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在柱子上用毛笔调教 不要了我不要了你出去—偷情故事

为会绑在她脖子的绳子却落在她的手和脚上头。

「奶妈,帮我看着她,我下楼去把那些记者打发掉。」迪奥拋下命令,用力的摔上

房门离去。

接到玛莉复杂的眼神,徐蓓莎撇过头去,不让她见到她眼中挫败的泪水。

唉!玛莉若有所思的叹了口气,坐到床沿注视着倔强的徐蓓莎。

「其实少爷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如果讲道理,那全世界上就没有道理二字存

在了!徐蓓莎转过头,用眼神反驳玛莉的话。

「少爷是个好男人,许多女孩都想要嫁给他。」玛莉一提起迪奥,眼中便充满骄傲

的神采。

这些女人不包括她--徐蓓莎在心中大喊着。

不知是嘴巴被塞住了,还是身体状况出了问题,她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冷汗也直冒

上脊椎。

玛莉十分细心的察觉到她的异样,关心的问:「嘴巴被塞住是不是令妳感到不舒服

?」即使是,她也不会求饶。

她顽固的眼神令玛莉又忍不住叹息道:「妳是我见过最冥顽不灵的女孩,妳和妳妹

妹完全不相像,为何我之前竟没有察觉到?」其实玛莉老早就感觉到她和蓓雅的不同处

,只是她掩饰得太好,才没被玛莉当场揭发。

玛莉见她秀眉紧蹙,神色又不太对劲,直觉地伸出手*了*她的额头,忍不住发出

惊呼。

「妳在发烧?」难怪她觉得头疼,浑身不对劲,原来她真的生病了。

「妳必须看医生,不过,外头那些记者一时间很难打发……我先去取乐来给妳吃。

」玛莉匆匆出了房间。

徐蓓莎当然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无奈她双手双脚全被绑住,别说想逃,连动都

很困难。

没一会儿,玛莉双手捧了个托盘回来。

「这是专门纾解伤风感冒不适的药,」玛莉撑起了她,让她可以坐直身子,「如果

妳肯答应我,我拿下妳口中的布妳不会乱叫,我就让妳吃药。」徐蓓莎毫不考虑地偏过

头,一是她不想欺骗玛莉,二是她不想害玛莉因她受到迪奥的责怪。

看见她顽固的不肯妥协,玛莉微愠道:「妳这傻丫头,生了病不吃药,妳根本是拿

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她是抱着宁可病死也好过被那个大混蛋给折磨死。

「唉,我不管妳了!」玛莉见她仍不肯答应交易,有些动怒了。

徐蓓莎只觉得头疼欲裂,全身如被烈火燃烧,呼吸变得短暂急促,眼皮也逐渐加重

,但仍不愿妥协。

玛莉毕竟有一颗仁慈的心,看见徐蓓莎因发烧不适,仍是狠不下心不去管她。

「妳逞什么强!既然妳不想吃药,我得赶紧想个办法替妳解热。」

「唔……」徐蓓莎直觉自己快要被烧死了,口中发出*。

玛莉匆匆离去又匆匆回来,这次她手上多了一罐酒精,身后还多了一个女佣。

昏沉中,徐蓓莎只觉得有人正在脱她的衣服,然后温柔地用毛巾擦拭着她发烫的身

体,驱除了她身上的高温……徐蓓莎非常缓慢地走出那淹没她的晕眩感,但是她的脑袋

如同被灌了铅似的沉甸甸,而令她感到不舒服的是她的嘴巴,又酸又麻,她动了一下,

才意识到自己的嘴巴还被塞着毛巾。

蓦然,她脑海浮现出一对如豹般锐利的眼睛,提醒了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动了一*体,发现手脚上的绳子似乎被解松了一些。

一定是仁慈的老妇人替她松绑的,虽然这几天她一直觉得她总喜欢鬼鬼祟祟的监视

她,而对她产生反感,但她明白老妇人只是忠于自己的职责。

咦,她醒了好一会儿,为何没见到老妇人?她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后

,她努力的挣扎手脚上的绳子。

真是上天保佑,她没有浪费太多力气,手脚便从绳子中解脱,继而她拿掉口中的毛

巾,动了动下巴,还真疼呢!

她一刻也不敢多浪费地急欲下床,可是当她掀开被单时,她猛抽了口气。

除了*,她什么都没穿,她连忙走向衣柜想找件衣服穿,但衣柜内的衣服像变魔

术似的全不见了。

原来这是她可以获得松绑的原因,现在她光着身子哪儿也去不了。

如果这是迪奥的如意算盘,那他可就大错特错了。

她剥下床单,用它紧紧裹住自己,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原以为门会被锁上,

没想到竟出乎她的料想,门没上锁。

她把耳朵贴向门板仔细地听外头的动静,发现外头有嘈杂声。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