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装宝贝你的下面真紧_狗茎进入子宫|平凡女人的春天txt

从云跨坐在男人膝上,手握著他壮的大,上面还沾满她发情的水。

“啊……好……好胀……好舒服……!”

“扭动屁股!这招老树盘,爽不爽?”

“爽……好爽……好深……啊……”

随著从云一上一下地套弄大,只见她紧密的嫩,被邬岑希的大**巴巴塞得满满的,水也随著大**巴抽而慢慢渗出,还滴在他的两颗大睾丸上。

此时邬岑希的手也不闲著,看著他前两个大子在上下摇晃,便一手一个抓住玩弄。有时当她往下套入**巴时,邬岑希也用力抬高下体去gan-ta,两人一上一下,干得从云水**发麻、四溅。

“这下爽不爽?这下有没有干到底?干死你!”

“啊,这下好深,啊……这下到子了!”

由於从云背对著他,任由邬岑希双手抱住她的丰臀来吞吐大,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小正被一支又又红的大一进一出的抽。

那画面,要多靡有多靡。

邬岑希全身又白又壮,和从云古铜色的肤色,形成强烈的对比,从云的思绪有一瞬间的恍惚,不懂为什麽这麽一个优秀的男人会要自己。

背後的邬岑希沈浸在两人欢爱的刺激中,哪里晓得她的小心思,大又狠又快地顶向从云,时而摆动、时而转磨。

“啊……啊……好……好深……好快……”

从云被顶得喘不过气来,其实她想说的是她受不了了,想求他慢点。可是她不能,也不敢,她怕身後的男人生气,现在他是她的客人。

邬岑希一边用手抱住从云的tunbu,侧过身张开感的薄唇也大口xishun从云丰满坚挺的左,另一手则用力搓弄她的右,下面抽的动作,依旧又狠又重。

“这样抱著相干的姿势,爽不爽?”

“爽……好爽……你的**巴好大……嗯啊…….哦……”

“待会还有更爽的。”

说著,邬岑希把从云双腿抱起,并叫她搂住他的脖子,就这样抱著她在客厅走边干。

“这样ganni爽不爽?”

“哦……哦……爽……shuangsi了”

“saohuo,有没有男人跟你这样干过!嗯?”

“啊……啊……没……没……没有……”

“是那些男人的**巴干得你爽快,还是你骚里的大?恩?”

薄唇贴近她的耳朵耳语湿磨著,伸出舌头不时暧昧地挑逗著她敏感的耳廓,说完不忘重重地顶向女人的huaxin,

“……是……啊啊……是你……”

不懂他为什麽在这种时候提到别的男人,从云有气无力地回答她,身子早已软绵绵地使不出半分力来。

从云的身躯绝对算不上玲珑轻盈,要抱著如此感的女人进行各种奇招怪式的交合,显然是个相当大的考验。

由於邬岑希身材高大健壮,对年轻力大的邬岑希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这招叫猴子爬树,原来你喜欢这招。”

只见男人抱著从云,像猴子爬树一样,一边走、一边gan-ta的洞。从云由於全身无力,加上腾空在半空中,只有双手紧紧搂住邬岑希,两个子压在他状硕的膛上。

双手抱著这女人肥厚的丰臀,又控制她的骚嫩来吞吐自己的大**巴,真令邬岑希舒爽无比,

“你的骚是不是欠干?快说,荡女!”

“对……嗯……啊…………”

当他抱著从云走到窗户旁时,雨已经停得了很久,一股清新的气息迎面扑来。

正好有两支土狗在办事,邬岑希戏笑。“贱女人,你看外面两支狗在做甚麽?”

从云顺著他的视线转过头,乖乖地回答:“它们在交配。”

“就像我们在相干,嗯?”

邬岑希露出一贯轻蔑的笑声,“我们也像它们这样交配?”

他当然知道她会应允,只不过他想听到她的声音,在激情中散发著不一样的味道,扰得他痒痒的,心里急躁得找不到一点出口,急需发泄。

此时邬岑希已把从云放下:“像那只母狗一样趴下,屁股翘高,欠干的母狗!”

(二)

从云也乖乖的像外面那支思春的母狗一样趴著,tunbu高高地抬著,就好像一只等待大公狗的发情母狗来gan-ta:“亲爱的,快,快把人家这支发情的母狗干得水**流汤吧!”

一听到“亲爱的”,邬岑希!地一声,觉得膨胀欲裂,似要决堤,急色地挺起那支大,“滋”一声入从云紧密的内,模仿外面那两支交配的土狗,肆意的搅动抽:“贱货,这样ganni爽不爽?”

一边抽gan-ta的骚,一边也用力拍打她圆润的丰臀:“你的屁股还真大,真多,真是我见过所有女人最肥的,快扭动屁股,贱女人!”

邬岑希说的没错,眼前这个妓女的确是他干过所有女人里面最胖的,全身都是,软绵绵就像在干一团棉花。

从云像狗一样趴著被邬岑希抽,扭动屁股时,连前两个大房也前後摇摆,令他忍不住一手一个抓住玩弄。

“ 啊.……啊……好深……好麻……”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