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故事-肉禁忌文高辣——灵魂万世

“你的意思是,咱们还是按照计划行事,那个背后谋划的人会逐渐显露山水?”平时遇到一些重要决策的时候,汪芷也会派人把扇子叫了去一起商议,她信任这个小老头。扇子说要顺其自然,那就值得考虑。

“没错族长,人柱现在安全的站在咱们身边,由我和俊峰守着,你在加派些人在照相馆附近轮流监视着,估计不会出啥大篓子。”

“那这个金若梅咋办?”汪芷还是像毁掉这个特殊的傀儡,看着她就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它就是自己的照妖镜。

“这个简单。平时就这么办!扇子说完,转身瞬移到金若梅的身后,度之快连白俊峰都慢了半拍才看到,老家伙一身的本领度没有退化。他对着进入美的后颈用了一下手刀,金若梅瞬间就像是被抽走了魂魄瘫坐下去。

“我已经停止了它的机能,没有我的示意它是不会再启动的。族长你也清楚地我的能力,就算是张君成再有本事,他也没办法启动由我看守的这个傀儡。”扇子说这话绝对不是自负,当初他是因为厌倦了现代长老们的迂腐守旧,才自己辞去了开部部长之位,张军称才得以上位。在于他眼里,那个抛妻弃子的疯子虽然技艺高,但还欠缺点火候。

“这个傀儡就暂时留在这里,你也看到了,它和人柱之间的共鸣还是很值得研究的。族长你现在要快点派出黑鸦队,让他们暗中把戏目团的所有人的近半年的行踪,材料的进出情况等全部调查清楚,把嫌疑人的范围尽可能的缩小。”

“还有,照相馆周围负责监视的人员,最好用具有隐身遁形能力的人,他们可以不被对手察觉而打草惊蛇。我估摸着这条街上已经有了鬼车的奸细,贸然让军队闯入的话,反而会让我方处于被动,要伺机而动,随机应变。这个金若梅我估计它不仅被删除了关键记忆,还被加入暗示,这个暗示让它去护送张小奇来这里,还有忘记最后的指令人。”

扇子的想法滴水不漏,这是汪芷欣赏他的原因之一,扇子是那种一点有了目标就一定要达成的人,他现在目标就是保护好张小奇这个人柱,然后尽情的做各种研究,谁要是妨碍到到他,下场不言而喻。

“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办,白俊峰你也不会跟我回去了,你在这里和扇子一起看守人柱,一切都听他的安排。”

白俊峰心里的阴云被阳光驱散,不用跟族长回指挥部最好,因为等着他的除了训斥没别的。

“张小奇,你好好休息,过几天阿拉贡尼就要和鬼车全面开战了,到时候你必须参加。这是你恢复正常人唯一的办法。”汪芷说完转身走出照相馆,有扇子在她放心不少,至于那个傀儡,她要把它当做鱼儿,钓出某后的大鱼。

张小奇从刚才开始就一句话都没说,他接受的信息量太大,金若梅再次停止运行他来不及反应。怪物的世界里也是这么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撇去他们的异于常人的能力不说,也就是人类那个平凡复杂的世界。

“张小奇和我睡在二楼,俊峰你睡在门厅处做好把守,这段时间就要委屈你了。”

“没事,扇子叔,不用回去挨训我谢你还来不及呢。”被俊峰舒展了一下肩膀,汪芷在的时候他僵住的时间太长。他走去房找点喝的,顺便打点一下五脏庙。

“跟我上楼吧,小家伙。刚才我帮你保住了这个金若梅,你要知我的恩,这些天在这里要老老一点。”扇子用手比划一下。示意张小奇跟他上去。

“那金若梅咋办?”张小奇看着像木偶般堆坐地上的金若梅,量产型,傀儡,暗示?搞得他一头雾水。

“这个金若梅,俊峰先别吃了,把这个搬到地下室安置好,要让它坐在黑色沙上,不要苛待。”

“叔也被这个人类给传染了,把量产型当成和咱们一样,真麻烦。”白俊峰嗤了一声,不情愿地从厨房走出来抱起金若梅,还白了张小奇一眼就往地下室走去。

“这个金若梅确实与众不同,用你的话来说可能它算是个人了。”扇子对着张小奇说道。灵魂这种东西很奇妙,不管你如何去限制阻扰,它总会找到切入点释放光芒。

“它是傀儡不需要吃饭。啊,不对。用人类的词汇来界定,我要用女子旁的她来称呼吧。她金若梅,哈哈。”老头喜欢笑,他一直在研究人类世界各种书籍,典故和物件。他知道人类用来坚定生命和物件的词语。

扇子带着张小奇进入二楼的客房,里面的墙纸年份太久而黄,黑色胡桃木的床上整齐的摆放着叠好的被褥,天花板上红铜镶边的圆形吸顶灯在不是闪着,屋子里有轻微的霉味。

“你休息吧,明天我带你逛一遍这条街,跟你说说这里基本的生活常识。”扇子把床头柜上的台灯打开,招呼张小奇赶紧睡觉。

“过几天就要开战了,我和白俊峰都会保护你的,不要害怕。”扇子离开房间前说到,“晚安,哎呦!我可是第一次说晚安呢,这是人类习惯不是吗,哈哈!”

扇子好奇的举动让张小奇平静了不少,他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两天生的种种“怪事”,电影里的情节都没有这些劲爆。又想到自己儿时的那场事故和这般也有着关联,金若梅是个会呼吸会苦笑的傀儡,她还叫他爸爸。汪芷的脸和自己母亲的一样,各种想法全部哄抢着他的大脑空间,他无法入睡。

回到指挥部的汪芷火召集了负责侦察情报的黑鸦队,让他们针对每一个戏目团的成员进行详细的调查取证,还命人去族内密库取来一个雕工精美的饰盒子。

“这个东西明日你让俊峰交给人柱,让他贴身佩戴,就不会被鬼车的人觉他特殊的人柱气息。”汪芷把盒子交给了汪情。汪情和她同属于一个家族,以特别侍从的身份留在她身边,是可以信赖的人。

“过几天就要和鬼车开战,我方有人柱助攻,胜利属于我们阿拉贡尼。”

本书来自(m..1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