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沦落为玩物李雪菲-校园纯色 男人天堂——难逃

“霍先生需要笔吗?”向晴带着标准的职业微笑,侧头问他。

经理正在前面做项目展示,大家聚精会神地听。

无人看到的会议桌下,女人正用钢笔的笔头在男人的大腿的西装裤上细细地打圈,一圈,又一圈,慢条斯理地画。

黑漆的钢笔头摩擦着西裤纹路。

霍东身形一僵,敛了眸看她,薄唇开合,“不需要,向小姐。”

向晴挑眉微笑,眼睛笑成了半月牙形,“好的。”

收起了钢笔。

唔。

大腿的肌肉,好硬。

*

夜晚,健身房。

向晴挑了件更低胸的运动衣,两颗硕乳娇娇地挺在胸前。

她等在储物间,很快,男人便走了进来。

像是没有看见她一样,径直路过她,站在了自己的储物柜前。

向晴等他打开他的储物柜,她伸出手,把手里的男士沐浴露放到了他的柜子里。

男人微微皱着眉看她。

一如既往地疏离冷漠。

让人想撕破他的威肃,让他发狂。

向晴走近他,狭窄的储物间里,可以很清楚地听到男人还带着运动后未平复的喘息,胸膛起伏着。

她贴近他的胸膛,鼻尖刚好到他胸肌的位置,乳房抵到了他的胸前。

她微微抬起头,涂了口红的唇部微微吐气,喷在男人的脖间,朱唇微启,嗓音低低,“霍先生的沐浴露,好香,好滑,我好喜欢。”

声音清甜,黏腻,呼吸都是清纯的香。

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向小姐……”

男人话没讲完,便感受到了小腿上的触感。

向晴轻轻抬起腿,她穿了条运动热裤,小腿和大片的大腿外露,白嫩的小腿正摩擦着男人的小腿。

男人的小腿肌肉紧绷,肤色深棕,腿毛扎刺着她的雪白嫩肉。

一下,又一下。

若有似无地,蹭,磨,贴。

储物间里光线昏黄,又热又躁,呼吸声清晰又浑浊。

向晴感觉到男人浑身都僵硬了起来,面上却还是那副不动声色,面无表情的肃禁模样。

五官深邃如刀刻。

乳尖隔着薄薄的衣料抵着他的前胸,向晴觉得胸前的两颗小红豆有些痒。

她勾勾唇,把手心里攥着的另一样东西,放到了他运动短裤的口袋,微微踮脚,在他耳边吐气轻语着,“谢谢你的沐浴露,小小的谢礼。”

说完便走开,拿起包往外走,走到门口,回头看他一眼,勾着唇甜甜地笑。

清纯又明媚。

霍东鼻间还残留着她的香水味,伸手摸出她放进口袋里的那枚东西,眯了眯眸。

蓝色包装,轻薄螺旋型,最大号。

法务部办公室。

“小向,你带霍律师去一趟资料室。”经理抬抬眼镜,吩咐向晴道。

向晴从办公位置上站起来,看着刚从经理办公室出来的霍东,她伸手拉了拉自己的黑色包臀裙。

今天穿了新的肉色丝袜。

“霍律师请跟我来。”向晴优雅地伸出单手,作出邀请手势。

向晴走在前面引路,离霍东半步远。

女人的身姿窈窕优雅,高跟鞋的跟细而长,香槟色的丝质衬衣扎进腰间的包臀裙,勾勒出纤细的腰部线条,往下是紧致挺翘的臀部。

黑色的直发柔柔地披在肩上,随着走路的步伐,散发着熟悉的香水味。

两个人走进电梯,向晴感觉身边沉默的男人就像一座神秘而雄伟的山峰,不怒而威,既强势压抑,又散发着致命的魅力。

像是不可亵渎的禁忌神明,不可靠近。

却有一种想逼他破戒的欲望冲动。

“霍律师,我们公司的加密资料有严格的调用规定,室内阅览每次最多半个小时的时间,不可携带电子产品入内,里面有笔和纸以供记录。”向晴解释。

资料室里是密密麻麻的书柜,数以千计的文件夹整齐地码放在一列列的书架上。

向晴在电脑上查阅到他要的文件夹位置,帮他从不同的位置拿出了三摞,最后一摞放在最上层。

她踮着脚,拿不到。

“霍律师,麻烦帮一下忙。”她温柔地请求。

霍东走到她身后,见她没有走开的意思,离她隔着些距离,抬手拿文件夹。

向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他的阴影笼罩住。

好高大的男人。

她往后退了一步,被裙子包裹的臀部碰上了他的西装裤。

皮带正下方。

男人举着文件夹的手一顿,他低头,一眼便看见身前的女人突兀圆润的胸和胸前那随意系成蝴蝶结的衬衣带子,蝴蝶结的缝隙之间,隐隐约约是白色的肉。

她身后的胸膛宽阔又坚实。

向晴感受着臀后的触感,虽然感受不到形状,但能感受得到——厚厚的一团,把西裤充满得严严实实,很大,很硬。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