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刻拍案惊奇读后感|被10个男人睡过——丁香花菩提树

不会。一般来说就几天。以后每个月有几天就会这样。叶慎晖继续抓头发。

恩,那个也是正常的,血液流通不畅就会有痛感。小叔叔经常颈椎疼也是因为血液流通不畅。靠,什么跟什么。你先坐下来,小叔叔给你拿件衣服穿上,别冻着了。然后小叔叔还要给你下去买点东西。你乖乖的,恩

买什么她眼睛泛着泪光。叔叔不要走。我好怕。

听话,是你要用的。叶慎晖把她抱上自己的床,拿被子把她包好,慌不择路地拎起车钥匙下楼。

再回来小丫头已经没有开始的紧张了,叶慎晖丁了杯热牛奶看着她喝完,然后在床沿坐下,和她一起研究床上堆的那堆东西。他从未曾买过这些用品,在便利店里无从选择,只能故作镇定地按颜色不同每样拿回了一包。现在仔细看着包装上简单的图案说明,第一次感觉女人竟然这么麻烦。

比设计图还复杂,今天的事件也比开董事会还要棘手。想到刚才自己的手足无措他自己也有些哑然失笑,以前骑在他肩膀上把他扯得一头乱发的小丫头终于长大了,失笑之余也有些许欣慰。

换好床单,安置好丫头睡下,天已微亮。估计着母亲大概已经起床,他拨了电话过去大概地讲了下。不出意料的,他妈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然后又唏嘘不已:这孩子有妈跟没妈有什么不一样这些事情该是自己妈妈讲的,我也没想到这么快,一直还当她是个娃娃。唉,她妈这些年都没音迅,亲家那边听说全家去了深圳,估计环境也不错吧。可把囡囡一个丢在这里究竟算什么就算她在那边又找到合适的也该跟我们打声招呼啊,我们叶家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说着说着洒了泪。大人不负责任,让小的跟着受罪。

叶慎晖安慰了几句才又让母亲宽了些心:妈,那个,肚子疼,恩,怎么

喝点红糖水,最好加几片姜煮热。止痛片尽量不要吃,有副作用。说来一眨眼,囡囡都这么大了。你这孩子,岁数也到了,也该操心下自己的个人问题。天涯何处无芳草,我看陈然那孩子也不错,虽然比你大了几岁,不过人实诚又漂亮,人家不是说:女大三,抱金砖吗

叶慎晖把话筒拿远了一点,等老太太唠叨完,今年要是能定下来,明年年尾就能抱上个大小子了。丫头也不错,象囡囡一样

叶慎晖暗叹口气:知道了,妈,您先歇会,爸也快起了。

是哦,老爷子起来了。和囡囡说,晚上我给她通电话。我说的话你不要不上心。

知道了。我上心的很。

叶慎晖一夜未睡,冲了个冷水澡后马上精神十足。他这些年习惯了这种透支的生活,每天补眠五六个小时已经足够。

下午一

行人到了市中心商业区,上海街北端兀立着两幢四十多层的大楼,下面有六层群楼连接。大楼框架已经建好,只是没有外墙以及一应装修。这就是济城最大的烂尾楼,盛佳广场。

盛佳广场当时仓促上马,从奠基到现在一共转手三次,国家收紧银根的原因也有,道不明的政治原因也有。叶慎晖回到济城的这段时间就是在抽丝剥茧般分理其中的债务关系,按他的计划,盛佳广场的再建需要和广场后侧的府前巷的改造连成一体,这样,整个上海街延至府前大街将会变成个新的更大更有潜力的商业大区,而盛佳的地理位置更具优势。有省委的关注和市政府的支持,盛佳广场这块中心商业区最耀目的伤疤会成为昨日黄花,被明日的双子星城所代替。而这,是相当多人乐见的。

金力地产的何先生一直催促他回来后见面,叶慎晖与他相约今晚在济城最低调也最著名的会所名士阁小聚。何向阳五十多岁,部队退伍的精壮汉子,性格极其豪爽。当时叶慎晖帮助化工厂地块的名雅山房重新规划包装上市,实在另济城地产界震惊。何向阳慧眼识英雄,延招叶慎晖旗下的安诚代理帮助金力的金盛豪庭推盘。这场仗相当漂亮,金盛豪庭价格直上至两万,开创了济城的记录,并且在二手市场一路保持不堕。作为金盛的代理商,安诚在他们手上分去了近一半的利润,何向阳没有丝毫不豫。他欣赏叶慎晖的好手段好魄力,叶慎晖欣赏他的大度与兼容,一来二去,两人惺惺相惜,成了事业上的伙伴与朋友。

这一次,金力大概听闻了风声有合作的意向。以安诚现在的实力独自吃下双子星城不是不可以,但是叶慎晖一直的态度就是有钱一起赚,互相协作共同发展。不过其中各自的比例尚要坐下来好好商酌,叶慎晖不希望自己前期的工作变作嫁衣裳一半穿在别家身上。

叶先生,前面没多远就是南昀湖,要不要下去看看前座的王文涛打断他的沉思。王文涛是安诚联合的前身安诚代理的老臣子了,现在是安诚联合的老总,稳重精明,一贯得他的信任。

叶慎晖点头。熟悉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四少,对他来说是种侮辱及提醒。也不喜欢叶董或叶总之类带职位的称呼。王文涛进了公司五六年,随着职位上升才一步步了解到安诚的成功不是依仗朝中势力,而是纯粹因为面前这个年轻人。他的不合年纪的成熟眼光和敏锐视角才是公司前进的根本,也让王文涛这个近四十岁的男人甘效犬马,随之左右。

这片地块很有可能就是将来济城向东扩展的中心。叶慎晖踢下湖岸边的土块。经济发展迅猛,城市人口饱和,城市范围扩张是大势所趋。我们要做好准备。新一轮的招聘进行的差不多了吧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