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冰被保释丑相毕露-父亲在餐桌上插女儿—万事如意

而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占有这个少女,他用舌尖撬开上官如意的贝齿,勾起她软嫩的小舌,就是无尽的纠缠。随后那细滑的檀口内壁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他的舌头扫荡的彻彻底底。

上官如意的舌尖发麻,小口肿痛,呜咽着像一只受伤的小兽,眼角泛起了晶莹的泪光。

她有点害怕,盛景风吻着的她那种不要命的疯狂劲儿。

这人等下不会还有什么更变态的手法吧。

果然盛景风的手滑到了她的柔软的腰肢,一把扯下了她的裤子,一阵凉飕飕的风,从上官如意两腿之间飘过,她赶紧并拢双腿,但是在盛景风身下,她也无处可躲。

盛景风恋恋不舍的起身,居高临下,俯瞰着上官如意,看着她精致秀美的小脸满是委屈紧张,衣衫破碎,玉体横陈的样子,让人十分血脉喷张,而那修长白皙的两腿并拢在一起相互之间不断摩挲,虽然理解她是本能想要把自己最隐秘的地方藏匿起来,但是这个动作对男人而言简直就是无声的邀请。

盛景风轻轻嗤笑了一下,然后撩起了她肚兜的一角。

目光掠过她肚脐右下角,嘴角微微勾起,沉声说道:“果然是你!”

上官如意的脸这下更红了,这时候脸红,不是害羞,而是一种被人当场捉住的窘迫。

但是她很快镇定下来。

她一咬牙,眼泪哗啦哗啦的顺着她白嫩的面颊流下,哭得那个伤心欲绝:“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么对我,你会后悔的,我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你这个丫头给你们上官家闯下这么大的祸来,就凭上官惊鸿怎么保得住你?”

盛景风轻笑一下,根本就当她的恐吓是耳边风,伸手在她的小腹那块浅红色胎记上摸了又摸。

上官如意之所以叫上官如意,是因为她生下来的时候,小腹上恰好又一块小小的胎记,样子像极了一个如意的形状,同时她的父母希望她一生平顺,万事如意。

不然作为上官惊鸿的妹妹,怎么也得是上官惊艳啊,只是这个名字在她五岁提出的时候就被她的父母否决了,因为他们实在脸皮不够厚,叫不出口。

“既然上次让你侥幸逃脱了,那这次我们一定好好叙叙旧……把上次没有完成的事情给完成了啊……”说完,盛景风就一手分开她的双腿,把手掌覆盖上了她粉嫩柔美的花唇。

PS:我说要上肉,但是还是要酝酿一下,等下也许是现实和回忆交错吧……

上官如意一下子屏住了呼吸,那略带薄茧的指腹,在她最敏感脆弱的部位来回逡巡,他每一次触碰,都让她身上的寒毛颤栗起来。

她渐渐止住了哭声,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兔子一样,红着眼睛,弱弱的问了一句:“你是认真的么?”

她好不甘心啊,她的第一次就算不是那么风花雪月,也不能是这样一败涂地啊……

“嗯……”盛景风则沉浸在他指尖感受到的细腻柔润的感觉,那粉嫩嫣红的花瓣,小巧赤红的花蒂,在自己火热的目光之下,微微颤动,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娇花,等待自己采撷,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情不自禁的把手指顺着那细细的花缝戳了进去。

“啊……”上官如意忍不住叫出了声音,突然被男人的手指插入女子最宝贵隐秘的地方,疼痛可以忍,但是那种羞臊的感觉却是不能忍了。

她咬着牙,默默把脸别到了一边去,可是那一抹淡淡的绯红却是从白嫩的耳垂一直蔓延到了她的纤细的脖颈。

“呵呵,上次坐在我身上嚣张霸气的劲儿怎么没有了呢?”说道这里,盛景风挑眉一笑,把手指更加用力的戳到了她的花径之中,手指上下一番,随意搅动起来。

“呀呀呀……”上官如意忍不住合拢双腿,这种感觉太难以形容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小腹升起,她的身子愈来愈热,愈来愈软,细嫩的内壁不受控制的抽缩起来,随着盛景风手指的捻弄,媚肉开始报复似的狠狠绞住他的手指。

而她的花径越是不听使唤的绞紧,盛景风就变本加厉的往里面抽插。

”慢慢的花径深处涌出了更多的春水,使得盛景风的手指带动出来的搅水声愈来愈清晰,听得上官如意面红耳赤。

直到盛景风碰到了她花径深处的某个地方,竟然让她绷直双腿,小腹轻颤,她“啊”的一声,又酥又媚的叫了出来。

她赶忙咬住自己的一根手指,阻止这不知羞耻的声音继续发出,不能让盛景风再看她笑话。

而这幅含羞忍辱的小模样,更加让盛景风动心不已。

他抽出自己的手指,一把扯下她胸前的肚兜,嗖的一下,往地上一扔。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