。

小碗在那边发话了,不想跟我聊天就明说,撒谎很累人的。

我说,我撒谎了吗?

小碗说,手机一打就通,当我苕呢?

我一下子苕了,这个小碗,不简单,才加我三天,连我手机号都弄到手了。

我只好发过去一个汗的表情,我等人呢,抱歉。

是吗,你肯定她会出现?小碗好奇地问。

我肯定,只不过等的时间长短而已!我言之确凿地回答。

长时间的等待,会把习惯宠坏呢!小碗调侃说。

呵呵,我大笑,我像宠女人的男人?

也是的,宠女人的男人不会不在乎女人主动打招呼的!小碗幽幽地发过来这么一句话。

生气了啊?我问。

不至于吧!小碗说,只是觉得吧,你在等待一个必然出现的人出场前,可以先和不对的人聊聊天的。

和不对的人聊聊天?我复制过去这段话问她。

是啊,我们刚才不是一直不对路的吗?她反问我。

很另类的女人呢?我一下子来了兴趣,一句网上流传很广的话一下子蹦了出来,人生重要的不是所站的位置,而是所朝的方向!我是不是应该把方向朝向小碗呢?

一念及此,我端正了身子,这是对她的尊重呢,尽管她在屏幕那边,什么都看不见。

好吧,我说,人生最快乐的事,莫过于跟女人在一起,其次才是看书做研究!我盗用某名人的话来显示自己的学问。

这才像个好男人说的话!小碗发过来一个呲牙露齿的笑脸,不过李敖这话你没有说全,居然是读过李敖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不该叫小碗的,应该叫小斗,才高八斗的斗。

李敖后半部分他是这样说的,但是跟女人的关系太变化无常了,太短暂了,而做研究是稳定的,长久的,事实上最让人快乐的还是男女关系。

好男人是什么标准啊?我扯开话题,诚然,跟个不熟的女人聊最快乐的男女关系,我一时还不好深入,虽然我极想深入一回。

好男人吗?小碗犹豫了一下,第一不该让他的女人悲伤!

这么简单?那第二呢!我敲出这么一行字。

第二吧,好男人应该尽量让他的女人不再悲伤!小碗字斟句酌地打过来。

这就不那么简单了,我琢磨了一会儿问她,你的意思是女人的悲伤和眼泪,不仅可以衡量爱情,更能够度量男人?

嗯,小碗重重又点一下头,打开视频,天啦,荧幕上一个清丽的女人正泪流满面,有几滴砸在键盘上。

你男人惹你生气了?我小心翼翼发问。

是的,就在今天!她甩了一下头,似乎想把男人这两个字从脑海里甩掉。

又一个负心汉啊!我打出三个感叹号。

你才负心呢,我怪他是因为他没把女儿留下来,只要他一句话就可以的。

这里面肯定有故事,我一下子来了精神。

却是个让人落泪的故事。

七年前,小碗在医院得知有个出生十天的女婴被遗弃,心里犹豫了一秒钟,真的,仅仅一秒,孩子就有了妈妈。

有了妈妈的孩子两天后,跟自己的亲生妈妈照了面,可惜,那时孩子虽然能睁开眼睛,却记不住妈妈的长相。

五年前,孩子随小碗嫁到京城,故乡的一切成了岁月的底片。

只是这底片却成了时光的再版,女孩的亲生父母再次联系到小碗,这次,小碗夫妇犹豫了64800秒,三天啊!最后男人开了口,同意了小碗的意见,孩子归还给那对夫妇。

小碗这时候刚送走孩子,在男人怀里哭醒过来,她有无数的话需要倾诉,所以她选择了我。

其实只要他一句话的,那对男女肯定会再没脸出现在我们面前,更别说带走我们的女儿了!小碗拿起纸巾擦眼泪,你们男人应该知道的,女人的心是细瓷做成的,碰不得,一碰就碎的啊。

小碗的眼泪再一次飞落键盘,我无语,女人的悲伤和眼泪,不仅可以衡量爱情,更能够度量男人!不过这一回例外,我从小碗的悲伤里,度量出一个大爱无声的好男人。

和不对的人聊聊天,应该也是好男人的一个标准!默默地关了视频,我顺手抓起一把纸巾,好男人还有一条标准,有泪也不要当着女人流,小碗的男人教会我的。

静静的爱

女人的视频点开时,男人愤怒了一下。

愤怒是有理由的,男人以为女人用下载的明星视频在忽悠他。

有这么好看么?男人恍惚了一下,取下眼镜将镜片上的潮气擦干,再戴上,视频里还是那个好看的女人。

女人冲他扬了扬兰花指,指修长,春葱般的嫩,是一双未经雕琢的玉手,手若柔荑,肤若凝脂呢这是。

男人喉咙响了一下,也扬了扬手,扬完才想起来,这一举动有点像受了遥控,自己是没有视频的,幸好没有,否则,自己那双糙手,不吓得人家迅速闪人才怪。奇怪,一个心死的人居然会被遥控?

女人打过来一串问号,意思是他怎么不说话了。

男人想了想,打出两个字——惊艳!

女人的红唇撅起来,笑了一下,键盘敲响,也是两个字——谢谢。

男人说,拜托你不要撅嘴好不?挑战我抗拒诱惑力的指数呢这是。

你是说我的红唇能改变季节?女人篡改了刀郎的一句歌词发过来,完了还调皮地伸了下舌头。

男人笑,改变季节倒不至于,但起码改变了我的血液循环!是的,男人没撒谎,明显觉得自己心跳加速了,多久没这感觉了啊?

这话看来让女人很受用,女人站起身,镜头里空了一下,像男人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电线短路过后再复明的那一瞬间,是值得让人期待的。

果然女人再次进入男人视野,外套没了,紧身的红T恤显示出女人妙曼的身材来,想来,男人的这番话也改变了女人的血液循环。

女人冲男人做个鬼脸,抱歉,天热,下了件衣服。

男人打出七个字来,窈窕淑女啊,妹妹。

女人浅笑了一下,跟着打出七个字来,君子好逑乎,哥哥?

男人也浅笑,可惜我不是君子。

女人没反应过来,咬了咬红唇,此话怎讲?

男人飞快发过去,不然今夜要辗转反侧了。

女人一捂嘴,摇头,那么该我夜不能寐了?

男人嘴角露出笑意,如果今晚我睡眠质量严重下降,你得为此事负责!笑完自己也吓了一跳,居然有心情开玩笑了?

女人唇边也绽开花朵,行,给个期限吧。

一辈子吧?男人小心翼翼地打出这么一句,有点投石问路的意思。

半辈子吧,打个折!女人倒是水落石出的。

也是的,两人都过了四十岁,人生不只剩下半辈子了?

男人说,同意,要不要签份合同,一式三份的那种?

女人说,行啊,最好公证一下。

男人哈哈大笑,那个多浪费啊,要把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继承下来。

女人忍俊不禁,是个过日子的人呢你。

男人说,要不要一块过啊?这话暗含挑逗的成分。

女人把额前的一缕头发撩开,过日子是要进入婚姻的呢。

男人明显怔了一下,两人都是围城中的男女了,这话是善意的提醒还是别有用心的勾引?不得而知。

你们女人怎么理解婚姻的,男人侧了头幽幽叹口气发问。

走进婚姻不是为了享受,而是建设!这样理解,对吗?女人想了想,敲出这么一行字。

男人若有所思说,走进婚姻是为了建设?我喜欢这观点。

女人说该我问了,你们男人怎么理解玫瑰与爱情的?

爱只是一瞬间的感悟与判断,与玫瑰无关!男人也沉吟了一会才发过去,面对一个有思想的女子,他不想流露出自己的浅薄来。

与玫瑰无关?女人复制过来,只是一瞬间的感悟与判断?

男人点点头,打出武林外传中郭芙蓉的那句口头禅来,我敢肯定确定以及一定。

女人笑了,你很幽默!

男人笑了,你很智慧!

女人不解,一个大大的问号发过来。

男人解释,只有智慧的女人才懂得男人的幽默。

那我们不是心有灵犀了?女人反问。

都恨不相逢未嫁时呢!男人调侃。

女人忽然咬住红唇,能给我一场静静的爱么?

静静的爱?男人真的不明白了,感觉像有什么预谋似的。

就是那种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式的爱,静静的不是张扬的,疲惫时借你肩头靠一靠的那种爱。

心灵栖息的港湾吧?男人说。

嗯,女人点点头,这要求或许有点难以让你接受。

男人说,我努力吧,虽说现在闪婚时代,但我更向往古典爱情的芬芳。

是的,男人的婚姻那天刚好接近死亡,他以为以后的岁月再也嗅不到那栀子花般的清香了。

但分明,有花香自舌尖绽开。那应该是心灵的花香吧!男人想。

这么想时,他看见女人眼里有晶莹的泪花儿竞相绽放。

男人不知道,这女人是妻子脑瘫前托付闺中密友加他做他的网友,为的是给他一场静静的爱恋。

妻子知道,没有她的嘘寒问暖,男人可能就一蹶不振了,可一旦走进婚姻不是为了享受,而是建设!建设是要投入十足信心的啊,女儿还小,没了母爱,建设人生就得依靠男人了,父爱,也是静静的爱呢!

三〇八房间

喏,钥匙拿好了,楼上,三〇八房间。

女人揉了揉惺忪的眼,打个呵欠,扭头,见电视屏幕上只剩下一片雪花了,操起遥控板胡乱摁了一通,依然是一片雪花连着一片雪花,女人就嘟哝了一句,这么晚了还住什么店?

张卫健恶毒地笑了笑,说,这么晚了还有这么好的房间?

是的,吊钥匙的白铁皮上打着三〇八号钢印,为让那几个数字更醒目一些,钢印上又描了红漆。

这是临水的一间房,氤氤幽兰的水汽漫上阳台,阳台上居然还有一盆花,很少有旅馆会设计阳台的,花是夜来香,正开得热烈而奔放。

这样的夜晚,很容易让人想起某个女人的,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值得怀旧的地方,不是吗?房间里床是雕花的那种老式宁波床,房间里也没放沙发,只有一个美人靠,张卫键斜着身子倚在美人靠上,遐想着,如果是一个女人住在这样一个地方,那她一定是寂寞的。

大家闺秀的那种寂寞。

不足为外人道的那种寂寞。

男人就不同了,男人会找很多乐子来打发寂寞,比如说喝酒,比如说抽烟,比如说玩牌,比如说,呵呵,你一定猜到了,找个女人,对的,找个女人就不寂寞了。

张卫健把钥匙在手心里抛了两下,眼下他没找女人的欲望,他跑出来住旅馆不就是为了躲避女人么?

阳台外的水汽又顺着纱窗往里漫。

一直漫到张卫健的心里。

这样一个地方,以前都接待过些什么样的房客呢?一定是女的居多吧,不然这个美人靠是在这个房间呆不长久的,还有那盆夜来香也一定会早就枯萎的。只有女房客,才会在这样寂寞的夜晚躺在美人靠上,陪夜来香静静地绽放。

女人是需要绽放的,在没有男人的空间里绽放,会是怎样的芬芳啊。

张卫健贪婪地吸了口气,好像美人靠上还残存着某个女人的气息,这气息肯定是芬芳的,沁人心脾的。

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起先张卫健还以为是雨声,这样的夜晚是适合雨声的,像六十年代的电影呢,可惜铃声把他从六十年代里拽了回来。

喂,您是三〇八房间的客人吧?那边声音迟疑了一下才这么发问,她显然没料到这边有人会在凌晨二点还没入睡,在铃响的一瞬间就接了电话。

是的,张卫健慵懒地叹了口气,您是?

呵呵,抱歉!对方轻轻嘘了口气,好像张卫健惊扰了她似的。

有事吗?张卫健拿手轻轻敲了敲美人靠的衬背,清脆的仿红木声音顺着电线爬了过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现在正躺在美人靠上,享受我身体残存的气息!女人轻言细语,生怕惊动了张卫健似的。

你身体残存的气息?张卫健不以为然了,这是旅馆呢,千百人住过的地方,凭什么一定就残存你的气息?

是的!女人很肯定地点头,我在那儿租住了三年,那个雕花宁波床和你躺着的美人靠都是我置的。

三年?张卫健脑子里迅速滑过一串数字,眼光开始迷离起来,难怪这美人靠上光鉴可人,可以想象,女人的手和身体多少次在美人靠上发生过摩擦。

三年的摩擦,是能在石头上开出花的,何况木头,那花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包浆!女人在那边娓娓诉说着。

是的,包浆!张卫健并不陌生,他是做玉器生意的,知道玉在人手中由于长年累月地被使用或者相守触摸,其表层形成的一种滑熟可喜,幽光沉静的类似花的蜡质物,这花叫包浆,是有灵性的人才能欣赏的。

你能选择这个地方住下来,说明你是懂得欣赏的!女人说。

张卫健摇了摇头说,何以见得?

女人叹口气,知道吗,你是我离开那里之后唯一入住三〇八房间的客人,很多人只打开门扫一眼便要求换房的。

为什么?张卫健很奇怪,房子是陈旧了点,摆设也陈旧了点,但不影响一个人休息啊。

我想那些人是不想过一个陈旧的夜晚吧!女人叹息声再度响起,可世界上万事万物从生下来就走向陈旧的啊,譬如爱情,譬如婚姻。

爱情应该是亘古不变的啊?张卫健又敲了一下美人靠的衬背。

亘古不变的应该是水吧!女人笑,水遇热变成水蒸气挥发,水蒸气遇冷再变成水恢复液态。

亘古不变的是水?这道理新鲜!张卫健也笑。

记得给那株夜来香浇一次水啊,女人交待完这么一句话后很突然冒出一句不相干的话来,其实啊,女人是最需要滋润的。

女人需要滋润吗?不是说女人是水吗?张卫健开始抽烟。

烟气与水汽相互弥漫着,张卫健在美人靠的扶手上摩挲了又摩挲,奇怪,另一个女人的气息钻了出来,有如槐花般浅浅的淡香漫过。

张卫健使劲抽了下鼻子,低下头,摸出手机开始按号码,电话通了,他用一种轻柔得不能再轻柔的声音说,还没睡吗?我也没睡呢,我正在欣赏一种叫做包浆的花朵!你过来看看吧,旧城区旅馆三〇八房间,花开在很温润滑腻的美人靠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