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多爱你性会告诉你-啊哥好涨轻点别顶了—快穿之妃色

许是因为双手被吊,身上的力都无处可支,李思思只得用双腿盘着太子的腰身,屁股微撅,粉嫩的菊xue前,那可爱的xiao+xue正被一根丑陋的yanju一进一出。

手下撸的飞快,侍卫不禁开始想象,自己能有幸和太子一前一后地干翻那女人。

可对李思思来说,这却是一场煎熬。

原本被快感遮掩的疼痛,随着太子毫不怜香惜玉的动作,加倍地呈现在身体上,不多时,李思思便脸色苍白,失了血色。

麻木地承受着一次次撞击,李思思几乎脱了力,一条腿也无力地垂下,最后只得任由太子托起自己的臀为所欲为。

喉咙里发出几声闷哼,太子下身抽动的愈发迅猛,就连怀中的人儿失去意识都不曾知晓,只是一味地发泄出一股股浆液。

吁出口气,太子松开了女人,抓起放在一旁的毛巾擦拭着下体。

抬眼看向已经昏过去的思思,她脑袋耷拉着,身子不时抽搐间,适才释放的液体一点点顺着大腿根流了出来。

比起初始的浓浆,这一次射的倒少了那种浑浊的粘稠感,看上去就像是蛋清一般。

伸出手指,捻起些许,太子一把钳制住女人的下巴,将手指塞到了女人的嘴里。

迷迷糊糊间,冷不丁被塞个东西进嘴里,李思思下意识地就咬了一口。

吃痛地抽了口气,太子抽出手指,看着李思思那张不带血色的脸,他解开绳子,一把将她扔进了浴桶里。

浴桶里的水早就冷掉,就这般直愣愣地砸进去,冰冷的感觉就好似针扎,让神志不清的李思思打了几个寒颤,水淹没口鼻,她一下睁开眼来,剧烈地chuanxi带动着胸廓的起伏,李思思扒着浴桶的边缘,费力地坐起身,以免自己被水淹死。

因为寒冷,两排贝齿直打架,发出咯咯的声音。

水珠顺着发丝滴落,李思思白着一张脸,不用照镜子,她都能从太子脸上欣赏到自己前所未有的狼狈。

这个死biantai!

李思思咬紧了牙根,竭力让自己颤抖的不那么明显。

似欣赏够了她的模样,太子从浴桶里抓起了她。

“美人儿,你可醒了。”太子假惺惺的语调,听上去有些腻人,他用手背拍着李思思的面颊,说道,“刚才你晕过去,可知道本殿下有多担心?”

担心她是没看出来,幸灾乐祸倒是看出来了。

李思思不再控制颤抖的身子,任由浑身的肌肉抽搐,做出一副好似冷得话都说不出来的模样,心里则开始问候起太子的八辈儿祖宗,我顶你个肺,见过biantai的,没见过这么biantai的。

别说她是刺客的同伙,就是不是,她都想帮刺客戳他一刀啊。

横竖,她任务完成以后就可以走人了。

任务,想到之后还有三次,李思思整个人都要炸了。

妈蛋的,究竟是谁想的这么biantai的任务,她回去了一定要让那人见识一下自己的残暴不可!

满腔的不满,压制住了寒冷,李思思的脸上泛起了异样的潮红。

在太子的审视下,她表情变得极其严肃,太子凑近她的脸:“怎么?现在想招了?”

招你奶奶个腿,李思思鼻子一痒,嘴一张,一个打喷嚏就打了出来。

凑近的太子只觉脸上一湿,用手一抹,全是鼻涕和口水。

他不怒反笑,阴森森地看着李思思。

李思思好似没看到他的表情一般,她抱着身子,表情再度一肃。

这一次,太子也学聪明了,他退开些许,意图躲开新一轮的攻击。

然而这并没什么卵用,李思思本就是瞄准他开炮,看太子躲,就装出站不稳的样子,扑到太子怀里,仰起头,又把鼻涕糊在太子身上。

——————————————————

居然卡文了orz~

下一个任务,大家喜欢怎样的男主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