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她干了-女人与犬交—星途

白暮然看着叶蔓那小鹿般期盼的眼神,心软下来“好 ”

叶蔓高兴得大叫“那天我在家里做西餐吧…蛋糕我也会烤…不不不…那有人生日还自己做蛋糕的,虽然我不介意,但还是买回来吧,我要布置一番,时间不够用啊…”

看着叶蔓碎碎念,像个得到糖的孩子,白暮然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向她的眼神亦变得宠溺。

他换上外套,手里握着车钥匙,在这个夜里离开了叶蔓的家。晚上行人渐少,他驾车一路畅通的行驶着,就连一个红灯都没碰上,很快他便回到属于他和于璐姗的家。

回到家中,迎接他的是一室黑暗。于璐姗显然还没回来。白暮然摸黑的到在厨房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相对于白暮然,于璐姗就比较忙。虽然皇都签下她的时间不长,但不知怎的,她的发展比起许多新人好多了。例如刚刚得到的试镜机会,还是一个女二号的角色,对一个新人来说是多么的不容易。而且这个戏几乎是为她度身订造,清纯善良,善解人意,坚强恻忍,加上懂得弹琴,完全是女二号的不二之选。

想到于璐姗的美好,他就觉得惭愧,他配不上她。

和于璐姗相识于两年前,当时Label's已经解散了。他不像林滔那样,他喜欢随心所欲。他渴望能把自己创作的音乐呈献给大家,分享他所热爱的。而当初Label's的成功,带给他信心,随之而来,亦带给他自负。

凭着他过分的自信,他与公司渐渐产生分岐,一意孤行地写自己的歌。公司亦因为他们当时的大势, 顺应了白暮然的要求,依循他的意思发片。

可惜,在白暮然满怀期待下推出的新专辑,遭遇前所未有的滑铁卢,劣评如潮,只有一小撮的忠粉给予支持。

公司见状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与白暮然再三沟通。然而在他眼中,他的音乐是最好的,拒绝去改变,而公司亦以解散的定案去逼白暮然妥协。

最终,白暮然选择解散去坚持他的音乐理念。而他的事业,亦就此陷入无了期的低潮。

既然白暮然醉心音乐创作,公司便安排他为别的歌手写歌。但似乎,他的傲气没有因为陷入低潮而改变,往往只执意用自己的意念去写歌。搞得越来越少人找他,公司也不得不放弃他。不过合约还未到期,就由他随心所欲去,不予理会。

没有了公司支持,白暮然起初亦不上心。到后来,生活开始出现拮据,他才不得不为自己打算。白暮然为了生活,便决定私下去教授钢琴。

作为待业青年,他最常到的地方就是朋友开的琴室。这一待,就等待了三个月,可是,他连一个学生也没有。

有日,他如常地在琴室弹奏,突然有一个清秀的女孩闯入他的视线中。

“你是钢琴老师吗?”女孩忽然问到。

“…算是吧。”

“那么我可以跟你学琴吗?”

白暮然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她的笑容很真实,很乾净,而且很有亲和力。他被这种纯粹的笑容吸引,让他不自觉地回答“可以。”

这个女孩就是于璐姗。

她是一个大学生,还是电影学院表演系学生。当上第一课时他就知道于璐姗是懂得弹琴,而且还弹得很好,根本没有他能指导的地方,但她依旧每星期都来上课。

“其实,我没有可以指导你的地方,你就不用再浪费金钱和时间了。”

“可是我觉得你教会我很多啊。”

白暮然不明所以,于璐姗就说“你教晓我为了理想而坚持,就算被打击,被唾弃,都坚忍地不退缩。这些东西,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如果不是遇到你,我一定是个轻言放弃的人。可能,我会为梦想而尝试努力,但我亦会为遇到的挫折而很快就接受现实,走易行的路,轻轻松松地走完我的人生。是你令我有所感悟,我觉得是我赚了才对。”

于璐姗的一番话,像一缕阳光温暖着白暮然灰暗的心,又像甘露洒满了他乾涸的心灵。他内心微微悸动,不由自主地将于璐姗拥抱入怀“做我女朋友好吗?”

于璐姗面色渐红,在他怀中轻轻点头,白暮然把他抱住她的手紧了又紧。

于璐姗和白暮然就这样走在一起,他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半年之后,而且还是于由璐姗主动的。其实白暮然对于璐姗并没有强烈的欲望,就算一直不和她做爱,他都没有关系。但为怕于璐姗的自尊受损,亦为对自己说明对她的爱,他和她都会维持一定程度的性爱。纵使有时他并不渴望,但他一定会令她感到欢愉。

但自从和叶蔓发生关系以后,他就变得重欲,有时叶蔓不在身边,当想起她在床上的妩媚,他的巨物都会微微抬头。这种现象,他归咎于叶蔓的身体实在太美味可口,让他沉溺在其中。

他明白他们只是肉欲的关系,即使他早已知道叶蔓对自己的感情,他也装作不知。他承认他是个人渣,很贪心,伤害了两个爱他的女人。他就像一个孩子,既想得到母亲的宠爱,也想要父亲的疼爱,并一直挥霍着,享受着她们的好。他知道他一定会有报应的,到时候,他会心甘情愿地承受一切,为现在的自己去赎罪,为过去的她们去忏悔。

此时于璐姗还在公司。今天她为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录影,完结之后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但公司为着她的定位,宣传策略,高层指示就算是熬夜,都要等到于璐姗来才能开会。于璐姗感到十分抱歉,相当配合进程,不消一句钟便有初步定案,只差后期给高层审批就会落实。于是各人匆匆去处理手上的工作,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呈上会议题案。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