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只狗|海天盛筵游戏——修真民工

叶风无心听这些人都说了些什么,他反而很希望这次审判快些结束,然后再将他送回看守所,叶风突然觉得站在这里接受审判纯粹就是浪费时间,因为无论这些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无论他们在庭审时出具了多少对他不利的证据,无论秦嫣能够为他辩护到何种程度,都已经不重要了,当叶风真正站在被告席上时,他的心情反而变得无比的平静。

在九星空间面前,在叶风真正学会摄魂术之后,这些人,这些事,又算的了什么,他现在唯一需要的,只有时间。

叶风相信等到第二次开庭的时候,他就可以完全扭转乾坤,什么秦嫣的疑问和辩护,什么法医的伪证,什么刘勇的背景和权力,在仙家法术面前,统统都是浮云。

当突然明白这一点之后,叶风感觉自己的心境豁然明朗了许多,仿佛得到一种无形的升华一样。

这种感觉很奇妙,也让叶风很欣喜,因为空间法则曾经提示过他,九星空间无所不能,可以瞬间提升他的修为,可以在满足一定条件后赐予他天材地宝,但唯独无法提升和改变他的心境。

心境的提升需要叶风自己去感悟去明悟去经历去体会。

修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最难修的,就是心境,心的境界不够,再高的修为,也无法完全发挥。

所以接下来的整个庭审过程当中,叶风只开了两次口,一次是公诉人对他进行询问时,叶风按照秦嫣的嘱托,如实做了答复,中心思想就一个意思,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杀人。另一次是做最后陈述时,他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他是被人诬陷冤枉的,第二句话就是诬陷冤枉他的这个人就是在长江区公安分局任刑警支队队长的刘勇和他的女朋友刘美美。

至于期间刘美美和刘勇出庭作为证人,指证叶风杀人窃宝,叶风没有理会他们,他甚至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后就低下头再也不看他们,尤其是刘美美,当叶风看她那一眼的时候,她明显不敢跟叶风直接对视,叶风低头不是因为怕了他们或者恨了他们,而是觉得已经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叶风暂时放弃了这一次在法庭与证人进行辩护质问的机会,他告诉秦嫣,这个机会,要留在下一次开庭,让秦嫣将他的诉求提交给主审法官,主审法官在与陪审法官商量后,同意了叶风的要求。

或许是秦嫣现场对刘勇提出的问题确实引起了法官同样的疑问和怀疑,法官要求警方和法医必须要提供死者的火化地证明和家属的同意书,如果联系不到家属就对死者进行了强制X火化,那么这就是一件明显范围规定程序的事情。

按照法律基本原则,谁提出,谁举证,所以秦嫣提出辩护疑问,那么就需要出示相关证据,而秦嫣的关键证据,就是两段录音。

这两段录音,一段是秦嫣与法医交流时的全程问答,另一段则是当时回刑警支队找刘勇时的全程录音。

这一点,让叶风也感到非常意外,之前在滞留室内,秦嫣并没有提前告诉他任何有关录音的事情。

不得不说,秦嫣凌厉的口才和缜密的思维以及极富逻辑X的反证对整个案情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使得整个案情出现了一些转机。

在秦嫣的帮助和叶风现场提出申述的情况下,叶风获得了第二次开庭的机会,并且成功让法官对整件案子涉及的相关案卷、证据、证人证言做出重新审查的决定,而且要求警方和法院工作人员必须要最快时间内联系到死者家属和将死者火化的殡仪馆。

而且还责令专人对涉案法医进行隔离审查。

事到如今,案情发展的风向已经发生了明显转变,一审的最终结果,对叶风或多或少是有利的。

结束这次一审后,叶风在滞留室内再次与母亲见面,并且当着秦嫣的面儿郑重感谢了她对母亲的照顾。同时从秦嫣那里叶风明确得知,他的案子的二审开庭时间,就定在了一周之后。

一周的时间,或许还有些紧迫,但只要他努力一下,应该可以顺利将修炼进度推进到百分之九十了。

如果一切顺利,那么到了二审开庭的时候,他就可以在秦嫣、法官和母亲工友们面前,上演一出J彩的绝地反击好戏了。

那时候,他的命运,将会真正的由他自己来主宰,而刘勇和刘美美以及那些对他刑讯逼供的警察,则将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人世间,也许任何事都可以有个轨迹,都可以有个道理和束缚,但唯独心是拘管不住的,人生中那些悲欢离合,风花雪月,情深义重,唯有在历经了岁月的风和尘世的雨之后,才能真正显现出其中蕴含的生命意义。

叶风的心境在一审法庭的被告席上突如其来的得到了提升,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一审结束法警押送叶风返回看守所时,母亲从法院一直紧随而出,腿有残疾的她一路蹒跚,努力而又辛苦的追在叶风所在的囚车之后,直到囚车远去,再也无法看见。

叶风在车后窗看着母亲一晃一晃的佝偻身影,一直以来哪怕蒙受了再大的冤屈也从未掉过一滴泪的叶风,那一刻,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出于对他强烈的爱,所以叶风知道母亲即使再害怕、再担心、再紧张,也会努力压抑在她的内心里,而不会表达出来,于是一审结束后叶风再也没有见母亲哭过,反而一直拉着他的手微笑着,可母亲越是如此表现,叶风就知道她越是担心,对出身于农村不懂多少法律知识的母亲来说,叶风头上戴着的这顶杀人嫌犯帽子,给予母亲的痛苦和压力,无异于生离死别。

叶风突然觉得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生离,而是死别,最心酸最难过最让人无奈的也是死别,老实巴交的母亲可以接受与他的生离,但绝对无法接受与儿子的死别。生离已让人痛不欲生,但尚且知道彼此都还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安静的生活着,可死别呢?那种生命的无奈,让人连怨恨都找不到出口,当死别来临的时候,那些留下来的人又要将眼泪流向哪里?

叶风在心里笃念发誓,他一定要报复刘勇、报复刘美美,报复那些所有伤害过他的人,因为他们伤害的不仅仅只有他自己,还有他最亲最爱的母亲。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