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女生在床上自卫慰|内裤透明看得到毛——总有刁民想……睡朕

城门刚刚打开,一副小公子装扮的樊蓠拿着马鞭坐在车外头,想着自己这出金蝉脱壳,心里还不禁有点小激动呢。真要感谢夏泷包揽了所有原本该皇帝处理的政务,她这女帝毫无存在感啊——在离开皇宫之前,她就做过试验,吩咐下人三天都不准进内殿打扰,说自己只要飘尘一人伺候即可,结果,一连五天都没人找她……所以短时间内都不必担心有人发现她不在了,真不知该不该庆幸。

刚出了城门,飘尘从车厢里探出头来:“陛下……公子,让我来驾车吧,您到里面来休息一下。”

“不用啦,我就想在外面看看风景呢,话说这时候的环境就是好啊,”樊蓠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空气清新,也没有噪声污染,好……”樊蓠猛地闭了嘴。

“怎么了?”飘尘正要爬出来,一把被樊蓠按了回去:“快坐好,我们赶紧走,我看到夏泷了!”

这一大早的,夏泷竟然已经来到了城外,身后只站着几名随从,看上去是在等什么人!

樊蓠拉低了毡帽,装模作样地赶着马儿向前走,眼睛却咕噜噜地瞟向夏泷那边——

还好,人家压根没注意到她们。

就在这时,马车旁掠过一阵疾风,一道红影飞快掠过去,是个骑着枣红大马、穿着鲜艳红衣的青年男子!

“有劳摄政王为在下送行,倒让陵飞好生忐忑了。”那人翻身下马,束起的栗色发丝在风中划出一个张扬的弧度,樊蓠看到他的正脸,手里的马鞭“啪”地滑落到地上……

这个青年似乎是异域人士,面孔英俊深刻,一双狭长的眼睛深邃不见底,他的左耳竟然还挂着一只青蓝色耳环——好个鲜衣怒马的美男子啊!

樊蓠猛地意识到自己此刻真的不该犯花痴,连忙拍了下马儿的屁股,匆匆离去,却不知自己会无数次看到这红衣青年……

三日之后,樊蓠已离开京都千里之外,到达另一座城池,终于能够松一口气了。

两人在客栈里舒服地洗了个澡,换回女装。樊蓠下楼让掌柜的给自己寄了封信,又打听了下一个目的地浥城该怎么去——华光公司的眼镜男已经告诉过她,要到达那个甜水小村该经过哪些城池,目前来看,她大约走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

然后樊蓠就上楼去找飘尘,“咱们上街逛逛呗!”

飘尘眼睛一亮,不过很快又黯淡下去,“小姐,逛街可以,恐怕不能买什么东西了……”

“哈?哦,我们没钱了是吧?”樊蓠从包裹里掏出一个小袋子,打开之后给她看里面五颜六色的珠子,“当铺走起!”

飘尘立时倒抽了一口气,“陛下,您把龙床上的珠宝挖下来了!”

稍一打听,两人就找到了一家中等规格的当铺。

樊蓠不耐烦地瞥了眼柜台里面这个胡须灰白的老掌柜,“大伯,收不收的给个痛快话,我等着用银子呢!”

老头看了她一眼,为难道:“姑娘,这等宝贝来路非同一般,我这当铺若是收了不知会不会摊上麻烦呐……”

呦,这是被认出是皇宫里的东西啦?不过这店里压根没旁人,老板这故作凝重的样子,是想压价吧?

樊蓠顺势做戏——敲了敲桌子,将声音压得更低,“老师傅是行家,晚辈佩服,您知道吃这碗饭难,给开个良心价吧。”

老头捋捋胡子,伸出四个手指。

wtf!这到底是多少钱啊?!

樊蓠不敢表露出一丝不解,只大大方方说:“老伯您就别故弄玄虚了,直说吧,多少银子?”

“四万两,不能再多了。”

四万两,折合人民币那可是……呃,好几万块钱呢!不过,她这些珠子可是御用品,不止这个价吧?

樊蓠扭头就走,“没诚意,这生意不做了!”

最终,两颗大大的黑珍珠和四颗翡翠珠子换回了二十万两银票,这还是在老头子老泪纵横地哭诉自己实在没有多余的现钱之后,樊蓠才饶了他,当然,她还剩下十几颗翡翠珠子。

又三天过后,京都的摄政王收到了一封信封上注明“夏泷亲启”的信,信上书——

“濯央宫已空,龙榻下有大人所求之物。”

夏泷赶到濯央宫,方知宫人已经六日不曾面见女帝,推开正殿大门,哪里有樊蓠的影子?!

此时,樊蓠和飘尘已经风尘仆仆地到达了浥城……

***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