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光溜溜_莲蕊寸寸销魂书包网|龙城风月

丑丫头与小美人,他们原本就是不应该有什么交集的,只是彼时一个不小心,变成了两条交错的航线,偶然地有过一个交点……而紧接着,他们就必须往各自的路线行驶下去。互不相干。

而那个交点,有七年的时光那么长,想想已是多么不容易呀……

一个人住在致宁G的四年,我都不停地这样告诉自己。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还是会有一点点的悲凉。

我还时常会做噩梦。

梦境之中,十二岁的小美人锦衣玉冠、纤尘不染,他蹙着漂亮的眉毛,一脸不耐地睨着身后一个脏兮兮的小丫头……而那小小的丑丫头却好似完全没有发现对方的不郁,反而一直试着去牵美人的衣角,就算一次次被他挥开了脏脏的小手,她也还是一直固执地跟在美人的身后……

就那么一直走啊走,笨笨的丑丫头都觉得很满足,傻兮兮地笑。

可是这时候往往会画面一转,那个愚笨的丑丫头就会惊恐地发现,小美人不见了!

然后她会看到两具赤裸的身体,彼此热烈地交缠,其中有一个看起来迷迷糊糊的,她却直觉那就是她的小美人……

画面再转换,她就见到了小美人的脸,还是那么美丽J致,他的身体也是洁净得纤尘不染……可是他却变得好冷漠,甚至连一个不耐的表情,都不肯再施舍给那个匍匐在地的丑丫头。而另一边,就会出现一张女人的笑脸,明媚如花,一脸的幸福与炫耀……丑丫头就傻傻地看着那个女人,然后会感觉到她的笑容那样碍眼……

最后,梦境即将破碎的时候,小美人一直搂抱着那个女人,细细地亲吻她的眉眼……

那个女人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丑丫头的脸。

每次我都会在这时候尖叫着醒来。

然后一个人在冷冰冰的寝G里抱紧自己,还有,擦掉满脸的水珠。

我的梦魇,就如顽疾一般G深蒂固,只是时好时坏而已。

而十六岁的这个生辰,我还是不敢让自己有片刻入眠。

离开这里比我预想的还要容易。

入了夜,几名侍婢都各自歇息去了──我向来很少使唤她们,她们也很少搭理我──说起来我这个公主还真是歹势……

擦擦不争气的泪水,我还是努力地让自己笑了笑。

其实,若不是又到了生辰,我也不是这么多愁善感的人啦。我觉得自己完全就是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笨丫头才对,哪来的那么多忧伤感慨呀!还是多想一想我的“美人大计”,想一想很快就能见到传说中的美人们,去见识外面的花花世界……多令人兴奋呐!

发挥了我那百折不挠的乐观J神,一面安慰自己那颗有些伤感的小心灵,一面我已经轻手轻脚地穿越了数座华丽的G殿……我从小就调皮,被哥哥宠着的时候更是无法无天,整座皇G除了太后的寝G是我从不敢踏足的禁地以外,别的地方都已经玩得快厌烦了……所以,出G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事。

青龙国向来太平,我们龙家在此统治的G基也异常的深厚,很少需要担心什么“行刺”之类的问题……所以,这皇G里的守卫也算不上森严。况且,也没有人会防备我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小公主。

我的计划也已经布置了蛮久了。换了一套低调异常的男装,摘卸掉已经快变成我第二张脸的面纱,往脸上涂了些颜色很深的粉,将头发束成一个简单的小髻……我觉得这样的男装打扮比原先那种戴个面纱穿得像个桶的造型要使人轻松得多啦!

所以很快地,青龙国唯一的长公主已经包袱款款熟门熟路加身轻如燕(这当然只是我自己的感觉啦,如果我会飞檐走壁的轻功就好了)地离开了她生活了十六年的皇G……

计划里离G后的第一步是去找幕姐姐。幕家在龙城也算是声名赫赫,出去打听一下应该不会太困难吧……

我以“焕然一新”的面貌行走在龙城的街道上,呼吸着新鲜自由的空气,贪婪又兴奋地观赏着这个世界里的每一点滴……那种感觉就好似鱼入大海,鸟上清霄──这才是我龙玉致应该待的地方呀!

龙城作为青龙国的京都,自然不是一般的繁华。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