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好紧啊插到花老师-高跟踩踏文章——《异世妖醒》.

“翊,你在看什么看那么出神”奇怪,翊不是很不情愿来这里的吗自己冒着被揍的危险才好不容易把他给拉来了。从刚才到现在翊的脸色还是臭臭的,怎么突然就心情好起来了

“岩,你看那里,是不是很有趣”宇翊注视着不远处的墙角,笑了起来。

“厄什么啊”什么东西能吸引住翊的目光岩涯好奇的顺着好友的视线看去,就看见了一副滑稽的画面。

一只雪球儿般大小的小狗儿正努力的爬着墙,小小的爪抓在墙壁上,还不停的使劲蠕动着身体,准备来个一步一个脚印。然而却一次又一次的滑落下来。最后,雪团儿似乎终于生气了,抬起可爱的小脑袋对着墙一阵哀鸣。

远远的,岩涯似乎听到了一声喵喵的叫声。疑惑的四处看了看,他才看见在墙顶上还有一只同样般大小可爱的小幼猫。那只小猫似乎在跟它说着什么,然后就看见雪团儿泄愤似的对着墙壁一阵乱抓,之后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难道说小幼猫在挑衅雪团儿不会吧。”岩涯看得一阵咋舌。好有人性的猫狗啊。

“应该不是,你没看见那只小幼猫对雪团儿很亲近吗真是有灵性的小家伙,就不知是谁家养的了”看着小家伙消失在转角,宇翊收回眼光。

“可能是赵府小姐的宠物吧。看它们在这个府墙外游荡,应该是了。”岩涯猜测的说道。

“不要给我提赵府,就凭他们,还养不起一只灵缇。”宇翊不屑的说道。

“呃什么是灵缇翊,你在说刚才那两只小家伙吗”

“没什么。我们快进去吧,赵府到了。”宇翊不想多说,提醒好友一声,就率先走向了赵府的大门。

“翊,我发现自从你这次回来后就不一样了,总是说些我听不动的话。翊,你这几年到底去哪里了问伯父吧,他也总是神秘兮兮的,脸上还笑得跟朵花儿似的,真不知道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岩涯追上去,不满的抱怨道。

“佛曰不可说。”丢下这么一句,宇翊就笑得神秘的步进了赵府的大门,之后无论岩涯怎么问,宇翊就是不在多说了。

“哪个该死的偷了我的鸡腿儿”一声咆哮响彻云霄,赵府的下人们齐齐的打了一个寒战,就怕被无辜波及了。

赵师傅现在是火冒三丈,自己午餐的鸡腿儿竟然不见了自己只不过是去给老爷上了一道菜,回来就到处找不到放在厨上的鸡腿儿。

赵师傅是赵府的大厨,吃就了一身的肥肉。倚着自己身形高大,又是赵府总管的哥哥,平时作威作福,贪点给老爷夫人们的美食自然也没人敢说半点不好。这么多年来,赵师傅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总是喜欢给自己留一个鸡腿儿当做饭后餐点。

今天赵府来了贵客,赵师傅自然是不敢怠慢的。在把用来待客的鸡腿贪污了一个后,赵师傅就亲自的把自己好不容易做出来的菜肴端了上去。可回来后,本来心情很好的赵师傅就阴了下来,自己的鸡腿竟然不见了

“小饭,是不是你”一个肥胖的大汉抓住一个同样肥胖的少年,凶神恶煞的逼问,远远看去滑稽无比。周围的丫鬟仆人们畏于大汉平时的淫威想笑又不敢笑,只能转过头去辛苦的忍着,不让大汉发现。

“赵师傅,真的不是我拿的啊。我冤枉呀。就算给我二十个胆儿,我也不敢动你老的东西呀。”小胖赶紧指天发誓说不是他做的,就怕晚上一会儿被大汉给撕了。

“不是你,哪会是谁整个赵府就你最能吃,我早就该跟老爷说把你给赶出府,养着你还浪费粮食。”说着这话的大汉显然没有意识到,他自己比起他人来说更浪费粮食。

“不要啊,赵师傅,我还有好几个兄弟姐妹要养活的呀。”

切,这种不要脸的话你也说得出口,明明就是你那几个兄弟姐妹挣着钱都用来养活你了。不然你能长这么胖周围的人集体鄙视这个不事生产的胖,他老爹摊上这么个儿真是可怜。

“废话少说,你们之到底是谁动了我的鸡腿”

“肯定是大锅,我看见他进了厨房。”小胖眼珠一转,就指着一旁幸灾乐祸的大个。

“饭桶,你不要信口开河,我什么时候动了赵师傅的鸡腿了,大家都可以为我作证啊。我绝对是清白的。赵师傅你不要相信他的话。肯定是他做贼心虚故意污蔑我。”一旁的大个显然也不是被欺负的主,马上反击道。

“你胡说八道,我对赵师傅那是尊敬有加,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你栽赃陷害,要不怎么会污蔑我的,谁不知道我对赵师傅是一片丹心。”

“是你是你就是你”

“你娃胆不小,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娃不知道锅儿是铁造的。”

“来呀来呀来呀,我怕你啊”

“我跟你拼了”气不过的大个冲上去,就和小胖扭打在了一起。

而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一场混乱的夏希现在正在干什么呢夏希现在正在进行一项神圣而伟大的工程。

异世妖醒 第一卷 初临异世 第十一章 倒霉孩上

“哥哥,你把骨头埋起来干什么呀”小猫好奇的看着哥哥的举动,很是不解。

只见赵府后院的假山旁,一只雪色的球团儿正努力的刨着坑儿,旁边一只同样可爱的小猫咪歪着小脑袋看了一会儿,也开始兴致勃勃的伸出两只小爪刨起土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