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儿子揉出水,妈妈说今晚使劲弄到底/眼跳

这几日茂财老是眼跳。跳得他心惶惶的。俗话说左眼跳祸,右眼跳财。尽管他是右眼跳,但跳久了他总觉不是好事。前几年赌博成风,他也赌,曾经一夜赢过三百六十块,可总算起来输掉四百多。结果引起了官府重视,派人下来抓赌,他碰到刀口子上了,被罚了五百块。那之前他也是眼跳不止,且也是右眼跳。不过,他确信这回眼跳不会破财。因为他戒了赌,不会再往刀口子上碰。

戒了赌日子才好过些,堂客不吵不闹温顺多了,家里也有了起色。三间老屋太旧太矮,实在住不得了。于是打算撤旧造新,眼下准备得差不多了,请了上屋的麻胡子老爹看了个动手起基的好日子。这日子就在明天。

明天工匠一进门,就得大把花钱。他怕手头钱不够,打算挑些稻去粮站卖了。他找了一点小纸角儿,用唾沫贴住右眼皮,然后挑起一担稻悠悠地出了门。刚出村口,忽见旺伢推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迎面走来。那样儿像是拾到一个金元宝,满面红光,得意洋洋。“旺伢,你又买车啦?”旺伢却喜不自胜地大喊:“茂财伯,快去摸奖!看,我一头摸的……”

“鬼!你摸得车来!”茂财不屑地说。

“骗你是鸡巴!我摸三把,最后才摸到车子。”旺伢作古正经地说。

茂财有些信了,愣了愣,“真是摸的?当真摸得到?”

“真摸得到呢!白石河有个人两张票就摸了两袋尿素。”

茂财相信了。他前几天就听说银行和信用社要搞摸奖储蓄,存二十块钱一摸,三年后还本。这回有五千摸,设了十几等奖,两个一等奖是电视机,二等奖自行车,三等奖电饭锅,四等奖一袋尿素。不过四等奖以下全是毛巾、牙膏、牙刷、肥皂,还有香烟、红、白糖。虽然一二三四等奖只有那么二三十个,但最低奖也能摸块肥皂,茂财本不信真有电视机、自行车让人摸的,加上家里造房子,没有钱去存上三年。可现在眼见旺伢摸了这闪闪发亮的自行车,他动心了。他死死地看着旺伢说:“你看我能摸到……”旺伢咧嘴一笑,说:“你手气好,准能摸到!两台电视机还没人动呢……即使摸不到电视机,摸袋尿素也是好的呀!再说,本钱还在嘛,总比赌钱好些吧?”

这话有道理!摸袋尿素也是好的。要是手气好摸到电视机呢……于是他二话不说,急急忙忙去卖了稻,又急急忙忙赶到信用社。

信用社在乡政府大院里。大院里里外外都是人。卖票的窗口站了老长老长的队,摸奖的地方人挤破了头。有人叫,有人喊、有人笑,而大多数人是一脸沮丧。那都是摸了毛巾肥皂的。可他们不到黄河心不死,领了毛巾肥皂又去买票摸。好多人摸红了眼,像是要与谁一赌输赢。忽然一阵鞭炮响,只见一小伙子抱着一台电视机从领奖处的人堆里冒出来,整个人激动得像要爆炸似的。茂财抬眼望去,那台剩下的电视机仿佛在向他招手,那几辆自行车,几袋尿素,还有那些电饭锅们,都似乎在向他微笑。他顿时浑身血涌,顿时忘了眼跳,不顾一切地钻到卖票的窗口买下了两张票,又不顾一切地挤进摸奖的人堆。交过票(存款单)去剪了角,他将一只扶犁握锄的粗糙大手伸进了装奖票的小口铁桶。他浑身不住地颤抖,手在奖票里哆哆嗦嗦地摸来摸去,终于将两个奖票攥于手心,拔了出来。只听工作人员说:“摸好了一边去看!”旁边的人们便嚷:“快看、快看摸个么宝!”他钻出人堆,心几乎要跳出来了。他深深吸了口气,稳了稳神,心想:我不要电视要,只要袋尿素!于是慢慢地拆开奖票,紧张地伸到眼前——“十等奖”——三个赫然红字便立即跳入了他的眼睛……

他双眼发直,又忽听一阵鞭炮响。车头望去,只见一汉子搂着一袋尿素从人堆里挤出来。他顾不上多想,便疯了似的向家屋跑去。一进门就大喊:“快拿钱来!快拿五百块钱来!”他堂客问:“拿钱做么用?……”“去摸奖!摸电视机、摸尿素。我不信一袋尿素都摸不来!”他堂客因为也听说旺伢摸了辆自行车,二话没说,便麻麻利利地把那准备造屋用的钱中拿出五百块给了他。他拿了钱,也顾不上说话,就风急火急地跑回去,又一下子买了二十五张票……

天是不阴不阳的,一丝儿风也没有。摸奖的人们个人浑身冒汗个个都脸红耳热。茂财抓着二十五个奖票,从摸奖处跌撞出来,然后蹲在台阶上,一个一个地拆开。那显然是二十五个希望,可一个个都成了泡影。拆到最后一个时他几乎要晕倒了。那二十五个奖,除了毛巾便是肥皂,其中还有两盒火柴。他猛然感到一阵心痛,眼也跳得越发厉害,终于软瘫在那水泥台阶下,从喉管里挤出一个低微的拉心的哀叫:

“我为何这样贪心啊!明知这是胡孬子不吃盐,明知几千只手摸,只有几十个好奖呀?……”

接着他猛地跃起,咬咬牙将那些奖品堆在一起,划着一支火柴烧起来。他觉得眼跳得更厉害了,用手摸了摸,发觉那用唾沫粘贴的小纸角儿没有了。这叫人眼跳的磨箍运,贴点儿纸角又有什么用呢?他悲哀地想,凄然地笑了走去。那笑比哭还难看……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