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不要公车塞跳蛋|高H浪荡小说——错空之水月茉爱

〝伤不痛,倒是我的那话儿疼着。〞他柔声地说,rou+bang肿涨到泛起疼痛的感觉,手指被她嫩肉包覆得紧实……

--------------------------------------------------------------------------------------

我是简体文!!!!!!!!!!!!!!

--------------------------------------------------------------------------------------

绫茉拿来湿巾仔细且轻柔地拭擦着伤口,感觉到水岚的肌肤传来阵阵的热度,让她分神,耳朵竟热烘烘的,偷瞟自己忙碌小手下的精壮威猛腹肌,好想戳戳看是什么感觉……不不不,突然她很想缩手,转身背对着水岚捣着药泥,借机平复自己的胡思乱想。

〝茉儿?〞他用着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叫着她的名字,让她一惊,难道水岚发觉她的不对劲,越想装做没事却越发慌乱,硬着头皮要走回原位,却在慌忙之间竟重心不稳地往前跌去。

她轻叫〝呀~~〞,旋即趴在他的小腹上,嘴唇就贴上他的肌肤,顿时,脸红如鲜红的苹果一般,本想起身,却在听到他低喘声时静止动作,她小声地问〝我弄疼了你吗?〞,无辜的眼神如做错事情的小孩。

一股馨香飘荡在鼻尖,女人柔软的shuanru压在他身上,略低的衣襟勾勒出性感的胸线,加上那水灵的蓝眸透着纯真却又含着柔媚,勾起他最原始的野火,加上她的柔荑覆盖在si-chu,男性分身立刻抬头昂扬。

〝嗯~你……弄疼我了……〞水岚呢喃地说着,黑眸深处燃着火焰,qingyu告诉他要将绫茉占为己有,明知道她与绿残有着亲密关系,但那又如何?这些日子下来,他已经迷恋上她的贴心、温柔、娇媚!

水岚的一句话让她慌乱地揉着被她弄疼的地方,毫无意识到自己摸的是哪边,直到右手掌传来跳动的生命迹象后,顺着右方看去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好事,抬眸与他对上,小脸染上嫣红,右手的触感引得她身躯慢慢着火。

俊脸扬起一抹微笑,释放出强烈的男性魅力引诱着美人儿,〝茉儿,你弄得我不舒服,怎么办?〞轻轻地问着,大手抚着黑亮的发丝,往下滑过背部,经过纤腰,最后停留在俏臀上。

〝嗯……〞她杏眼半眯地舒服出声,如同一只小猫慵懒的撒娇,思绪一一点地随着他的抚摸而溃散,她感到口干舌燥而伸出粉嫩小舌舔着唇瓣,小手竟不听使唤地缓缓摩挲那硬挺的rou+bang。

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那张樱桃小嘴惹得他欲火高涨,邪恶的想法在心中形成,他单手将长裙一掀,便露出光滑白皙的香肌,黑眸更加火热,〝茉儿竟然没穿亵裤呢~是想诱惑我吗?〞他轻笑着,手掌画圆rounie臀肉。

今早才洗涤的贴身物未干,想说身着长裙也没人会见着,却没想到会被水岚发现,羞得想找个洞躲起来,〝啊……没…〞她细细地叫出饱含愉悦的舒服,大手贴熨在皮肤上让体温升高几度,胸口渗出薄汗,xiao+xue已湿润不已。

将长指顺着肉缝摩擦,轻柔抚着花瓣,偶而扫过前方的花核,而miye使得肉缝更加滑顺,手指一曲就插入水xue中,〝茉儿,你里面好热啊!〞他哑声道,望着她汗水衬得ru肉更晶莹剔透。

〝水…水岚……你的…伤…〞她在yuwang的漩涡中旋转的同时,努力地拉回一丝理智,如果他伤口疼了,她会舍不得的,而xiao+xue传来酥软的舒畅感,让她像一摊池水融化在他的身上。

〝伤不痛,倒是我的那话儿疼着。〞他柔声地说,rou+bang肿涨到泛起疼痛的感觉,手指被她嫩肉包覆得紧实……

我是繁体文!!!!!!!!!!!!!!!!!

-----------------------------------------------------------------------------------------

绫茉无法思考为什麽水岚下身会发疼,长指已经撩起她下腹的热浪,xiao+xue传来阵阵的choucha感,她微抿着唇瓣不希望自己发出那羞人的吟叫声,阖起泛着薄雾的双眼,试图避开他灼人的视线。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