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浪插深些好烫喷了|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爱欲撩人

“小骚逼都被操那么多次了,怎么还是那么紧,哼?操得爽不爽?我操死你这个大奶子妖精。操!操!操死你!”

他每操一下,就喊一声操,似乎已经操红了眼,整个人极为兴奋。

镇小妍觉得自己离被操死可能也不远了。

外人一定猜不到,外表看起来很是君子的陆挺,关起门来是个荤素不忌的。只有镇小妍知道他在床上有多凶猛、残忍,浑话不断。

射了两次精,陆挺才抱着镇小妍去浴缸,帮她洗了澡,又把她包在浴巾里抱回了床上。

用冰箱里的食材随便做了一点吃的,两人吃下后,看镇小妍还是累得睁不开眼睛的样子,陆挺笑了笑,又抱着她去洗漱。

在洗手间准备出来时,看到镇小妍乖巧听话的样子,又忍不住亲了上去,一边亲一边回到他们的大床上,又揉捏了镇小妍好一会儿,才搂住她一起睡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陆挺就起来了。他其实不愿意那么快走,但是大白天离开很冒险。而且自己还要去处理一些麻烦事。

想到那些人那些事,陆挺心情差了几分。

他低头看靠着自己臂弯正睡得香甜的女人,莹白的皮肤上看不到一点毛孔,睡得小脸红润润的,睫毛又黑又长。这丫头到底是怎么长的?真是个小妖精。

她毫无防备的睡颜取悦了他,于是他抱住她又开始细细地吻,就算镇小妍还是很困的样子,没什么回应,他也吻了好一会。

他知道她不是很乐意跟他,但他有信心她无法离开他。

她在局里得罪了大领导,又被同事孤立、为难,日子应该很不好过。虽然她不肯向任何人求助,但他相信,依靠自己,是她最好的选择,自己只不过是多推了一把,让她尽早看清自己的处境。

反正只要她懂事,自己会继续宠着她。她既可以保住饭碗,又不用整天提心吊胆被人陷害。

虽然她不肯说,但他有九成的把握她没谈过恋爱,也不是喜欢依赖别人的性子。

在或有心或无意地看着她被整蛊被为难数次之后,他觉得有把握可以出手了。

因此一次外地出差,他把她堵在酒店房间里,亲住她脱她衣服时,她也只轻轻挣扎了几下,就顺从了。

当时她的眼神好像想自杀又害怕溺水的人一样,有点抗拒又有点认命的无奈,但她的唇很热,小舌头灵巧可爱,他就再也关注不到其他,专心吻她。她的味道很好,身材好得超乎他想象,腰细得他两手轻易可以握遍,胸臀又很翘,皮肤白白嫩嫩得不像一个成年女人,让他爱不释手。他早就想像过她在自己身下会是什么妩媚模样,却不知居然是这么好,好得让他很快就决定要跟她长期维持这种关系。

她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吧。不然不会总是偷偷看自己,又在自己亲她的时候总是不敢直视自己。她有着和她这个年龄不太相符的娇羞,好像10几岁中学生似的动不动就脸红。不管他们亲密了多少次,她总是会在自己做一些大胆的举动时表现得很不好意思,也不好意思直视他们的裸体。

但越是这样,自己就越是喜欢逗她。

在楼梯角落里堵住她亲她、在无人的档案室里欺负她、脱掉她的衣服让她不得不害羞得钻进他的怀里遮住自己。

他那天穿着黑色衬衫,她一身白肉在昏暗的楼道里像是白珍珠蒙上一层黑纱,嫩红又敏感的乳头不时碰在他坚硬的胸膛,摩蹭着他略显粗糙的衬衫上的扣子。她喉间发出低低的呻吟,被刺激地小穴水流了他一手,又不敢叫得太大声,又娇又胆小的样子总是能逗得他更加性起,更想彻底把她玩坏。

他虽然一直不觉得自己是好人,但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恶趣味。

镇小妍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一个噩梦,在醒来时就被她忘记了。只记得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

屋子里的安静告诉她那个人已经离开了。好在她也早已习惯他天不亮就要离开的习惯。

昨晚虽然好像已经沐浴过,但是出来后那人又忍不住要了自己一次。然后实在没精神起来,随便擦擦就睡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