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小神仙|黑鬼插中国美女13p——刹那

“妈,你不用管她,不睡到下午,她是不会起来的。”

于淮开始怀疑于水才是亲生的吧,他高考结束时哪天不是睡到日上三竿,也没看严华这么着急。

“那我去叫她起来行了吧?”

“哎算了算了,让小水多睡会,可怜的孩子,”她又朝楼梯望了望,确定没人下来,“吃吧吃吧。”

“小淮,小水第一次来北京人生地不熟的,你要好好照顾她啊。等晚点天凉快些,你带她出去转转。诶对了,你不是有那么多朋友吗,出去玩的时候带着小水啊,让她也交交新朋友。”

平日里儿子听话学习好,又不惹事,老公也是百依百顺的,她连操心的地都没有。旁人看她羡慕还来不及,可是严华自己倒是希望处处有个让她操心担忧的孩子。

早年忙的时候,孩子不在身边,等闲下来孩子回到身边时,又不需要她照顾操心,对她来说,有孩子却愣是没体验过当妈的感觉。

于是,于水就像是她给她一个机会一般,恨不得将母爱都浇灌给她。

“小水上大学了也可以谈恋爱了吧!你那些朋友条件还不错,有没有靠谱的?可以给小水介绍一个。”

这话让于淮差点没噎到,他看了看他爹,于明夏也觉得严华这热心得过分了,于是咳了咳说,“老婆……现在孩子都是恋爱自由,介绍什么呀,这样反而会让他们不自在。你呀,就别瞎操心了。”

严华也觉得自己想得有点太多了,点点头,又交代于淮,“那你要多照顾照顾小水,她要是恋爱了给她把把关。女孩子啊,容易吃亏的……”

于淮听得头都大了,赶紧扒了两口饭,从阿姨那接过于水的饭迈着大长腿就往楼上奔。

到了门口,他轻轻敲了敲门,见没有反应就推门进去了。

往床上一看,于水果然还在睡。

他把餐盘往桌子一放,轻轻地关上了门,走到于水床边。

她纤细的肢体蜷缩在了一起,睡裙也被撩到了腰际,露出细长光滑腿和柔软的腰肢。她的皮肤很白,像是奶油般细腻。

于淮觉得他的脸上有些发热,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崩难受。

他突然想起几年前,也是在这样燥热的午后,他们躺在一起。当时,她毫无戒备的安睡在他怀里,而他,对着自己妹妹身体,忍不住用手为自己释放了无处安放的欲望。

原本以为那是青春期荷尔蒙在作祟,可现在身体内再次喧嚣的欲望告诉他——

你就是变态。

于淮在心里自我唾弃着,身体却不受控般地接近着于水。

他沿着床沿坐下,头歪在床上,看着于水。

她的手指也这么可爱,粉粉的指甲盖,纤细的手指,关节小小的。

他忍不住吻上她的手指,甚至轻轻地舔了一下。他看到于水的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但很快又松开了。

他又鼓起了点勇气,想要向她的微微张开的嘴唇靠近,但在两个人鼻尖还有一指的距离时,于淮刹住了。

你他妈是疯了吧!

于淮心里炸开了一般,他背过身捂着嘴,仍是静不下来。

“哥哥。”

于水醒了,可声音还带着睡意,又轻又软。

“嗯......”

“你怎么在这?”

“我妈让我把你的饭端上来,你醒了就赶紧吃吧。”于淮没看她一眼,说完就出去了。

于水有些迷惑,于淮这是怎么了?

她看了看手机,已经快一点了。

这毕竟是别人家,太放松了是不是不太好?于水觉得明天还是得定个闹钟。她伸了伸懒腰,起身收拾了下东西准备去洗澡。

其实在于水和于淮房间中间有个公用卫生间,但于水思前想后还是选择了走廊那个。

她拉上浴帘,将身体慢慢浸入浴缸里,舒服地想要叹口气。

就在这时,门好像被打开。

刚刚忘记关门了?!

于水想要起身,但自己的衣服在浴帘外的衣娄里。

我这是什么烂记性啊!

于水此时想埋在水里,与外界隔绝。

外面传来解开皮带扣的声音,于水竖着耳朵不敢动弹,怕外面的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于淮吗?

于水听着听着开始脸红了,因为于淮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于水上中学时被班上女生拉着看过一些爱情动作片,所以此时,她当然知道于淮在做什么。

他清冷的声音被卷上浓浓的情欲,从嘴边泄出的呻吟像是被火烧过一般,烫在于水的每一寸皮肤上。

她捂住了自己的脸,却没捂住耳朵。

于淮……

你这个流氓!

她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失,听着越来越大的声音,脸上烧的厉害。

终于那一刻来了。

过了一会,水龙头被打开又关上,她似乎能看看到他在洗手,但不知道脸上是怎样的神情,完全想象不到。

门被合上。

第三章

从经历浴室那次事后,于水不敢看于淮了。只要他在,她的思绪立马会被拽回到那个躁动的午后,低吟的喘息,还有水龙头的声音。

其实这很正常啊,于淮也是男孩子啊。

于水不断劝慰自己,但在她心里还是发生了些变化,于淮作为男人的形象无比清晰。

这天午饭过后,于明夏夫妇回到房间午睡,于水坐在沙发上翻着电影列表,于淮坐在她旁边的单人沙发上低头玩手机。

两人谁也不说话,如果是平时,他们也不会坐的这么远,可于水就是无比别扭,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于淮或许是察觉出于水的不自在,配合着她玩“疏远游戏”。

于水东翻西翻,看到了一个叫做《苦月亮》的电影,她点开看了看简介,主角是一对相互折磨的爱人。她对这种爱恨纠纷的电影兴趣并不是很大,但于淮止住了她按住退出键的手。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坐到了她的旁边。这让于水想到了以前放假时,他们一起看电影的日子。她还记得有次在她看完梦露的《七年之痒》后,效仿她把内衣放在冰箱里,结果第二天于淮提着她的内衣,满脸尴尬不知所措地将她“训斥”了一顿。

想到这,于水笑出了声。

“你终于笑了。”

于淮目光从电影简介中移开,看向于水。

两人目光装了个满怀,鼻尖险些擦着。于水心一下子提的老高,还未反应过来,于淮就不动声色地移开了,“你这几天是怎么了?”

怎么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