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弱的快乐 天亮了 故事—欲仙欲死

“哟,钱捕头,你可别冤枉人,昨天他来找许诺,还不做了与钱捕头一样的事情,捕头的意思是,我也对你下毒了?”许诺不高兴地转身坐在床边,抬手擦拭眼角的泪水。

钱悦上前一把抱住许诺,微微喘息道:“你不是下毒,是下药了,下的春药,否则我怎么可能一见到你就想操你?”

“许诺不过烟花女子,哪有那种本事呀?”许诺破涕而笑道。

“小骚货,我现在还有正事儿,晚上再过来收拾你。”钱悦站直身子,整理一番身上的衣服,然后将佩刀挂在腰间,走出房门之前还不忘回头说道,“洗干净等爷晚上来强奸你。”

“好。”

待到钱悦一走,许诺收起烟花女子特有的笑容,找到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上,然后下楼去找老鸨去了。

且不论这赵离的死是不是有蹊跷,但是这天冲国哪个男人才是最厉害的男人,怕是也只有问这些青楼中的女子才能知道一切。

许诺扭着腰刚要走到老鸨门前,便在胭脂的门前听到一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爷,你每次都不给人家,人家想的很啦。”胭脂的声音慵懒,应该是刚刚高潮过后的声音。

随后是一个带着妖媚魅惑的声音响起:“想要爷的,你还需多修炼修炼。”

那声音真是好听,但是听在耳朵里,许诺便觉得股间有些湿润,方才被钱悦喂饱的欲望又再次醒了过来。

“讨厌,到底是要怎样,你才愿意给人家嘛?这园子里的女人你都采了个遍,就没听说你给谁了。”胭脂的话透着些许的不高兴。

“什么时候能忍着在爷想给你之前都不丢身子,那么爷就给你。”

“真的?”

“哼,真的。”

许诺从老鸨口中未曾探听到什么,这老鸨估计年轻时既没姿色又没手段,所以呀,愿意操她的男人也不多,自然没见识过最厉害的,当然也就没法发表自己的意见了。

都察院的人尽数离去,许诺觉得有些无聊,而且现在还是白天,客人自然也不会上门,于是她打着哈欠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有气无力地打开房门,突然一个黑影从眼前闪过,并快速地将她扛在肩头。

许诺刚想开口呼叫,却只见对方在自己的脖颈重重地一点,她便歪着头昏了过去。

待到许诺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黑暗的环境里,周围还有滴滴嗒嗒的声音,像是在一个深深地洞穴中。

她的双手和双腿都被绑缚起来,就像是sm片中一样,双腿大开,浑身没有半缕衣裳。

许诺惊恐地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但是四周静悄悄的,让她不由担心起来。

强奸?自己是要被强奸吗?难道说对方是钱悦?

许诺虽然是欢场女子,但是一向都是合则来不合则散,所以至今她还未曾尝试过被人强奸的滋味,想到这里,她居然有些憧憬起来。

“有人吗?”许诺高声叫唤起来。

一个身穿黑色外衣,蒙着黑色面纱的男人缓步走到许诺面前,看着在床上挣扎的许诺,轻笑道:“怎麽,看见男人你就想要呀?”

看到男人的身形许诺知道,此人绝对不会是钱悦,於是她沉着一张脸,不高兴地说道:“哼,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算什麽好汉?”

“我说过自己是好汉吗?而且我怕摘了面纱,你就要强奸我了。”黑衣人的话音显然带着丝丝不屑,听得许诺是真有些不高兴了,她扭过头,不再说话。

黑衣人在床边坐下,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划过许诺的脖颈,雪乳,最後停留在小腹处,并轻轻地往下按压。

许诺感觉一股温暖的热气流过小腹,一直流到甬道中,让她不由微微颤抖起来。

这感觉与跟男人做爱完全不同,那是一种抽插时的电击,而这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销魂,仿佛这热气带着魔力,点燃了全身所有的欲望。

许诺忍不住哼哼起来,妖媚的喘息似乎并没有引起黑衣人多大的兴趣,他依然源源不断地将热气注入许诺的甬道中,只是那热气越来越强烈,仿佛正在用尽全力,想将许诺烫上高潮。

许诺扭曲着自己的身体,脸色的潮红更甚,像是在强惹着最後的高潮。

她喘息道:“求你了,求你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